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探索十大設計師創意力

2014/6/30 作者:天下雜誌編輯部

想一探頂尖設計師的創意祕密泉源嗎?《天下雜誌》特別摘錄《創意亞洲現場》一書,為你揭開他們的創意過程和心法。

即使你的工作似乎和設計無關,也完全不懂設計,還是可以從設計大師的創意過程中,激盪出自己也沒覺察過的力量。並且這種「異花授粉」,往往最容易激發意想不到的成果。

創意不容易教,但絕對可以啟發、可以修練。因為創意不是憑空蹦到腦袋裡,它有一個過程,有一段累積。我們想了解,頂尖設計師的創意過程,是否又更獨到,有著更豐沛的祕密泉源?

這場亞洲創意取經之旅,最大的收穫,是見識了亞洲設計的獨特與豐富,迥然不同於西方世界。西方人即使著迷(比如東方的禪意),卻學也學不來,因為那得自於更古老、更深邃的文化滋養。

西方設計較強調知性的展現,顯得很睿智,也比較冷。相較之下,東方的設計比較寬容柔軟,不給人壓迫感,因為它的動機不是表達自己有多聰明,而更重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自我之前還有大自然、上天、家族的情感與友愛。

而最具代表性的這十位設計大師,風格各異。有的冷,有的酷,有的溫暖,有的還很搞笑,有的滔滔不絕,有的問幾句答一句。工作現場也讓我們大開眼界,或簡約或華麗,強烈反映了他們的創作觀和價值觀。

採訪十大設計師和過去採訪企業家很不一樣,幾乎每個人都是一邊講話,一邊畫圖。最後我的行囊裡滿是珍貴的手稿,來自這些「亞洲最厲害的右腦」,他們的思考是視覺化的,創意過程被視覺化,既清楚又輕巧地躍然紙上。

他們的創意心法究竟從何而來?如何表現?

深澤直人

潛意識中,開啟靈感資料庫

耶誕節前夕,到了東京深澤直人的工作室。

這一區是原宿有名的精品小街,不走視覺系路線,反而座落著一戶戶典雅小店,很有歐洲繁華小鎮的味道,耶誕樹與歌聲在小鎮裡飄揚。

工作室在一座精緻公寓的三、四樓,要爬露天消防梯拾級而上,設計現代卻又飽含古典韻意。工作室擺設十分簡單,落地窗可以一眼望盡美麗的街景。

一進門,幾名助理立刻站起來欠身向我們致意,一臉紀律與教養。可以清楚感受到,這個工作室有著嚴明的禮儀與紀律,同時懷抱著對老闆深澤直人深深的敬畏。

深澤直人個子小小的,卻有一種巨人的威嚴。這是他第一次接受台灣媒體訪問,顯得更嚴肅。不過一旦談到他心動的議題,深澤直人會突然間變得熱切,眉飛色舞,比手劃腳,甚至會像孩子般開心地笑起來。然而話題講完了,他的笑容又會倏地收起來,回到原來的嚴肅,室溫彷彿驟降十度。

在台灣,深澤直人最受歡迎的作品,就是無印良品的壁掛式CD player。它以一個廚房風扇的造型,下面垂掛一條繩子,輕輕一拉,流出來的不是拂面清風,而是清風般的音樂聲。

集中全力觀察人對環境的反應

深澤直人自小就沈浸迷戀在「潛意識世界」。他在設計世界聲名鵲起,靠的不是開發出複雜的材質、搭配、流行趨勢,而是發掘出「使用行為上的創意」,賦予設計全新的概念。

回首這一路行來,深澤直人認為自己得到最大的啟發,就是「objective sketch」,意思是在設計時不要表現設計師自我,而是用一種客觀的態度面對,集中全力將目光放在觀察環境上,因為「環境」才決定了設計。

