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我該去睡眠中心檢查嗎?

2014/6/30 李怡嬅

有睡眠困擾的人愈來愈多。

行政院主計處八月中旬,發布最新一項健康安全調查,台灣15歲以上民眾,有二成四的人失眠。

再加上睡眠呼吸中止症、嗜睡症、週期性肢體抽動症等睡眠障礙人口,台灣超過三分之一的人睡不好。

於是,標榜「治療睡眠疑難雜症」的睡眠中心,愈來愈流行,很多失眠的人想去,因為睡不著實在太苦了。

打鼾的人必須去,因為可能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sleep apnea),是高血壓、中風、心臟病的高危險群。

還有一些淺眠、嗜睡、夢遊的人,也期盼去那兒睡一覺,就解決困擾。

難怪台灣從北到南,睡眠中心如雨後春筍般不斷冒出,許多醫院想瓜分這塊醫療大餅。甚至有醫院將它納入「健檢套餐」,睡一晚要價上萬元。

而且,熱門的程度令人咋舌。例如,根據8月初的數據,預約到大醫院如林口長庚及台大醫院睡覺的人,已經排到明年3月。

到底,睡眠中心有什麼魔法,讓人趨之若鶩?睡一覺,真的能解決所有的睡眠困擾嗎?

整合、貼心的服務

走進一家醫學中心附設的睡眠中心,亮潔的光線、寬敞的空間、木質地板、柔軟舒適的床、沙發、衣櫃應有盡有,如果不是床頭的生理檢查儀露了餡,還真忘了這兒是醫院。

這裡的夜晚比白天忙碌。白天還略顯空蕩,晚上9點一到,事先預約的病人紛紛進住準備就寢,技術員來回穿梭,忙著在病患的頭皮、鼻腔、胸腔、腹部貼滿感應線,還要隨時盯著監視器,看畫面、分辨訊號,並記錄病人睡眠時是否有異常抽動。

八小時後,電腦吐出的報告多達800頁,詳載病人的呼吸,還有腦波、心電圖、食道壓力、氧氣濃度等。

接下來,經由技術員判讀分析報告後,再由包括精神科、胸腔內科、耳鼻喉科、神經內科等組成的醫療團隊,做後續問診、治療,甚至動手術。

這就是睡眠中心與一般睡眠實驗室不同之處:跨科整合。

「整合的好處,是讓病人少走很多冤枉路,」台灣睡眠醫學會理事長、林口長庚醫院睡眠中心主任陳濘宏舉例,以往,有些睡不好的病人被誤診為鼻炎,治療大半年仍未改善,不同科別介入診斷後,竟發現割除扁桃腺就能根除;也有人花錢買陽壓呼吸器(能撐開呼吸道,幫助睡眠呼吸中止症病患呼吸順暢),戴好幾個月才驚覺,止鼾牙套就能解決打鼾的問題。

尤其受過睡眠專業訓練的心理治療師加入團隊,讓許多病人不藥而癒。在台灣從事睡眠認知行為治療多年,也接受新光、林口長庚等醫院轉介病患的政大心理系副教授楊建銘印象深刻,一位40歲的女性企業高階主管,因龐大的工作壓力喘不過氣,6年來夜夜靠安眠藥入睡,「她每天在吞藥與不吞藥間拔河,不想藥物成癮,又擔心失眠影響白天表現,」經過認知行為治療、撰寫睡眠日誌、找出壓力源後,不到兩個月,就能香甜入睡。

更貼心的,還提供追蹤服務。例如台大醫院請病患定期回診,除了看改善程度,還要確認病人裝戴陽壓呼吸器的方式正不正確,「因為機器沒調好,病患可能胸痛,甚至氣胸,」台大醫院胸腔內科醫師李佩玲解釋。

自助最重要

聽起來睡眠中心似乎能解決睡眠大小事。但果真如此?

