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斯德哥爾摩的新世代設計風格

2014/6/30 洪震宇

提到瑞典設計品牌,耳熟能詳的,都是平價的居家產品與服飾,像IKEA、H&M,或是一九五○年代Arne Jacobsen、Hans Wegner等工業設計大師以乾淨線條、簡單造型與實用性創造的作品。

瑞典黃金年代的設計大師作品跟平價品牌,都來自瑞典的社會民主精神,打破階級藩籬,人人都能享用的大量生產的民主設計。

但是大師的背影太過巨大,讓北歐設計風格成為不可顛覆的典範,加上瑞典人重視平等,不希望太突出,也讓許多年輕設計師無法突破。

根據統計,瑞典設計師人口高達三萬人,比瑞典警察還多,等於瑞典每一千人就有一個設計師,由於本地市場需求有限,造成大量設計師必須出口尋求發展,不然就是創造獨樹一幟的新風格,才能贏得消費者青睞。

這種壓力也是一種正面刺激,讓瑞典年輕設計師尋求創造屬於新時代的自我風格。

一九九五年之後,瑞典加入歐盟,讓瑞典設計注入更多創意活水。長期定居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設計趨勢作家、《設計之神的國度 斯德哥爾摩設計觀點》作者馬克斯(Max)觀察,因為西歐、南歐觀光客大量湧入,歐陸文化與設計品味也隨之交流,斯德哥爾摩的大學生也藉著交換學生的方式,大量吸收歐陸的設計風格,讓斯德哥爾摩從一個遙不可及的北歐城市,逐漸成為歐洲時尚之都。

這些年輕新銳設計師打破瑞典過於理性實用的風格,帶入更多想像創意、低調奢華的客製化設計與新舊產品、跨國界混搭的風格,反而創造一種全新的「斯德哥爾摩風格」。

「這是一種年輕的城市風格(young city style)與生活美學,融入所有可能的元素,要表現自己與眾不同」,馬克斯說,「斯德哥爾摩風格具有更多幽默、熱情,以及南歐的濃郁情感、東方的活力與哲思,不再那麼冷僻的傲踞北方。」

像目前知名的Asplund,就是「斯德哥爾摩風格」的新生代旗手。Asplund的特色是以高品質、高價位,專注在瑞典上流社會的訂做服務,產品造型都以乾淨簡單線條為主,剔除比較流行的元素,是為了讓產品能在十年之後仍讓人接受喜愛。

比方Asplund 的地毯是用瑞典設技師的創意,紐西蘭羊毛、或泰國絲的品質,搭配最傳統的印度與西藏編織,織出色彩豐富、柔軟細緻的手工地毯。

馬克斯觀察,Asplund設計的高價產品,儘管售價是平價產品的好幾倍,卻能引領設計潮流,常常成為IKEA模仿的平價商品。

女性設計師也在男性設計主導的市場中脫穎而出,開始創造自己的風格。

像引入南歐溫暖色彩的Adesso,是由兩位女性設計師創立的家居品牌,販售女性設計師與藝術家的作品,而且她們堅持瑞典設計、瑞典製造,放棄亞洲低成本、長途運輸的產品,利用自家成立的藝廊,提供新銳設計師與廠商、業者交流的平台,創造獨特的商業營運模式。

另一個女性設計師團隊WIS,則是展現靈動詩意的女性設計風格。

她們不僅上街頭觀察人群,更探索自己的家族生命史,用設計賦予生活的美好形象。

像一朵雲可以是抱枕或是沙發,鈕扣可以成為一張桌子的造型,項鍊成為立燈開關,二手市場或家裡頭的老家具抽屜可以透過混搭方式,成為一個擁有不同抽屜形狀、嶄新風格的桌子。

「桌子不只是桌子,而是家族記憶的傳承。」馬克斯說,新一代瑞典設計師展現出內心隱藏的熱情、對生活的狂野跟天真童趣,突破傳統北歐設計傳統,呈現更溫暖感性的一面。

然而,不只是新銳瑞典設計師創造新的北歐風格,而是瑞典人本身對生活的細膩跟渴望,如何想像自己的生活,以及居住空間的色調,才讓設計師有了更多揮灑空間。

(《設計之神的國度 斯德哥爾摩設計觀點》木馬文化出版 作者:馬克斯 圖片皆由木馬文化提供)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