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搶救兒虐,哪個城市最努力?

2014/6/30 林貞岑、王暄茹

3年前,家長拿著中部某醫院「零檢出毒物」的毛髮鑑定報告,指責北部醫學中心誤診,將他們昏睡不醒的11歲女兒「誤」認成吸毒犯,強迫親子分離近一個月。

這個惡人誣告狀的問題家庭終究還是露了餡。少女被父親帶回家後,沒幾個月就傳出被父親的朋友性侵害。

新聞背後血淋淋的事實,叫人看了不寒而慄。

孩子是國家最重要的資產、未來的希望,世界衛生組織(WHO)也明定18歲以下的兒童少年,必須受到國家完整的保護,直至成年。

然而在台灣,一個孩子生命的消逝,常變成社會新聞報一下,茶餘飯後聊一聊,就過去了。

「很痛心、也很無力,」台大社工系副教授劉淑瓊說。她參與中央的重大兒虐事件檢討會議,發現不少地方政府多是「輕輕帶過」或極力掩蓋,「解決的動力和承諾都不夠。」

更由於台灣的兒童少年保護屬於地方自治事項,受限於經費預算有限,小孩又沒選票,縣市長多會把錢花在看得見的地方,譬如婦女福利或老年津貼,「寧可花幾百萬放煙火,也不肯補一個社工人力,」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鄭瑞隆痛斥,孩童的權益到底在哪裡。

弱勢孩子被人欺

經常在第一線接觸受虐孩童,長庚醫院總院副院長黃璟隆十分憂心,「每一個環節都疏忽,」他說,從早期診斷到社會安置及後續處理都有待加強,兒科醫生找不到地方安置孩子,只能把他們「藏」在加護病房,避免加害人對孩子再度施暴,他嘆息說,「整個國家對待兒虐的做法都才剛起步。」甚且,分析發現,6歲以下的受虐孩童佔了二成,「因為他們跑也跑不掉」;受虐原因中有一成是腦性麻痺、過動兒及發展遲緩,「原本就很可憐了,弱勢中的弱勢,被加害機會又大,」身為資深兒科醫師,黃璟隆非常心疼。

對於這些躲在看不見的角落哭泣的孩子,社會更有責任伸出援手。 據統計,台灣18歲以下兒少人口在10年內降低20%,兒虐案件卻增加3.5倍,每16分30秒就有一個孩子被不當對待。

兒少保護問題逐漸浮出檯面,不能再被忽視。但是,每名兒童少年所能分配的兒童保護預算只有189元,相較於美國每名兒少分配預算為5萬元,台灣的兒少保護資源少的可憐。

令人憂心的是,到處都有孩子面臨安全威脅。

隨著社會變遷,家庭組成結構改變,家庭功能及支持網絡不復以往,當教養下一代面臨困境時,父母親或主要照顧者無法尋求家族支持、社區資源,甚或不知道有哪些資源協助改善家庭問題,往往錯把孩子當受氣包。

而受虐的孩子若沒有妥善照顧,更可能危害社會安全。美國兒童救援組織(Childhelp)指出,30%受虐孩童長大成人後會虐待自己的孩子,陷入惡性循環。中正大學的研究則發現,國內的犯罪少年有七成在小時候曾遭虐待。

在問題家庭成長的孩子也較容易出現身心症狀及偏差行為,如憂鬱症、吸毒、逃家或中輟等。

國外研究已證實,受虐孩童腦部的杏仁體及海馬迴容易縮小,造成反社會性格及暴力人格。搶救兒虐的重要意義不僅在當下是阻止犯罪,更是為10年後的犯罪做預防。

不是只有社會邊緣家庭才會發生兒虐事件。美國兒童救援組織統計發現,兒虐事件發生在各個社經階層,跨種族、文化、宗教及教育程度。依據2012年內政部統計資料顯示,缺乏親職教育知識、婚姻狀況不穩定,以及經濟困難,往往延燒為施虐的背景因素。