有些醫生看法保守,雖然睡眠中心幫了許多人忙,卻不是萬能的。有些觀念,需進一步釐清。

首先,醫療能做的有限,生活型態改變才能治本。例如,有些病患因過重導致睡眠呼吸中止症,卻仍大吃大喝、也不運動,「當然不會有太大的改善,」陳濘宏兩手一攤,略顯無奈。

其次,並非每個睡不好的人都需要求診。李佩玲指出,至少有一半的病患,因一時生活緊張、情緒不穩、或睡眠習慣不好,例如睡眠時間不固定、在床上讀書、看電視等。其實,「真正的救星,是他們自己,」只要能找出情緒的出口,或改善積習,大部份人能恢復好睡眠。

亂象層出

美國已有睡眠專科,且實施睡眠中心認證制度,但尚處萌芽期的台灣,還在摸索、學習。

沒有標準化的規範,各種亂象層出不窮。

最常見的就是報告判讀錯誤。原因可能是醫生或技術員偷懶。

判讀報告費時耗力,800頁畫滿歪歪扭扭的頻率圖,需花2~4小時才能讀完,三軍總醫院精神科醫師毛衛中坦承,「的確有醫生或技術員為了省時,四個睡眠週期只取兩個來判讀,」診斷結果草率,治療當然無法對症下藥。

還有醫生只讓病人白天在腦波室睡兩小時,不但紀錄不完整,且病人容易受到外在環境干擾,「報告的準確度令人質疑,」新光醫院睡眠中心主任林嘉謨皺起眉來。

李佩玲就遇過十分離譜的例子。一位60幾歲老先生,為了治好打鼾,一年內輾轉睡了5家睡眠中心,試過好幾種治療方式仍未改善,幾近絕望的他,後來再試一次,經過醫生問診,請他拿出之前的報告才知道,判讀結果根本錯誤連連。

再者,技術員專業不足也是問題。技術員需受過完整訓練、最好有急救執照、會調整陽壓呼吸器的壓力,還必須協助醫師判讀睡眠檢查報告。但「有些技術員訓練、經驗不足,甚至把病患的報告完全交給機器判讀,事後又不進行人工檢閱,」林嘉謨愈講愈激動,判讀不準,鐵定影響後續治療方向。

另一種也很常見的情形,就是有些院所只備有生理檢查儀,卻沒有健全的醫療團隊,就號稱「睡眠中心」。

合適的睡眠中心何處尋?

一位睡眠專家曾在一條小巷弄裡,看到某某診所附設睡眠障礙中心的招牌,「麻雀小,五臟又不俱全,真不可思議,」他憂心,一家醫學中心要跨多科整合,才有實力組成睡眠中心,而開業醫一己之力竟能輕易掛牌,「病人就醫品質堪慮。」

在台灣還沒有認證制度前,民眾需睜大眼睛仔細比較。

第一道檢核的標準,就是找醫療團隊健全的醫院。

李佩玲建議,睡眠團隊成員囊括愈多專科愈好、主治醫師最好是台灣睡眠醫學會的會員、且曾到國外受過睡眠醫學專業的訓練。這些資訊,網路上都查的到。

第二,找可以溝通的醫生。陳濘宏認為,睡不好常合併生理及心理因素,願意多聽、多問的醫生,才能提供適合的協助。

當然也可以尋求第二意見(second opinion),聽聽不同醫生的意見。

做法謹慎、說法保守的醫師可能更值得信任。例如,醫生建議你先改變生活作息、運動、減重或試著找出情緒的出口,睡前做一些放鬆舒壓的事情,如果有效,就不必做檢查。而不是你一到,就叫你做檢查。

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醫師陳錫中說,醫生問診可以區分你真的是失眠,還是壓力大、或罹患憂鬱症。

看診時,該問醫生什麼問題?

林嘉謨建議,你必須問醫生,有沒有完整的治療及追蹤計劃。「診斷是什麼?將如何治療?需不需要回診?」

再者,也要知道判讀報告的是誰?如果是技術員,有沒有受過專業訓練。

台灣的睡眠醫學起步雖晚,但身為台灣睡眠醫學會理事長的陳濘宏認為,令人欣慰的是,「愈來愈多人投入這個領域,願意接受訓練,」他強調,眼前首要之務,就是把關民眾的就醫品質,第一步就是技術員的認證,接下來將陸續制定標準問診流程及力促睡眠專科的設立。

多位睡眠中心的醫生也提醒,大部份睡不好的人是心理因素作祟,而不是生理上的疾病,學會和壓力和平共處,才是睡好覺的不二法門。

審稿專家: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醫師李信謙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