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

2014/6/30 洪震宇

我認識的偶像劇導演鈕承澤,在四十歲時實現夢想,拍了生涯第一部電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還在去年拿到鹿特丹影展亞洲電影獎,以及金馬影展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當他到大學宣傳這部電影時,受到年輕少女喜愛,因為他是知名偶像劇導演,更得到中年熟女歡迎,因為許多人都是看他主演「小畢的故事」一起長大的。

看似平步青雲,錯了。看這部電影的人,一開始都以為他瘋了,整部戲都在揭露他導演之路的不順遂與荒唐。包括拍片動機是對政治不滿,決定藉由主動製造社會事件,比方利用採訪時掀開立委的假頭髮,在總統府前自焚...再用紀錄片方式拍攝這些聳動話題,從中賺取利益與博得聲名。

異想天開,機關算盡,卻賠了人生。因為意圖介入社會事件的方式,沒有人願意負責執行,讓拍攝進度延遲,接下來籌措資金不順利,被迫跟金主周旋,還把電影輔導金拿去買股票,試圖賺更多錢,他甚至感情出軌,被狗仔媒體踢爆,被女友拋棄。走投無路的他,抱著母親痛哭:「我四十歲了,為什麼我的人生會變成這樣?」

這部戲並非無病呻吟,情感張力真實且強大,鏡頭之外,那場母子痛哭、真情流露就長達四十分鐘。鈕承澤自編自導自演,選擇用偽紀錄片的方式,赤裸呈現自己的憤世嫉俗、瘡疤隱私與懦弱無能,情節亦真亦假,有自己的故事,也有他人的故事,時而讓人開懷大笑,時而讓人鼻酸煎熬,更讓人不願直視真相壓力而坐立難安。

看到鈕承澤的故事,彷彿也看到觀眾自己。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鈕承澤演紅了逞勇鬥狠的小畢,卻被「戲如人生」的框架操弄,三十歲之前,像小畢一樣一路浮沉。三十歲之後,他領悟到「人生如戲」的無限可能,像海綿般吸收戲劇的精華,任何角色都接,更學習燈光、攝影與錄音各種專業能力。

他編導偶像劇「吐司男之吻」,以清新細膩的風格成名,被譽為是偶像劇新生代導演旗手,他對準大中華市場,開拍「求婚事務所」乘勝追擊,沒想到叫好不叫座,加上長期投入工作,個性暴躁且霸道,情緒無法紓發,心理諮商沒效果,感情外遇,導致跟相戀五年的女友分手,意氣風發的人生霎時成為災難。

「我以為三十歲之前所有的苦都吃完了,」他用「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的一句話自嘲:「人生那麼簡單喔?」他失意的時候,大陸用一集新台幣三十萬的高薪請他導戲,他心動過,卻問自己到底追求什麼?「我無法拍連自己都不相信的東西,要拍生命中真的讓我忘不了的事情,」他選擇重新出發,拍一部跟世界溝通的電影。

他知道自己不快樂,只是紛亂台灣下的縮影,因為每個人都不快樂。他想藉由自己的故事,呈現生命中因為「情非得已」,不得不為之對應的「生存之道」,包括理想與現實的拔河,欺瞞、酗酒、出軌,導致種種真實且荒謬的人性,生命還有什麼出口?他採訪蔡康永,蔡康永在電影中說:「既然人生有不能逃避的痛苦,那就扎實地感受那種痛苦的感覺。」

他選擇面對困境,更希望引起觀眾共鳴。例如劇中不少嘲諷台灣政治的笑話,外國人應該看不懂,卻在鹿特丹影展博得觀眾喝采。一個觀眾好奇,為什麼這部戲能超脫一般自導自演、以創作者故事為藍本的耽溺自戀特質?鈕承澤解釋,應該是真誠與勇敢的溝通方式超越語言障礙,一位國外影評人更補充:「還有幽默感。」

他的電影拋出許多深沉問號,答案留給觀眾尋找。也許,真誠、勇敢與幽默感,就是台灣人面對情非得已的環境,最需要的生存之道吧。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