兒少保社工如同折翼天使:資歷淺、支持的資源也少

社工人力是目前台灣兒少保的問題根源與困境。工作條件留不住社工,以致人力短缺、案量超出負荷、流動率提高,形成惡性循環,剛畢業的年輕社工缺乏人生歷練,無法應付複雜的兒少保家庭問題,很難做出對孩子最恰當的處置計劃。

劉淑瓊形容台灣的兒少保護服務資源「聊備一格,為德不卒」,有法令規章、有事後檢討,但「吃不好也餓不死」的資源如何要求服務品質?

更且他們也缺乏系統性資源的支援。為了解決人力問題,各縣市政府現在將第一線搶救兒虐緊急處理交給縣府的兒少保社工負責,至於家庭處遇及機構安置、寄養家庭的追蹤輔導訪視就委託民間機構辦理。委外辦理不是壞事,但民間機構缺乏整合縣市政府跨局處資源的位置及權力,進而弱化家庭處遇及安置追蹤的功能及成效。

再者,寄養家庭及安置機構資源不足,讓社工進行處置計劃時綁手綁腳,有些因無法安置不得不回到原生家庭的孩子,下次見到可能已被虐至腦死甚或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連帶重創兒少保社工的能量、留下心靈創傷,一個個在有意義卻棘手的兒保工作中陣亡。

「如此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很多社工系畢業生視為畏途,人力招募不易,自然很難要求個個精銳,」劉淑瓊說。

內政部兒童局熄燈,地方父母官重要性倍增

孩子無法選擇生在哪個家庭,如果家庭無法讓孩子安全成長,社會有責任保護他們。

1999年4月,高雄市發生駱力菖兄弟被母親同居人凌虐致死案,哥哥被棄屍在福東國小前,檢警調查赫然發現,弟弟早在一年多前就已被虐身亡。

這起兒保案件喧騰一時,促成兒童局迅速在同年11月掛牌成立,隸屬內政部;14年後,今年7月,因應政府組織改造,兒童局被裁撤,原有業務併入衛生福利部,分置於一司一署內。兒少保專家及民間社福團體都憂心原本已夠弱勢的兒少權益,日後更被漠視。

生命的價值不因年齡而有所不同,等到哪一天某個孩子受虐致死事件躍上新聞版面,再來追究責任都已太遲。

在今年的健康城市調查中,《康健》針對22縣市政府兒少保護工作的「執行力」、「人力」及「積極度」共15項指標進行評比,期盼縣市政府更重視兒少保護,規劃相關人力與資源,保護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宜蘭、屏東、高雄等8縣市獲5片銀杏葉,南投、花蓮、雲林敬陪末座

評比結果顯示,表現最好的前三名城市為宜蘭、屏東及高雄,其他獲得五片銀杏葉的縣市還有桃園、台北、台中、澎湖及新竹市。

至於南投、花蓮和雲林三縣則敬陪末座,需要多加努力。

宜蘭縣在兒少保護工作上穩紮穩打,執行力、人力及積極度三個面向的成績雖不是頂尖,但都兼顧得宜。比如針對安置後返回原生家庭的兒少仍持續追蹤輔導,協助家庭修復親子關係。

屏東縣因應狹長地形,分區設置6所家庭福利服務中心,同時提供兒少保護、高風險家庭及初級預防服務。

高雄市社會局首長長期以來具備社福專業背景,譬如市長陳菊第一份公職就是台北市社會局長,而後又回到高雄市主管社會局,對於兒少保護服務特別重視,兒少保護服務預算佔社福總預算的比例相對較高。

《康健》也聆聽第一線兒少保社工的控訴。「哪個兒保社工手上沒死過孩子!」絕對是社工生涯中的致命一擊,能不能重新站起來幫助下一個孩子,就看各縣市政府有沒有從中找到問題,避免再發生,而非就此投降放棄。

