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愛滋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們的錯誤認知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林又旻

國防大學學生阿立三年前因為驗出愛滋病而遭退學,在今年法院判定國防部勝訴,引起許多愛滋病友團體的撻伐,甚至連總統也開始關切。

事實上,愛滋病患遭到歧視很常見,比如曾經有新聞報導某餐廳聘用愛滋病患,就有留言撻伐該餐廳,認為這種行為有可能導致用餐客戶感染病毒。知名期刊《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撰文表示,從2000年到現在,愛滋病的研究與控制都有長足的進步,未來真正的挑戰,除了透過更多的研究來治療外,更多的心力應該放在如何減少社會歧視、正確認識愛滋病。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預防中心的資料指出,愛滋病毒主要是透過體液傳染,這些體液僅限於血液、精液、直腸液、羊水、乳汁跟陰道分泌物,至於汗水、口水則並不是感染的體液來源。一般來說,愛滋病毒的傳播途徑有兩種:不安全的性行為跟共用針頭。

●不安全的性行為:包括肛交與陰道性交,其中肛交的被進入者風險最大,陰道交的被進入者跟肛交的進入者風險差不多,陰道交的進入者風險最小。

共用針頭:共用針頭也是傳遞愛滋病毒的主要感染途徑,如果生活條件許可,愛滋病毒可以在針頭當中存活最多42天。避面共用針頭,可以減少愛滋病的傳遞。

較不常見,但有相關案例的傳染途徑有:

●母體垂直感染,也就是媽媽直接傳給小孩。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輸血:這種型態的感染風險最高,但一般來說,醫院會排除愛滋病患的血液,所以比較不需要擔心。

●拔牙、針灸、穿耳洞、臉部保養造成出血或器械接觸體液,因此理論上是有機會傳染愛滋病毒。但是,若能遵守器械消毒的程序,是可以杜絕愛滋病毒的傳染。

●使用牙刷、刮鬍刀會造成出血,因此與他人共用是有機會感染愛滋病毒、肝炎病毒等。

●口交:機率很低,除非有牙周病,或是牙齦或牙齒有傷口。

●其他方式:食物感染、咬人、接觸精液等,幾乎沒有感染風險。

從1996年何大一博士發展「高效抗逆轉錄病毒治療」,俗稱「雞尾酒療法」)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簡稱HAART),到現在,愛滋病的研究與藥物發展都日新月異,目前的醫療技術已經可以有效地控制愛滋病,讓病患擁有正常人的生活,也提升了病患的存活率。

台灣疾病管制署在2012年的新聞稿即指出:「本土研究顯示,感染者在接受雞尾酒療法治療後已有效延長生命,在未使用HAART期間多數病患在診斷確認後半年至二年之間死亡,使用HAART之後愛滋病毒感染未發病者五年存活率達89%,平均餘命(life expectancy)21.5年;已發病者五年存活率達58%,平均餘命10.6年。」也就是說,愛滋病已經不是絕症,只要經過治療,存活率比癌症還要高。

愛滋病真正的問題,在於對於該疾病有許多的錯誤認知,而這些錯誤認知幾乎都是40年前的錯誤認知。

事實上,愛滋病的傳染途徑跟B型肝炎、C型肝炎類似,都是透過血液、體液的感染,但是許多人可以跟B肝、C肝患者一起吃飯,卻不敢跟愛滋病患用餐,所以產生了歧視與汙名化,導致許多患者不敢勇敢接受治療,錯失了黃金治療期。

其實,不管是哪種類型的病患,都是需要家人、親人與社會的關懷與支持,才能夠勇敢地支持下去。所以,不需要害怕愛滋病患者,而是要給予更多的支持。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