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怎樣買到真的有機蔬菜?

2014/6/30 黃惠如

從台糖蔬菜時代就開始種植有機蔬菜的中青產銷班班長陳瑞龍,因為有機蔬菜被驗出農藥,被說是生產「黑心」蔬菜,「頭都抬不起來,」皮膚黝黑的陳班長說。

「我七十多歲了,大不了就是不再種菜,可是現在都是第二代在台北找不到工作回鄉種菜,你叫他們怎麼辦,」他憂心忡忡。

以生產吉園圃和有機蔬菜為主的中青產銷班,受到此次「假有機」新聞事件波及,已經全部下架。

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日前公布採樣的17件有機蔬菜,發現其中4件有農藥殘留;此4件樣品中,其中3件通過政府認證的驗證機構的有機農產品證明標章。

不但有機農業的農民損失慘重,一直用高出一倍價錢支持有機農業的消費者更覺難堪,尤其是想透過生機飲食來改善健康的癌症病人,除了驚訝恐慌,更不知何去何從。

推廣有機農業超過10年,宜蘭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黃璋如面對記者詢問「消費者該怎麼辦」時回答:「我無語問蒼天。」

消費者要知道的是真相。如果農民真有用藥,迅速檢討改進,建立更嚴格的把關制度,消費者會給尚在起步的有機農業機會。

可是真相不易得知。因為消基會驗出的二硫代安基甲酸有可能是農藥,但也有可能是有機資材中二硫化氮成分對檢測結果干擾所致,所以不排除農民使用有機資材不經意造成殘留。

然而消基會這17件樣品已經銷毀,沒有機會複驗確認。

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所長李國欽評論:「告人家殺人,要有明確證據,而且要抓到殺人犯,不是一竿子打翻一條船。」

現在農委會只好大規模至田間採樣200件,結果尚未明朗。萬一驗出的結果不同於消基會,極有可能淪為各說各話。

無法保證的驗證制度

不過這次假有機事件也把有機農業種種問題搬上檯面。

最讓消費者驚訝的是,一直以來賴以辨識的驗證標章,根本無法保證「有機」產品的真實性。

台灣目前共有五個民間驗證機構,其中「財團法人國際美育自然生態基金會(MOA)」、「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TOAF)」、「臺灣省有機農業生產協會(TOPA)」已經通過農委會審查,而「中華民國有機農業產銷經營協會」及「臺灣寶島有機農業發展協會」則持續輔導中。

「驗證人員的專業倫理是驗證制度成功的關鍵,」曾經在美國受過驗證員訓練的台大園藝系教授鄭正勇說。

但台灣驗證員大多是義工,也不需要執照,導致驗證員的專業(包括農業知識、法令規定的認識)受到質疑。

《康健雜誌》曾經採訪過供應高屏地區九成有機店的農民宋瑞聰,他直言:「交會費也沒照顧我們;(驗證員)什麼都不懂,還大搖大擺掛著評審委員的牌子,」他並不打算再加入任何驗證機構。

即使要求農戶填寫「農場日誌」,紀錄每個生產動作,這些在國外已是基本,在台灣卻很難執行。

這次被懷疑用藥的農友就有類似的情形,「要農民拿鋤頭簡單,拿筆難,」臺灣省有機農業生產協會的盧健宏坦承。

更諷刺的是,目前驗證基準僅限於農產品,對於運銷品、加工、進口、零售都沒有規範,也沒有罰則,誰都可以自稱「有機」。

所以你買到的「有機麵包」、「有機豆腐」、「進口有機蘋果」,可能部份是貼個標籤「號稱」有機,但也無法可管。

也有人懷疑此次事件,是不肖流通業者收購非有機農產品,再將有機標章貼上所致。

但由於有機農業標準一直沒有立法,去年終於通過的「有機農產品管理作業要點」只是行政命令,並無罰則,這也是讓假有機橫行的原因之一。

「立法速度太慢,這件事我一定要批評,」宜蘭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黃璋如說。

有機不應只針對「農藥殘留」

假有機事件也暴露了台灣人對「有機」的認知過於狹隘,消費者需調整心態,有機從來就不應該只被解釋成「無農藥殘留」,而是更長遠的永續經營。

美國消費者聯盟(Consumers Union)於2002年也曾經抽查有機蔬菜的農藥殘留,其中也有23%的有機產品有農藥殘留,但相對於驗出75%的傳統農業有農藥殘留,美國消費者聯盟還是告訴消費者,「愈少愈好,低劑量的農藥殘留還是比高劑量來得好,」消費者聯盟的資深科學家葛若斯(Groth)說。

美國消費者聯盟提供給消費者索取的FAQ(常見問題解答)也表示:「有機食品不能被宣傳成『無農藥殘留』,所有的有機標準都承認低劑量的殘留是無可避免的。重點不是有機產品是『零』殘留,而是與傳統農業相較之下,殘留會低得多。」

過去台灣有機農業和生機飲食合流,一再強調農藥殘留的危險,這樣一來,消費者對「零」殘留的要求,也就無邊無際,反而忽略有機農業對生態、環境長遠的貢獻。

雖然這次事件打擊了有機農業的生產者和消費者,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也該是重新看待有機農業的時刻了。

怎樣分辨真假有機?