觀察人對環境的反應,因此變得格外重要。人們與環境的關係早已存在,設計早已存在,只待被發掘出來。這也就是深澤直人後來大量研究人類潛意識的原因。

深澤直人非常著名的「潛意識」設計──茶包,就是一個非常簡單、卻從未被認真想過的設計。人們用茶包泡茶時,總是不自覺晃動茶包,同時留意茶色是否太淺、太深,唯恐茶太淡、太苦。「當我們在泡茶時,潛意識的核心是茶的顏色,」深澤直人找出這個潛意識的核心,在茶包上設計了一個環,而環的顏色恰巧就是最適宜飲茶時的顏色。

「這不能說是一種提醒,因為你無論如何可以忽略它。但是當你發現茶環的顏色,居然和你要喝茶時的顏色一致時,會赫然發現你和這個茶包環之間的關係,竟是如此微妙。這對你是全新的、非常有趣的體驗,」深澤直人愈說愈開心。

他認為,人的行為往往是無意識的,但人會配合情境找到最方便的運用方式。深澤直人偏著頭模仿一般人講手機的姿勢,「許多人使用電話的動作其實非常類似。」但是當被問到,希望什麼樣的手機時,消費者往往會講出完全相反的東西。即便廠商完全依照消費者的要求打造了一支手機,消費者可能又會斷然說,不怎麼喜歡耶。

「真實」並不存在於腦中

「但假如我觀察你使用手機的動作,深入你內心的潛意識,我不需要問你想要什麼,做出的東西你反而可能會驚訝地說,啊,這就是我要的,」深澤直人比喻。

「為什麼?奇怪吧?很多時候人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真實』並不是存在於你的腦中。真實,是存在於你的反應動作裡。設計的暗示是從人們的潛意識來的,是存在於自然而發的行為,而不是設計師自己的思維。」

深澤直人這個理論也被稱為「without thought」。它其實並不是什麼困難的學問,但是當廠商太倚賴、太渴望知道「顧客心裡想什麼」,或是設計師太希望展現個人思維時,就可能被假象誤導,這個理念也變得極不容易實踐。

深澤直人

日本當紅的工業設計師。1956年生,畢業於多摩藝術大學產品設計系。曾任日本愛普生精工株式會社設計師、美國ID TWO(後來與其他設計公司合併為IDEO)設計師。47歲時成立深澤直人個人工作室,並與Takara公司合作創立新品牌±0,擔任設計總監。作品得過逾五十個設計大獎,諸多作品被包括MOMA在內的重量級博物收藏。

素旺

正面信念,讓創意福至心靈

盛夏的豔陽天,我們到了曼谷素旺的工作室。無聲無息的熱帶薰風並不讓人煩悶,因為滿室的布袋蓮家具天生就有一種悠閒的禪意,讓心不由得靜下來,空氣中飄盪著植物的自然清香。

九○年代中期席捲全球室內設計的布袋蓮家具,掀起十年大流行潮,是素旺福至心靈的創作。

他先後拿下七項日本G-MARK設計大獎,以及歐洲科隆家具展「最佳歐洲家具大獎」,因為歐洲人愛極這種東方手工家具,連頂級的家飾品牌如Fendi Casa都向他採購,一年的業績已突破一.三億泰銖(約一億台幣)。

雖然營業額已超過一億,又領導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組織,素旺一點也不像商人,不像領導人,反而比較像個僧人。他瘦小黝黑,穿著棉質襯衫,笑起來一臉純真,與世無爭。我們進門時,他正戴著老花眼鏡,一塊塊仔細檢視紙的樣本。因為他想用紙做成家具,讓家具更環保。

素旺說,泰國的創意,來自一種樂天知命的生活美學。不像西方設計強調知性的展現,顯得很睿智,也比較冷。受佛教影響極深的泰國文化,重視人與人的互動和幸福,希望人人都放鬆、快樂,所以設計看起來不怎麼酷,不怎麼聰明,但打從心底希望人們舒適、快樂。

