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抓住繁星給的機會 我要改變人生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7/20 程晏鈴

透過繁星以最低級分錄取台大的詹俊宥,在經歷外界批評後四個月,首次接受媒體訪問。有點害羞的他,講起上台大卻比誰都堅定,這是他三年來的唯一目標。一輩子都在卓蘭,繁星是想離開家鄉的大男孩,最後的奮力一搏。

剛滿十八歲的詹俊宥,藏在粗框眼鏡後的眼神不脫稚氣,一七八公分的他,塞在苗栗縣卓蘭高中會議室長桌和椅子中間,顯得侷促,雙手拘謹地放在腿上,抬頭望見《天下》記者,僅害羞點個頭,給了一個微笑。

今年三月初,繁星榜單公布,媒體揭露詹俊宥就是最低級分繁星推薦上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的學生,掀起網路上一波波批評聲浪。此後,詹俊宥謝絕所有媒體邀約。時隔四個月,首次接受媒體採訪。

「暑假做什麼呢?」原本預期他會以高中生耍帥式口吻回答:「沒有啊,跟朋友出去玩啊。」畢竟十八歲的夏天,青春總是躁動。 

但出乎意料地,「都在果園裡幫忙,」詹俊宥說。八月正好到了葡萄第二期成熟該採收的時節,清晨五點,詹爸爸到葡萄園剪枝後,收成的葡萄,就由他負責拆袋整理。

詹俊宥騎著機車,領著《天下》記者穿越卓蘭鎮中心,彎進台三省道旁的小徑後,才到葡萄園,但他只管蹙眉,「怕颱風,才剛採收第一批,還有很多沒收,」那天是強颱尼伯特來的前一天。

也難怪,詹俊宥對果園採收或管理甚是熟稔,每年寒暑假,他都在果園裡度過。

除了幫忙採葡萄,今年的暑假行程多了線上微積分課程,還有每天搭車一小時到台中豐原去補英文,「我成績沒有很好,跟他們有差距,讀起來比較辛苦,可是我努力跟上他們腳步,」詹俊宥喃喃叨念說自己有差距,沒說出口的是自卑。

詹俊宥口中的「他們」,指的是今年進同個科系的新生。

詹俊宥高一、高二班導師王聰縉說,當批評聲浪湧現,詹俊宥心情低落至少一個月,父親擔心他壓力太大,還希望他轉考警專。相對父母的擔憂,詹俊宥如今反而更坦然與倔強,「不用理那些人,我還是想試試看,」他這麼說。

很難想像,眼前這個高中生,在幾個月前才剛經歷人生最大低潮,甚至差一點放棄台大。但現在的他卻能挺直背脊,將曾經摔得細碎的夢想,重新拼湊與織就。

今年九月,從沒離開過卓蘭的他,要背起行囊,到外面的世界闖蕩。

從國中開始,目標就只有台大

事實上,從國中開始,詹俊宥心裡的目標就只有台大。就讀卓蘭高中國中部的他,差一點就上了台中一中。對卓蘭的小孩來說,留下或離開都是掙扎。

與其說是為了繁星推薦,倒不如說是受哥哥的經驗影響很深,所以詹俊宥選擇留下。

在他眼中比他還聰明的大哥,當初選擇離開卓蘭,到豐原念高中;到了高三,大哥和留在卓蘭高中的朋友學測分數明明相同,卻因為在校排名不同,上的大學變成兩個世界。

對詹俊宥和媽媽而言,哥哥的經歷是前車之鑑。「我很想(離家)出去看看,但如果(在卓蘭高中)用繁星有機會拚到很好的學校,為什麼不選擇留下來呢?」

詹俊宥很明確地知道,自己想上台大。最美的願望,通常最瘋狂,而這樣的瘋狂,來自資源匱乏的認知。

生長在務農家庭,家中種葡萄維生,爸爸偶爾農閒時接裝潢案子,大部份時間還是在果園裡。每年剪藤、點藥、包袋,然後收成,分成四次工事進行,每次又得花上好幾個星期,從早做到晚。