只要見到孩子們能夠安全長大、嶄露笑容,不僅是支持兒少保社工們繼續為孩童安全奮戰的最大動力,也是全民的心願。

面向1│執行力

每月探視受虐兒,過半縣市做不到

兒少保社工早上翻開報紙,最怕看到自己的個案出現在社會版,如果新聞主角不是社會局服務中的孩子,大夥兒難免要先鬆口氣。

我們不禁要問,為何還有漏網之魚?2012年全台共通報3萬2千件兒虐案件,近兩萬名個案確定兒虐開案,真正的數字不只如此。

以兒少保案件的通報率來看,其實台灣仍不及歐美先進國家。美國2011年共通報340萬件兒虐案,通報率高達4.6%,比起台灣僅0.7%不到,不可否認其中存在許多未被通報的黑數。

9縣市做不到24小時內處理通報:雲林、南投、新竹縣、嘉義縣、花蓮、澎湖、嘉義市、新竹市、台南

《兒少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定,兒虐案通報後24小時內,社工必須見到孩子並展開調查,4天內提出報告。但調查結果發現,多達9個縣市無法達成100%在24小時內見到孩子、開始處理,其中雲林縣的達成率連五成都不到,南投縣、新竹縣僅六~七成。(見210頁)

通報後再受暴率:金門、雲林、桃園、台南超過一成

通報後,孩子就不會再受到虐待嗎?事實不然,各縣市遭通報兒少再被虐待的比率,從零~三成不等,其中,金門縣、雲林縣、桃園縣及台南市的再受暴率都超過一成,其中以金門的33%最高。再次受虐的可能原因包括通報後並未開案處理,或開案處理後,處理方案未盡完善,導致孩子再度受虐。

為何沒有開案?因為各縣市對兒虐案的開案標準不同、嚴謹度不一,有些縣市的開案率可高達100%,也有縣市連兩成都不到。東吳大學社工系教授莫藜藜透露,有些縣市會將不想開案的兒虐個案推給高風險家庭計劃,導致需要高度關注及密集服務的兒虐個案無法獲得適切協助。

劉淑瓊說,甚至有時得要孩子送命了,才引起社會大眾的關注,開始追究責任,其實一開始就要訂好開案標準並分級處理。

家庭處遇完善,孩子才能回家:宜蘭、台北、屏東、桃園、澎湖做得較好

家庭維繫是幫助修復家庭功能,也許父母親或照顧者只是有點疏忽,只要提供密集服務與關注就能修正,過程中,孩子能留在原生家庭。家庭重整需要兩、三年時間,孩子先暫時安置在寄養家庭、親屬寄養或短期機構,而爸爸去戒酒、戒癮、找工作,等到家庭重整後,孩子就能回去。

而家庭處遇服務包含家庭功能評估、親職教育、心理輔導、精神治療、戒癮治療、家庭扶助、團體輔導、電話諮詢、家訪等。但是,台灣長期將資源投入第一線兒虐搶救工作,忽略了家庭維繫和家庭重整的重要性。目前的家庭處遇服務品質缺乏厚度,實踐大學社工系教授彭淑華直言。沒提供密集服務去修復家庭功能,又讓父母把孩子帶回原生家庭,等同讓孩子陷入隨時可能再被虐,甚至喪命的風險。

全台兒虐案平均服務次數為22.8次,但只有9個縣市達到平均值,宜蘭縣、台北市、屏東縣、桃園縣和澎湖縣超過30次,表現較佳。

在兒虐緊急調查及處置結束後,許多縣市政府將家庭處遇及追蹤家訪的工作委託民間社福機構辦理,以民間團體的位置根本難以整合地方政府的跨部門,如醫療衛生、勞工、教育等。

再者,若社會局沒有密切與委辦單位聯繫、追蹤個案狀況、並協助整合資源,僅能以每年底的結案報告給交代,形同虛設。

琪琪(化名)無意中發現自己不是爸媽親生的小孩,而是寄養,就開始逃學、逃家。國一暑假,爸爸擔心琪琪出去就再也不回來,便將她鎖在房裡;琪琪氣得弄破手指、寫血書,丟出窗外求救……。