他在泰國的設計學院教書,最常提醒年輕學子的就是,「不要忘記回頭看看自己的生活與文化,那是你的根,會給你最強大的力量與祝福。」

全球化的世界裡,融合、同化一直在進行,有自己的根、做自己,變得比過去任何一個時代還重要。

「如果要走上國際舞台,唯一生存之道就是做自己,」素旺斷言,「不論你多麼努力,你永遠不會是義大利。如果你不能認清你是誰,從哪裡來,你可能就是一個設計師,但不可能成為一個國際級的設計師。真實做自己,才能讓自己的獨特一眼被看見。」

經過十幾年,布袋蓮的大流行潮已經退潮,素旺再次開發出泰國南方一種蕨類Yan Lipao(類似蘆葦)做為家具材質,同時著手科技感的塑膠家具設計。他沒有忘記環保的職志,研發出可以回收利用的塑膠:PE聚乙烯,素旺的塑膠家具同樣讓人驚豔,塑膠材質竟然也能散發淡淡禪意的東方風情。

在作品裡編織情感、專注與溫暖

來自北方的他希望生活恬靜,佛教信仰讓他堅信生命的意義是得到心裡的快樂,追求經濟規模他並不感到幸福。因此在商業界非常罕見的,素旺沒有任何負債或貸款,更不想借錢擴充事業。

一張椅子要編一百個小時、兩百個小時,甚至四十個工作天,要用手工把一條一條脈絡織出來,把情感、專注、溫度織進作品裡,才能感動坐在椅子上的人。

「一條線編歪了,我就知道員工心裡有事,」素旺的觀察很細膩,「我真的叫員工回家,不管是生病還是和先生吵架,先把問題解決。我們在做美麗的東西,如果心裡起起伏伏,織出來的線條就不可能平整溫柔。」

素旺

泰國家具設計師。1949年生,畢業於曼谷Silpakorn大學藝術系。他將水溝裡的害草布袋蓮,改造成充滿東方風情的手工家具,創立 Yothaka品牌,席捲全球家具業,引領十年大流行。打開國際市場後,又集合眾多泰國設計師,將泰國生活美學源源不絕推向世界舞台,舉世驚豔。

三星設計團隊

嚴明制度,催生源源不絕的創意

三星的設計中心並不在壯麗氣派的總部大樓,而在走路五分鐘距離的中央日報大樓。《中央日報》是三星集團總裁李健熙的岳父創立的媒體,整棟大樓散發報業迅實的氣氛。而從十樓到二十樓,就是六百名三星設計師的工作大本營,警衛森嚴,舉凡相機、錄音機、MP3、PDA、USB等,一概不准攜帶上樓,否則電梯前的自動感應器就會呼聲震天,警衛立刻鐵著臉上前。

上了樓,原以為會見到採訪設計師常見的天馬行空的海報,或是張牙舞爪的公仔,甚至懸在天花板上的腳踏車,結果沒有,一片簡單乾淨,我幾乎以為來到行政部門。放眼望去都是設計師,但是每個人看起來都像尋常上班族。

感覺這是一個相當有紀律的地方,但可不代表他們沒有創意。展示區陳列著一件件大膽創新的作品,比如圓圈狀的印表機、可以呈任何角度傾斜的液晶螢幕……,無不讓人眼睛一亮。

代表接受採訪的是設計中心副總裁金鈴峻,他加入三星二十一年,現在是設計中心的核心領導人;以及創意總監李炅勳,漢城大學的高材生,加入三星十四年,還得過比IDEA、iF設計大獎更難拿的「李健熙大獎」,那是幾萬名員工中最拔尖、有重大突破的人才能獲獎。

他們都有共同的特質,就是熱情豪爽,言無不盡,採訪完甚至還請我們去正宗韓國料理大快朵頤,絲毫沒有架子地和我們共吃一盤烤肉、共飲一鍋泡菜湯。

談到自己的代表作,他們都會先客氣地推說沒有,然後下一秒鐘就會明確地告訴你答案。談到三星,他們沒有一丁點遲疑就吐露出萬丈雄心,比如說:「我們的目標,不是培養優秀人才,而是世界第一流人才。」那種理所當然自然脫口而出的企圖心,讓我當場倒抽一口冷氣。

