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救災不能只靠「藍波」!救援10大守則

2014/6/30 王梅

88災變後,除了第一線的救難人員與醫療團隊緊急投入,許多熱心民眾也出錢、出力參與救災行列。

然而,光憑一頭熱衝下去,到了現場才發現根本幫不上忙,甚至大批的救援物資、志工突然湧進災區,造成過度氾濫,「除了熱忱,更要有方法,否則就變成擾民」包括台大社工系教授馮燕、公衛系教授張玨等學者公開呼籲。

「盲目而沒有經過評估的援助,通常只會造成混亂,」曾赴美國接受「災難管理與災難醫學」訓練的台大醫院急診醫師石富元指出。

民眾參與救災之前,必須有下列清楚認知:

1.加入組織行動,切忌個人單打獨鬥

「救災不能靠『藍波』,如果沒有後援,根本發揮不了力量,」石富元強調。

目前投入救災服務的包括慈濟等宗教組織、NGO組織與社福團體,譬如紅十字會、世界展望會、伊甸基金會、中華民國弘道志工協會等。紅十字會並提供一個平台,聯手國內30餘個NGO組織成立「八八水災服務聯盟」,可上網查詢:。

如果是參與遠距救災,往返的交通、時間、金錢都是成本。某些志工團體提供免費住宿(譬如校舍、民宅)以及接駁交通工具;台鐵、高鐵也提供免費的志工救災專車,可衡量自己的條件,申請加入行動。

2.服務聚焦,切勿散彈打鳥

災區情況紊亂,救援行動最忌諱沒有章法、沒有紀律或是多頭馬車。目標明確,才能做周全的準備,發揮最高效益。

參與救災志工一定要接受行前訓練,必須清楚自己能做什麼,哪些資源是災區需要的,要確定能幫上忙,而不是把事情搞砸。如果到了現場發現自已無法幫忙,不要逗留,迅速離開。

3.去救災,而不是變成「災民」

災區的衛生條件大都很差,個人的基本配備一定要齊全:手套、口罩、帽子、毛巾、膠鞋、手電筒以及消炎止痛藥品。膠鞋不透氣,穿襪子可幫助吸汗與避免磨破足跟。

人身安全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災區的範圍太大,有很多突發狀況及風險不可預測,台大公衛系主任陳為堅提醒,身體裸露部份不要直接接觸污染源,救災後記得勤洗手。曾有志工忙著救災,赤腳在污泥中浸泡好幾個小時,結果腳趾發炎潰爛腫脹,得了蜂窩性組織炎,必須開刀醫治。

救災需要體力,睡眠要充足,一定要定時休息,不要熬夜或飲酒,以免精神不濟發生意外。三餐定時定量,不可空腹,以免血糖過低造成休克,水分也要隨時補充。

4.注意避免出現身心症

救災行動耗損大量精神與體力,甚至造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1990年美國很多在第一線從事救援工作的警消人員、緊急醫療人員,執行勤務後身心都出現狀況,家庭生活緊張,有些人使用酒精或藥物麻醉自己。後來經由專業心理輔導與壓力管理訓練,並建立有效的支持系統,才逐漸調適。

救災最好是用輪替方式接力,持續3~5天後最好能暫時脫離現場,一旦發現自己身心無法負荷,譬如情緒焦躁、失眠做噩夢、注意力無法集中、吃不下飯等,很可能是急性壓力反應,千萬不要逞強,必要時尋求專業醫療協助。

5.考慮災民需要什麼,而不是你一廂情願

救援要花在刀口上。有的缺水、缺電,有的對外交通運輸斷絕,有的亟需醫療用品。許多民眾拚命募集大批物資,譬如,把整箱泡麵送到災區,才發現根本沒水、沒電。

泛美洲衛生組織(Pan-America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PAHO )曾提出一般人常犯的救災迷思:「根基於想像,而非事實需要。

PAHO因此明確訂定,有4種物資不應該捐助─食物、衣物、血液、非專業志工。因為食物有保存與檢驗問題,不潔食物易導致集體食物中毒;衣物體積較大,不易運送處理,事實上,很少二手衣物被災民接受;捐血必須經過嚴密的採血、篩檢與控管流程,唯一的來源應該是從捐血中心;沒有經過專業訓練的志工,反而是消耗災區資源。