社會局與琪琪、寄養父母會談後,決定依琪琪的意願終止寄養,改安置到長期機構。臨別前,寄養家庭爸爸跟琪琪說,「雖然名義上我們沒有親子關係了,但你永遠都是我的女兒,記著,我的手機號碼不會換,只要你有任何困難就打給爸爸,」這一刻,琪琪這才發現爸爸是真的愛她,只是用了不適當的方法。

這個實例說明了,不論是暫時安置在寄養家庭、短期機構,或是永久安置到長期機構,對受虐孩童來說,事情都還沒結束,社工需要持續探訪、追蹤孩子的身心狀況。而新的家庭和機構也不一定提供比原生家庭更好的環境,如機構虐待、甚至機構性侵的事件也時有所聞。

過半數縣市無法達到每月100%探視安置兒少

如果社工沒有持續追蹤孩子的生活狀況,機構沒有安排心理諮商,孩子遭受的是另一種虐待─疏忽。調查發現,過半數縣市無法達到每月100%探視安置兒少的工作,其中,南投縣的探訪率竟只有3%。

並且有些安置機構未將政府補助經費用在孩子身上。美和科技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許坋妃在擔任高雄市社會局主秘時,一家公辦民營安置機構向社會局投訴,孩子半夜爬起來偷吃雞蛋,半信半疑的她與科長趁著晚餐時間到機構突擊檢查,沒想到孩子們的晚餐只有白飯和一包調理包!這景象看得她傻眼,淚水不禁奪眶而出,「國中的孩子只能吃一包調理包當然吃不飽啊,難怪半夜爬起來偷吃蛋。」

許坋妃當下要求給孩子每人再多一些調理包,還買了麵包和沖泡飲品給孩子當點心。隔天,她召開會議,要求機構提改善計劃,並聯繫親朋好友,募集了一堆蔬菜、魚、肉等食材,多到把機構的冰箱塞滿,還得寄放到其他地方。

也有的機構給孩子隨便吃,根本沒考慮營養均衡,住的也陽春、簡陋。一名離職員工透露,「董事長說,不能給孩子吃太好、住太好,否則人家來參觀就不會捐款。」

對那些無法改善孩子生活照顧條件的機構,高雄市後來乾脆收回委託經營權,另想辦法將委辦業務費轉為人力費,找了專業人員照顧孩子,後來甚至拿到2012年機構評鑑特優,孩子的問題行為也都改善。

安置機構不足,救援任務缺後援

台灣兒少保社工普遍面臨的窘境是寄養家庭不足、安置機構床位有限,需要安置的孩子沒有地方去,如同軍人上前線打仗卻沒有子彈般,挫折兒少保社工的滿腔熱情,耗損能量。曾有社工只好帶著孩子去住旅館,陷自己和孩子於無法確保安全的境地。

尤其長期機構的收容人數更加吃緊,一名10歲孩子住進去,就要住到18歲成人,才能離開機構獨立更生,但在這8年中間,安置需求每天都在發生,那麼孩子能去哪?

2012年全台寄養家庭共1,591戶,多集中在台北、新北、台中及高雄,對照同年新增1萬9千多例兒虐個案,假設其中有一成兒少需要緊急安置,寄養家庭仍明顯不足。

寄養家庭會挑小孩又成為孩子尋求庇護的另一個門檻。「太大的孩子不好管教、太小的又要花很多心力照顧,」許坋妃解釋。不論是為了照顧受虐或弱勢孩子,還是經濟因素成為寄養家庭,有時候還是難以做到視如己出,曾有一個三歲小女孩跟寄養家庭的姊姊同睡,姊姊睡床上,她卻睡在地上,社會局知道後立刻安排換寄養家庭。