他們對台灣也不陌生。金鈴峻說,他常指示部屬向台灣的中小企業學習,不過他口中的「中小企業」是我們眼中的「千億企業」華碩、宏碁、明基等。在三星大財團眼中,他們成了袖珍的「中小企業」。金鈴峻才剛買了華碩筆記型電腦藍寶堅尼旗艦機種回來研究,甚至向我分析,「華碩的風格是理性,強調頂尖品質;明基訴求造型創新,走平易近人的路線。」他的觀察一語中的。

個人需要創意能力的修練,組織又何嘗不是?三星就是最好的教練場。

十五年的改革故事

三星的崛起,是一個十五年的改革故事,有一個苦澀的開始,至今仍常被提起。

一九九○年代初,三星集團總裁李健熙視察海外市場,發現三星產品都放在賣場中最差的位置,並且蒙上厚厚的灰塵,乏人問津。

當時剛從父親李秉?手中接班不滿五年、一心大展拳腳的李健熙,感到震怒且恥辱。他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並取得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MBA,比較美、日產品,直覺問題出在品質與設計。夜貓子李健熙連夜把主管召集,嚴厲訓話直到清晨,聘請自日本的設計顧問福田坦白告訴他,「因為企業不尊重設計師,把設計師當打雜的。」

一九九二年,李健熙頒下「集團律令」:「要尊重設計師的創意。」一九九六年,他再次強調,「二十一世紀是文化時代,設計力將成為企業競爭勝敗的重大關鍵。」隨即大幅擴充設計中心。

燒掉五百億,員工覺醒

這時他講的話已沒有人敢當耳邊風,因為前一年,他親手拔除自己親信、卻沒有戰鬥意識的秘書室室長。更當著員工,一口氣燒了價值五百億韓圜、佔當年利潤五.三%的不良手機,震驚全韓國。

當年化為灰燼的五百億,現在看起來十分值得,三星人徹頭徹尾醒了。不過,儘管對品質與設計的意識不再含糊,比起日本戰後經濟復甦就開始發展設計,三星的覺醒,依舊晚了三十年。

為了追上落後的三十年,特別是假想敵新力,三星發了狠勁。

李健熙認為,三星召募了許多有能力的設計師,卻不注重教育,因此指示組成「八人任務小組」,大手筆到國外取經如何培育設計師,並決定引進美國藝術中心(Art Center)的師資,由藝術中心校長布魯斯(Gordon Bruce)擔任總顧問,他曾擔任過IBM、西門子、保時捷等企業設計顧問,是世界有名的設計教育家。

不過布魯斯回想剛到三星時,直言,「他們的設計教育太可怕了!」

他發現,三星設計師是不溝通、不討論的。「受到孔夫子教育的影響,特別對老師、上司或前輩,從來不敢詰問甚至提出意見,這樣怎麼可能產生創意?」常常布魯斯站在台上,台下就鴉雀無聲,一片尷尬。

布魯斯接著發現,這群韓國設計師自己不提出創新概念,而特別喜歡模仿產業裡領先者的作品。特別是對日本企業,既羨慕、又仇恨,一心就想打倒日本,卻又提不出更好的創意。

「我告訴他們,別滿腦子打倒日本,先低頭問問『你是誰』,」布魯斯當場丟掉原本預備的課程大綱,認定「這群設計師根本需要心靈再造。」

心靈怎麼再造?就是走出去,看看世界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形態,有更廣闊的世界觀,讓閉塞的心靈和眼睛打開。

心靈再造,海外學習

在布魯斯和八人小組規劃下,一九九五年,為設計師量身打造的「三星創新設計實驗室」(Innovative Design Lab of Samsung)課程正式出爐。每個設計師都要接受三個學期的訓練,一學期半年,除了基礎設計課程,每學期最後兩個星期就是海外工作坊(Global Workshop)。

