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感謝捐胰臟大愛 正妹再也不怕睡不醒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2016/11/5 陳偉婷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5日電)24歲陳瀅如罹糖尿病,常因低血糖昏倒,每天早上都叫不醒,「很可能一直睡下去就死了」,幾乎天天送急診。今年接受胰臟移植,「謝謝給我胰臟的人」,讓她重獲新生。

台北榮民總醫院今天舉行民國105年器官捐贈感恩會,邀請歷年器官捐贈者家屬與受贈者及家屬共約240人與會,表達對器官捐贈者大愛精神的感謝與追思。

陳瀅如是受贈者代表,她高2那年確診第一型糖尿病,常因血糖太高、酮酸中毒送醫,22歲那年嚴重發病,只要心情不好就血糖低,眼前一片迷茫,常常無預警就昏倒。有一次騎車到一半突然眼前一濛,嚇得她停在半路休息,也曾在上班第一天昏倒。

她每晚進入夢鄉後,就要擔心隔天早上會因低血糖醒不過來,她的爸媽必須時刻注意她的睡眠狀況,「很怕我一直睡就睡到死了」,一叫不醒就要送醫,曾連續2、3週,「每天醒來就發現自己在急診室」。

今年7月陳瀅如接受胰臟移植,腹部留了一段明顯的長疤。陳瀅如說,生病的身體是生命裡重要的歷程,沒有悲觀、絕望的權利,因為有無私的捐贈者捐了胰臟,讓她有機會重獲健康的身體,不用再擔心一睡就醒不過來。

「疤痕雖然醜,但是一個重要的印記」,陳瀅如說,如果沒有大愛的捐贈者,不少像她一樣的患者、患者家屬還要繼續在痛苦和迷惘中。也許現在還有很多人對器官捐贈有疑慮,但未來有機會,她也將把器官捐出,讓器官代替她活在人間。

捐贈者代表張姓婦人的弟弟因心血管問題離世。張男生前曾有意願簽署器捐同意書,但當他腦死、躺在病床上長達幾個月,家屬面對器捐的決定,充滿煎熬。

張女致詞時聲淚俱下的說,傳統想法上認為器捐應該是人走了之後才需要決定,但當弟弟腦死後,醫生詢問她們有沒有器捐的意願,「當下覺得醫生真的是很殘酷的人」,她們一直拖了1、2個月才下定決心。想到弟弟才28歲,如果真的可以把器官捐出去可以幫助很多人。

她說,當弟弟進行器捐手術時,她真的很想說後悔了,真的很想把病床推回來,但想到受贈者,她和媽媽都忍住了這樣的心情。最後弟弟的器官救了5個人。

張女說,後來接到受贈者的感謝卡片,字裡行間讓她卸下心中讓弟弟器捐的自責。想到受贈者健康的活著,就像弟弟的心臟還在人世間的某個地方跳動。1051105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