寄養家庭屬於短期安置,寄養父母也得歷經一次次的分離創傷,這也是他們難為之處。

寄養家庭不足、機構空間有限,真的沒地方安置怎麼辦?曾有社工將孩子暫托給護理之家或身心障礙教養院,再趕緊安排安置場所,「如果原生家庭已不適合孩子,就不能因為找不到地方而讓他回去,要以孩子的生命安全為優先考量,」許坋妃提醒最重要的原則。

面訪高風險家庭,預防虐兒:澎湖、新竹市、新竹縣、彰化、嘉義縣、苗栗可做到6次以上

在兒虐發生之前,針對有經濟困難、主要照顧者身心健康發生問題及家庭、婚姻關係不穩定的家庭,提供經濟或其他各種資源協助,讓家庭持續運作,也透過密集訪視關懷,傳達親職教育概念,預防兒虐事件發生。

高風險家庭關懷的目標就是提供短期、密集的服務,但從數字上來看卻一點也不密集。高風險家庭個案多在6個月內完成服務並結案,其中約20~25%個案境況無法在短期內獲得改善,服務時間可能超過半年,甚至一年半。然而,全台高風險家庭服務的平均面訪次數卻只有5次,也就是說,連一個月探訪1次都沒有;僅澎湖、新竹市、新竹縣、彰化縣、嘉義縣、苗栗縣超過6次。

新北市對高風險家庭篩案的做法值得學習。新北市在2011年成立「高風險家庭服務管理中心」,是全台第一個高風險家庭的管理平台,整合跨網絡資源,由統一窗口依高風險家庭個案的需求派案給各局處,如經濟困難由社政協助申請津貼補助、照顧者遭遇身心健康問題由醫療衛生單位協助就醫或戒治、父母親失業則由勞工單位提供就業輔導,失學的孩童請教育單位安排就學……,處理完成後回報結果,有別於其他縣市全由社政提供服務的型態。

同時,新北市也動員警政、教育等系統,撒網篩出可能的高風險家庭個案,結果,開案量激增近6倍,但可惜新北市缺乏足夠資源處理好篩選出來的個案,以致服務成績的數字表現並不突出。

面向2│人力

工作爆量、流動率高,兒保社工大崩盤

兒少保社工在處理兒虐事件中扮演了最關鍵角色,除了要敏感覺察現有環境對孩子是否不利,要不要當下帶走,後續對家庭及施虐者的輔導、處遇(如有些精神疾病或藥、酒癮需要送醫治療),以及何時讓孩子回到原生家庭,或者安置在機構、出養等一連串服務,都有賴經驗充足的資深社工協調處理。

有次一位爸爸揚言要帶著孩子去自殺,老經驗的社工判斷有危險,求助員警不肯幫忙,她憑機智從電話中判斷父子可能所在地,趕忙開車前往勸阻,眼看爸爸隨時轉身就要開車載小孩衝入海底,社工趁著勸慰拉扯時,一把拿走爸爸的車鑰匙,救了一家人。

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就很感慨,兒少保社工是很珍貴的資產,台灣卻因為長期以來人力不足,個案量超載,導致案件處理不及,錯失孩子的救援時機。因此每次一有重大兒虐案件發生,兒少保社工就被責怪能力不足,被盯到滿頭包。

案量大:社工平均案量,除連江、澎湖、桃園外,其它縣市都不符標準

從人力面向來看,社工負擔的案量大、流動率高,壓力指數破表,令人憂心。

美國等先進國家認為,每位社工處理15~25案,最能提供完整服務。以這標準來看,台灣的社工平均案量,除了離島的連江、澎湖本來孩子就少,案量不高外,僅有桃園符合標準,其餘縣市皆不合格,花蓮縣甚至一個社工處理230案以上,社工負荷量更是國外的9倍之多!