「我只是想上好大學,改變生活,賺多一點錢,」繁星之於他,更像是別無選擇下的選擇,是想離開家鄉的孩子,最後的奮力一搏。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卓蘭有限,但念書能締造無限

認真讀書、念好大學,是從小務農的父母親灌輸的觀念,「他們從小就會說認真念書、念書、念書,不要回來做農,很辛苦,」詹俊宥還加重語氣,強調了三次。

彷彿在卓蘭,念書就可以贏得全世界。王聰縉說,詹媽媽非常重視小孩教育,會盡力找資源給孩子。

但隨著時光過去,詹俊宥也漸漸了解,不管怎麼找資源,在卓蘭,教育資源就是特別少。

就算留在卓蘭高中,三年的學雜費全免,每學期還有就近入學獎學金一萬元,但就連補習,也得搭一個多小時的公車到豐原市區。

全家只有爸爸務農一年最多八十萬的收入,還得養一家五口,沒有多餘的經費負擔每月的補習支出。

高中三年,詹俊宥都沒有補習。但為了要維持三年成績的排名,他每天回家就複習學校上課內容,這樣的習慣維持到高三,就算留在學校晚自習到晚上九點,回家還是繼續複習一、兩個小時。

詹俊宥也特別愛問問題。王聰縉說,詹俊宥曾經為了搞懂一個排列組合的題目,可以問老師問上一整天。

卓蘭高中校長劉瑞圓說,詹俊宥跟過去幾屆上台大的學生一樣,有良好的學習習慣跟主動的態度,對他未來的表現充滿信心。

除了讀書,他高中最愛打籃球。詹俊宥是籃球社社長,班際盃賽也帶領班上拿冠軍。高中用存下來的獎學金分期付款,買電子琴自學。繁星錄取後,自己拿獎學金補英文。王聰縉說,比起其他學生,詹俊宥相對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考完學測選填志願,詹俊宥和老師研究歷年繁星簡章,了解台大各系門檻與在校排名百分比。因為家裡務農,詹俊宥本來想選農學院相關科系,但因為未達門檻,只得放棄;於是他退一步想,認為也許可以填跟農業比較相近、跟環境工作結合的科系;加上精細計算落點後,最後填了台大森林系和公衛系。

「沒想過會上,」查榜那天,詹俊宥緊張到一度查錯榜單,看到自己的准考證號碼在台大的榜單上,詹俊宥開心地在學校大吼大叫,「我媽一直笑啊,還問我有沒有看錯。我哥說,沒想到我弟弟上了台大。」

當初的決定,像賭注也好,其實也像中樂透,彷彿認真讀書就能出頭天,在這個世代仍是真理。

吞下批評,也要咬牙撐下去

但面對排山倒海的批評,如果再來一次,還會想留在卓蘭嗎?詹俊宥的答案很肯定。「什麼樣的環境造就什麼樣的人,我不是讀書頂尖的,但因為繁星,我進了台大,資源多了很多、很多,」詹俊宥笑說,到台大,大家都很拚,自己也想拚一拚。 

台大對詹俊宥的意義,除了名校光環,更大一部份是代表挑戰自我極限的機會與資源重分配。

台大校長楊泮池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教育要促進階級流動,繁星除了看學測,更重視高中在校成績與其他表現,分數並不是唯一。

「我認真讀,證明我也能讀下去,」面對質疑,詹俊宥要證明,進台大不是僥倖,他也有資格念台大,努力補足和其他同學的差距,加強英文程度和微積分。

逆風的方向,也許更適合飛翔。詹俊宥才十八歲,卻像浴火過的鳳凰,準備帶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倔強,起飛翱翔。(游任博協助整理)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02期《誰有資格上台大?》>>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