胸懷、眼光的培養需要時間,流程、系統的建置卻是當務之急。

八人小組認為,沒有辦法直接引進國外的流程硬套,還是必須量身打造適合三星文化的系統。因此,每屆「三星創新設計實驗室」結業成績最優異的幾人,銜命被送往世界一流的設計工作室實習,學習國外的流程後,再回三星建置自己的系統。

創意總監李炅勳就是第一屆被送出國的設計師,布魯斯為他介紹至波士頓一家大型設計事務所,實際工作四個月,從實務中學習先進的流程。

二○○二年,三星一口氣摘下美國IDEA五項設計大獎,異軍突起,自此獲獎無數,世界不能不刮目相看來自韓國的創意能量。這時,三星花了正好十年光陰,開始慢慢收割它的耕耘。

三星對優秀員工的嘉獎毫不手軟,李健熙服膺「一個天才可以養活十萬個員工」的理念,因此卓越的員工薪資是同儕的至少三倍。

想像未來世界,成為超一流企業

對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設計師而言,他們同樣背負沈重的壓力,設計中心成為激烈的競技場。並不是畫出漂亮的外觀圖才是厲害的設計師,而是誰能夠「想像未來世界」才真正有貢獻,創意的含量要非常充足。

因此設計師要不斷想像未來、為自己設定命題、找資料、提煉關鍵字、視覺化。新的商機往往是從這樣的流程中誕生。

李炅勳說,他常研究時尚、家具、汽車等設計潮流,買各種產品來玩(薪水幾乎都花在這裡),更重要的是,建立各階層、各領域的人脈,才會有全方位的靈感輸入腦袋。金鈴峻也正為自己設定「研究非洲」的命題,因為他認為周遭的產品都已經過加工,非洲的天然、不經矯飾,將提供未來設計重要的靈感素材。

三星電子二○一○年的願景是:要成為全球科技業前三強的「超一流企業」。雄心更勝十年前。

對設計,李健熙最在乎、念茲在茲的是,進展為讓三星產品展現一致風格,一眼就能被辨識。

就像iPod、iMac簡潔、令人愉悅的線條,或是新力精緻到像精品,即使遮住品牌也能一眼認出它的血統。李健熙常常在住家地下室的「實驗基地」,將新上市的三星產品一字排開,親自剔出「看不出來是三星」的產品,還會毫不留情訓斥負責人,「這種產品乾脆不要生產!」

這項抽象、難度極高的工程,至今還在進行中。

讓產品融入國家靈魂

要找出自己的形象,三星還是回歸韓國與自己的企業文化,最後定位出「理性與感性均衡」。

李健熙說,「產品若沒有融入一個國家的靈魂,銷售生命將會很短暫,並且沒有競爭力。」愈是全球化,在地的精神就更加重要,這將是三星未來能否晉身世界前三強的關鍵。

三星設計團隊

韓國三星電子是利用設計力量,翻身為世界一流企業的典範代表。一九九二年在總裁李健熙(上圖)授意下,三星厚植設計創意能力,奪下無數設計大獎,也因為設計的關鍵角色,讓三星在二○○五年品牌價值一舉超過日本新力,成為亞洲科技業第一。

亞洲最厲害的右腦

日本杉浦康平日本平面設計泰斗,帶領日本設計界走出戰後美學沙漠,創造設計盛世

日本喜多俊之征服西方世界的東方設計師

日本深澤直人日本中生代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將東方美學融入電子產品上當代第一人

日本原研哉日本最具思考力的設計大師,無印良品藝術總監

香港靳埭強香港平面設計教父

中國呂敬人中國國寶級書籍首席設計師

韓國安尚秀韓國平面設計巨擘,用獨創字體為平面設計帶來革命

韓國三星設計團隊利用設計力量,翻身為世界一流企業的典範代表

泰國素旺將水溝裡的布袋蓮改造為驚豔全球的家具,引領十年大流行

泰國撒替從最黑暗的人性提煉最瘋狂的創意,創造泰國風行世界的生活商品品牌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