「根本就是累死社工!」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副教授蔡盈修說,他的學生遍布各縣市當兒少保社工,除了個案量多到帶回家做到半夜,而且還得擔心沒時間看到的個案,第二天會不會因兒虐致死而上報,「壓力好大,幾乎每個說了就哭,」他感慨,還好這群年輕人很熱心,要不然還會有更多孩子枉送性命。

社工壓力指數:宜蘭最低;基隆最高

社工壓力指數破表,除了宜蘭縣壓力指數較低為59外,其他縣市均為60~80左右,基隆市為88,壓力指數最高。

社工的壓力來自哪裡?這次《康健》也進行了全國唯一的兒少保社工大調查,揭露不為人知的心酸淚。(見230頁)

流動率花蓮縣最高

案量負荷重導致流動率高、新人來了就走,經驗無法傳承,社工人力大崩盤。

按照主計處統計,工業及服務業的流動率為2.24%,這次調查除了離島地區(澎湖、連江、金門)社工編制少,只有一、兩位變動不大之外,流動率最少的台中也有4.9%,較一般行業多了一倍以上。花蓮更慘,流動率超過五成(54.5%)。

值得鼓勵的是,目前兒少保社工超過兩年資歷的比例不算太低。

兩年以上資歷的社工台東最少

兒少保社工最基本要求:資歷兩年以上,完全符合的縣市有澎湖、連江、宜蘭、金門、屏東、新竹市、南投七個縣市,其餘縣市也有七、八成比例以上的兩年資歷社工,但雲林(35%)及台東(27%)僅有不到四成社工有兩年以上經驗,需要再努力。

「兩年資歷已是最基本要求,」實踐大學社工系教授彭淑華指出,因為兒少保社工不僅要了解孩子,也要了解複雜的家庭問題,生命要有一定的經歷及厚度,才能對家庭、孩子做出最適當的處置,因此國外對於兒少保社工的認定條件嚴苛,要求有專業學歷以及相關工作經驗至少五年,「太年輕可能沒有辦法體會,」彭淑華說,兩年資歷雖不算太多,但慢慢累積,就能有足夠的經驗傳承。

總的來說,人力是當前最需要解決的問題。劉淑瓊觀察,人力不足已經喊了好幾年,但都無法解決,兒少保預算難免因各縣市首長選舉考量而被犧牲,「因為婦女、老人都有選票,小孩沒有,」她坦白說。

面向3│縣市長積極度

預算少、缺支援 社工只給縣市長打69分

積極度面向匯集各縣市政府投入兒少保護工作的預算經費、兒少保社工對縣市兒少保護服務的評分、對所服務縣市兒少保護服務的信心,以及7位專家的專業評比。高雄市、屏東縣及宜蘭縣在積極度面向的表現突出,與總排名的縣市有一致性,可見社工意見的犀利。

台灣每名兒少分配預算189元,美國5萬元:新北市、嘉義縣、雲林、彰化、南投卻連50元都沒有

2012年全台灣的兒少保護總預算共7億9250萬元,僅佔社福總預算的0.9%,18歲以下兒童少年每人的分配預算也只有189元。而美國2008年規劃在兒少保護工作的預算為1240億美元,合台幣約3兆7200億,每名兒少的分配預算約台幣5萬元(兒少人口約7400萬人)。

在22縣市中,屏東縣、高雄市、連江縣、苗栗縣及宜蘭縣的每名兒少分配預算為300元以上,而新北、嘉義縣、雲林、彰化、南投則連50元都沒有。

兒童少年在整個社會中處於弱勢,無法為自己發聲,也沒有選票以攫取政治人物的目光,孩子們需要更多人關注,共同為兒少保護盡一份力。

而站在兒少保護工作第一線的社工們替各自縣市政府的兒少保護服務打了比及格稍好的分數─平均69分,評價最高的是宜蘭縣(84.5分),不及格的則有新北市(59分)和澎湖縣(41分),最了解自家提供服務的社工都不覺得好,可見大家都還有努力空間。