災民需要的物資,可事後買給他們,但不建議直接給現金,捐款最好交由公益團體統籌運用,否則容易造成糾紛。

6.除了救災,也要照顧災民心理感受

一般人突然遭逢變故,很少不抱怨命運、譴責上天、歸咎別人。災民出現憤怒、悔恨、抱怨、牢騷、絕望等強烈情緒,「這些都是正常反應,」台灣臨床心理學會理事長許文耀批評,某些媒體刻意宣染誇大這些情緒反應,造成社會對災民有負面印象,「大家要用平常心看待,不該將災民標籤化,」他特別叮嚀。

前台北市社區心理衛生組長、資深臨床心理師黃龍杰提出「信、運、同、轉」四字口訣,可協助災民平撫情緒:

信仰-災民若是有宗教信仰,可建議到寺廟燒香拜拜或教堂禱告、望彌撒,重拾對上天的倚靠與人生意義。

運動-從事簡單的有氧運動,達到喘氣流汗的效果,也可替老人家按摩肩頸手腳、活絡舒展肢體,減輕身體不適。

同伴-不要離群索居或封閉自己,找同伴、鄰居、朋友把內心的憂慮不安說出來,可達到抒壓效果。

轉移-不管是勞心、勞力,一定要有事可做,譬如與災民一起動手整理環境,幫助他們轉移重心,放下煩惱。

黃龍杰建議,可多給災民心理支持,陪伴聊天,但不要說「你這樣太悲觀」、「不要鑽牛角尖」、「事情會好轉的」,都是於事無補的廢話;而是耐心聆聽,同理他並正面回應「難怪你這麼傷心難過」、「你一定吃了很多苦」、「你能熬過來,真得很不容易」。

7.不要介入災民隱私

除非原本就與對方熟識,否則最好不要干涉災民的私人領域。前往災區協助老人的弘道志工協會在訓練志工時會一再提醒,不要詢問「你家人怎麼沒來幫忙」、「怎麼沒看到子女」,尤其一些獨居老人可能很久無人關心,等於戳到他的痛處,「你是來幫忙救災,而不是為了管別人的家務事,」弘道執行長林依瑩強調。也不要批評「你這樣很不衛生」、「這樣吃很不營養」,容易引起反感,把你列為不受歡迎對象。

關心、陪伴都是必要的,但要謹守分際。譬如,不要說「就把我當成你的親人」、「你隨時隨地可以找我」,會造成對方不當期待,甚至把你當成佣人使喚,需求無度;也不要直接留下私人電話,避免滋生困擾,而是請他們若有需要幫忙,可聯絡所屬的志工團體。

8.災民不是乞丐,救災也不是施捨

經常協助國際人道援助志工教育訓練的石富元冷眼觀察,某些救災人員態度強勢,口氣傲慢,譬如「送東西給你吃,還挑肥揀瘦」、「有地方安置就不錯了,還嫌東嫌西」。

「熱心是好的,但不能自認高人一等,」石富元強調,災民之就和一般人一樣,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個人喜好,絕不可對災民「另眼相看」。並且,有些人受到恩惠,並不希望一再被人提起,讓他自覺在別人面前矮了一截,「幫助人,就應該把它忘記,而不是當成個人虛榮或炫耀。」

9.拒當「災難遊客」

不要為了滿足個人好奇心,隨處拍照、參觀、打探,甚至詢問人家「死幾個?」,對災民都是不當騷擾和傷害。

香港《亞洲週刊》報導,四川大地震之後,每天從外地到災區參觀拍照的「遊客志工」高達一、兩千人。他們的言行對災民具有強烈的心理暗示作用,尤其重複探問受災經過,等於一再強迫對方揭開不願觸及的傷痛。對於只是純粹滿足個人體驗的救災行為,不值得鼓勵,也非常不恰當。

10.持續性參與重建

蜻蜓點水式的救災行動,起不了大作用,長期持續性參與,才能徹底發揮重建功能。台灣921地震過後,很多大學生志工跑到災區花了數天和當地小朋友在一起,過幾天就告別而去,災區小朋友等於再次遭受離別的傷痛。

香港有一個NGO組織「土房子」,在四川大地震之後就把工作基地搬到災區現場,工作人員和當地居民一樣住在板防區(組合屋),每天和災民一起生活,幫助他們重新建立新的生活秩序、恢復社區功能,整整長達一年。「土房子」創辦人龐志成對《亞洲週刊》說:「我對災區的願望是,與居民暢所欲言,同哭同笑,與他們同走一段難忘的人生路。」

石富元提醒大家走長遠的路,「在日常生活中每一個『點』都可以盡心盡力,」即使無法直接到災區服務,但每個人都有參與重建的責任,譬如關心生態保育、做好水土保持、避免環境過度開發。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