過去常以有蟲眼、外型醜,做為分辨真假有機的標準,但由於有機農業的技術日漸進步,這些已經不能當做挑選標準。

要回答「如何分辨真假有機」,可能要像寫論文般縝密才能回答,不過還是提供以下選購原則,做為參考。

1有機農業的最基礎精神是,消費者可以追蹤、確定生產流程。所以對於「沒有包裝、沒有標示、不知生產者」的號稱有機農產品,應該第一步拒買。

2雖然台灣驗證制度未臻成熟,但文明社會還是要有一個全體承認的基準做為信任標準。未來會有國家認定的有機農產品共同標章,應該支持,現在則先認明已經通過農委會審查的「財團法人國際美育自然生態基金會(MOA)」、「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TOAF)」、「臺灣省有機農業生產協會(TOPA)」等三個標章。

3的確還是有優良的有機農民沒有加入認證,所以可以從了解農民的方式下手。如可以依包裝袋上的電話,打電話去詢問,了解他的理念、他的種菜方式。

4有機農民都很歡迎消費者到農場參觀。如果假日有空,可以安排一趟有機農場之旅,也可以順便認識你的農夫。

5不要買不合時令的蔬果。買不合時令的蔬果,就要有心理準備,會承擔比較高的風險,因為會噴灑較多的農藥與化學肥料。

6切實沖洗。美國農業部(USDA)認為,不論是不是有機,都應該切實沖洗,不要忘記大腸桿菌的問題,沖洗不應該因為是有機而疏懶。

巧克力製造快樂的小孩?

近來芬蘭針對300位女性做的研究發現,懷孕過程常吃巧克力的母親,生出的嬰兒較快樂也較活潑。

這項由芬蘭赫爾辛基大學進行的研究,是用問卷調查懷孕的婦女壓力大小,還有吃巧克力的多寡,並在嬰兒出生6個月後,由母親填寫小孩行為的問卷。

調查的結果顯示,懷孕中常吃巧克力的母親,比較會說小孩喜歡微笑與大笑。

此外,同樣是處於高壓情況的母親,常吃巧克力者認為小孩較不會害怕新環境。相反的,不吃巧可力的母親卻認為,小孩對新的環境非常害怕。

由於這個報告並未排除許多可能干擾研究結果的因素,因此引起許多質疑的聲音。

令人意外的是,在英國,巧克力製造商不僅不支持這個調查結果,還向媒體吐槽,這只不過是母親的心理作用,而不是巧克力真的在孕婦中產生生理作用,影響腹中胎兒。

他們所持的理由是,巧克力中會使人心情輕鬆的成分苯丙胺酸含量相當少,還不如一些水果當中來得多,例如番茄。

英國營養師協會也有營養師認為,巧克力刺激體內分泌血清素,讓人感覺快樂的作用,並不會透過胎盤給胎兒。而且,巧克力是高熱量食物,吃多了反而引起肥胖。(顧景怡編譯)

愛吃白米的女性,小心腸癌

讓血糖上升較快的食物,也可能增加女性得結腸直腸癌的風險,今年初一篇由美國哈佛醫學院、布立罕與婦女醫院進行研究,刊登在《國家癌症中心期刊》的報告指出。

依據每份特定食物的碳水化合物的量,葡萄糖負擔(glycemic load)是測量人體攝取碳水化合物類的食物後,多快的時間內會把它變成血糖,也就是所謂的升糖指數(glycemic index)。例如白麵包、白米跟一些義大利麵(pastas),是會讓人在進食後,血糖上升較快的食物種類。

在這篇報告中,研究人員檢視了飲食中的葡萄糖負擔、升糖指數、碳水化合物、纖維、非碳水化合物、蔗糖、果糖,與日後得結腸直腸癌之間的關連。

研究報告指出,如果吃高「葡萄糖負擔」類食物,得腸癌的機率偏高。不管是單糖類的果糖、非纖維的碳水化合物或是整體的醣類攝取量,也都會提高得結腸直腸癌的風險。

這篇報告的作者解釋,高葡萄糖負擔的飲食,會影響胰島素以及類胰島素生長因子,或更容易引起發炎反應,而因此提高罹患腸癌的風險。作者認為,需要有更多研究來確認這方面的機制。(黃惠鈴編譯)

保持身材,杏仁比碳水化合物好

一般認為堅果類的杏仁含大量脂肪,會讓人發胖,但發表在《國際肥胖期刊》的研究卻發現,杏仁對身體發胖的影響力稍小些。

進行此研究的是美國加州「城市希望醫學研究所」臨床營養學者韋恩博士。韋恩博士將體重過重及肥胖的成人65人分為兩組,進行24週的實驗,其中70%的人還患有糖尿病。

第一組受試者吃1000卡的液體食物和85克的杏仁(共計1384卡);第二組吃同樣的液體食物,而杏仁改為碳水化合物,熱量和蛋白質的量相同,只不過杏仁組的脂肪量稍高。

但是經過24週後,杏仁組的BMI平均少了18%,非杏仁組只少了11%。(黃惠如編譯)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