金門、屏東、高雄、嘉義市的社工對所在縣市最有信心

當問到,假如有一天您的孩子受到傷害,必須打113請求協助,您覺得所在地社工能在24小時內提供服務的信心,金門縣、屏東縣、高雄市、嘉義市兒保社工對自家提供服務的速度最具信心,這也與中央統計縣市政府在通報後24小時內見到孩子並展開調查的結果大略一致。

兒少保護是社會服務工作,難以單純用量化評估服務品質,因而,《康健》邀請7位兒保及社工領域專家,依據他們對各縣市兒少保服務品質的了解,及各縣市所提出之施政特色進行評分。

雖然從專家眼光看,普遍認為台北市、新北市及高雄市都是積極投入兒少保護工作,且能維持一定服務品質的縣市,尤其台北市的服務品質備受多位專家肯定,但也因為品質要求相對較高,各項指標數據就不見得突出,鄭麗珍說。

各縣市政府多將社福預算規劃在老年人及婦女福利上,兒少福利相對弱勢;而兒少福利預算又多著重於托育、早療、弱勢兒少的生活扶助等。

有些縣市是中央給錢他才做,地方完全不願意規劃自籌經費,這都能反映出縣市對於兒少保護的重視,立委王育敏指出。

挹注兒少預算的成本績效相對其他族群高,兒少保護工作的費用不若福利預算得長年支出,只要願意挹注,就能救孩子免於繼續受虐,甚至是挽救回一條性命。

長庚醫院總院副院長黃璟隆也說,太多醫療資源放在癌症篩檢、洗腎,若能撥一些給兒少保護,必能改善台灣受虐兒少的處境。

立委王育敏提醒,兒少問題不能與老人、婦女平均化,兒童與成人不同,無法保護自己、無法為自己爭取權益。聯合國特別訂定兒童權利公約,強調孩童特別脆弱,需要更多保護及照顧。

2013年康健雜誌兒少保護安心城市調查說明─社工問卷部分

本次「兒少保護業務社工人員問卷調查」於2013年7月5日至7月29日進行。根據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公布2012年度各地方政府兒少保護社工人數,總計對全台灣22縣市的兒少保護社工進行郵寄問卷調查,共發出574份問卷,有效回收問卷432份,回收率為75%。

銀杏葉給分方式

1.官方統計數據由最好排到最差;問卷調查指標中,除「對兒少保護服務信心」項目以五分量表分數計算外,其餘指標分數皆由最好排到最差。

2.專家專業評比指標,由6位兒少保護領域專家學者根據22縣市問卷回覆資料給分,專業評比分數之加總得分由最好排到最差,滿分為30分。此項指標在總平均分數計算中,其權重兩倍於其他項指標。

3.每項指標的排序,用固定組數(5組)算出全距及組距,再將資料分組後給分,最好的給5分,接著依序是4分、3分、2分及1分。

*僅在少數指標中,考量業務執行實際情形,有例外之調整:「通報後24小時內處理比例」達成100%者給5分,其餘低於100%者,分4組計算組距並計分;「兩年資歷兒少保社工率」達80%者給5分,其餘低於80%者,分4組計算組距並計分;「兒保社工平均案量」超過100件者給1分,其餘低於100件者,分4組計算組距並計分。

4.三大面向得分計算方式:將每個指標得分進行平均,依平均得分給予銀杏葉排名,最好為五片銀杏葉,最差為一片。

5.總平均分數計算方式:將三大面向共計15項指標得分進行平均,依總平均得分給予銀杏葉排名,最好為五片銀杏葉,最差為一片。其中連江縣在「每月探訪安置兒少率」由於未有安置兒少,該項指標無法計分,故總平均分數僅採其餘指標得分進行平均;執行力面向得分計算方式亦同。

6.各項指標分數皆直接以原始數據計算。因版面有限,指標數據僅呈現至小數點第一位,故會有同分但不同名次的狀況。

調查執行:吳挺鋒、張巧旻、李瑟、林貞岑、王暄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