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是「腦」讓你惱嗎?

2014/6/30 黃惠鈴

腦部掃瞄有種美麗、直覺性的吸引力,……在(正子放射斷層照像)圖像中,憂鬱症的大腦呈現寒冷、暗紫及墨綠色,……科學的色彩及結構,從未如此完全捕捉了憂鬱症冰冷的內在死寂。——凱‧傑米森《躁鬱之心》

「人把世界裝在自己的頭顱裡帶著走,」美國詩人、哲學家愛默森曾如是說。

人之為人,最深層的靈魂就在於腦──一球皺巴巴、乳白色似豆腐的物體。雖僅約重1.3公斤,約佔一個人體重2%,卻掌有讓我們喜、怒、哀、樂,與外界「通話」的神奇魔力。腦如果出了任何小差錯,即可改變人的心理狀態,甚至使人喪失心智。

美國前總統布希將1990年代開始的這10年稱為「腦的十年」(The decade of Brain),有關腦的神經科學研究如火如荼。

如要了解憂鬱症,我們必須面對身──心層面。雖然我們常獨斷地將心智與腦分開,將心理疾病視為純粹是「心理」問題,然而情緒疾病並非可抽離軀體而談。

「心智發展與腦部分泌有密切關係,」致力於研究精神疾病的生物醫學基礎、台北榮總精神部主任蘇東平指出。

憂鬱症是種腦部疾病,會影響人的思慮、情緒、感覺、行為,以及生理。以往大家會將得病的人,歸罪是他「自己想不開」,但現在醫界了解到,憂鬱症並非是個性軟弱所致,而是有其生物學基礎。

「對憂鬱症的成因而言,生理因素是重要的解釋因素,其他如社會因素等可能是激發它的因素,」蘇東平認為。

憂鬱症患者無法振作,是因為他們的腦不讓他們快樂?

研究者認為,憂鬱症可能是腦中的化學物質(稱為「神經傳導物質」)失衡所致,特別是血清素(serotonin)、正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與多巴胺(dopamine)三種神經傳導物質的失衡。

溝通工具──神經傳導物質

想像一下:一家公司要把一份文件,交給合作生意的另一家公司,這時需要找快遞公司幫忙送件,才能做成生意。

在你的腦中,這兩家公司即是神經細胞(神經元),他們之間要互通文件(神經訊息),必須靠化學信差──神經傳導物質。盡責的快遞人員來往於兩家公司間的路途,如同神經傳導物質被釋放於神經細胞與神經細胞間的神經間隙。快遞人員如能找對地址(和它的受體結合),就可幫你把文件送達另一家公司,完成訊息傳遞的效果。

不過,你的腦中不僅有兩家「公司」。大腦是中樞神經系統中最複雜的器官,由10億~1000億個神經元及複雜的神經纖維網路組成。神經元在你的腦中會分組為不同區域,各司不同活動。例如,一些神經元組成的區域專司你的語言能力,另一些神經元區域則讓你能舉止得宜。

如果神經元未能製造足夠的化學物質,神經訊息就無法從上個神經元傳至下個神經元,你腦部一些區域就無法得到刺激。一旦控制心情與情感的區域(邊緣系統與視丘下部)缺少刺激,就會降低這些區域的活動,並導致憂鬱症。

像抗憂鬱劑SSRIs(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之所以有效,是因它能刺激腦部提高血清素的分泌。早期抗高血壓藥「蛇根鹼」(reserpine)因為會抑制腦中的血清素、多巴胺、正腎上腺素分泌,被發現會使高血壓患者產生憂鬱症狀。

神經傳導物質的研究確實為憂鬱症帶來更多空間。蘇東平認為,將來或許不講是「憂鬱症」,還細分為「多巴胺不足的憂鬱症」、「血清素不足的憂鬱症」……等等。

不過,目前科學家並未全然了解,神經傳導物質的失衡如何會造成憂鬱症的症狀,也不確定神經傳導物質的改變究竟是憂鬱症的因或果?

此外,神經傳導物質似乎也可幫忙調節荷爾蒙分泌,如動情激素、黃體酮、氫基皮質酮、腦內啡(endorphins)等被視為會影響情緒、情感的荷爾蒙。但同樣地,確實的生物機制仍是個謎,荷爾蒙分泌量的變化究竟是因抑是果,仍待釐清。

腦影像的秘密

近年來腦影像的進展,也幫助學界了解,一個憂鬱的「藍色」靈魂如何被囚禁。尤其是在一些特定的「監牢」裡。

「當你憂鬱時,前額葉、顳葉的血流、新陳代謝會發生變化,」蘇東平指出。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曾對11位正常的女性做實驗。第一次讓她們回想一生中最痛苦的事並錄音,然後拍攝受試者腦部的正子放射斷層照像(PET)。之後再讓受試者沈浸於平靜舒適的氣氛中,過段時間放出先前受試者回憶的錄音帶,讓她再次憶起痛苦往事,再拍一張腦影像。

兩次的影像重疊相剪,顯示腦部的前額葉(在前額之後)、顳葉之間的迴路與負面情緒有關。

蘇東平進一步說明,正常人如果腦中想像最痛苦的事,前額葉、顳葉的血流會增加,但(一部份)憂鬱症患者的這兩個區域血流不增加,新陳代謝較差,特別是前額葉底部的調節較有問題。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心理學與精神科學教授戴維森(Richard Davidson)的研究則指出,左前額葉在建立與維持正面情感上,居重要地位;右前額葉則與負面情感有關。

而憂鬱症患者的左前額葉似乎有重大缺損。不論經由腦部反應電流研究或正子攝影,都可看到患者左前額葉的血流量與新陳代謝較差。這似乎可解釋憂鬱症患者無法活化機制來處理正面情感,或對正面刺激做出反應。

戴維森稱前額葉是「達成目標前的正面影響」(pre-goal attainment positive affect,亦即一般所稱的「企圖心」)的關鍵所在。憂鬱症患者的前額葉缺損,使他們在心理上無法持續朝目標邁進或適應成果,結果便是「較無法感覺歡樂、缺乏動機、興趣缺缺。」

但左前額葉不僅激發正面情感,戴維森發現,它也有個重要功能:藉由注意正面目標,抑制負面情感。在這個面向,他將前額葉與杏仁核連結在一起。杏仁核是位於腦中央,形狀似杏仁的結構,與負面情感有關。

經由核磁共振影像,戴維森證實許多科學家的懷疑:杏仁核掃瞄接收進來的重要情感經驗,特別是害怕等負面情感,並送出警醒訊息。

如果因前額葉無法活化,而導致憂鬱症,杏仁核則是藉由大量產出負面訊息,控制憂鬱症的嚴重度。戴維森與匹茲堡大學學者的研究即發現,一個人愈憂鬱,杏仁核的血流愈多。

另外,也有研究顯示,當人面對無法解決問題、產生無助感時,杏仁核的活動增多。

一般而言,當左前額葉啟動時,它同時會關閉杏仁核,抑制負面情感。但憂鬱症患者由於左前額葉無法好好活動,杏仁核不受抑制,他們便完全墜入恐慌、害怕等負面情緒編織的深淵中。

潘朵拉的盒子

兩年多前,華盛頓大學的學者甚至發現,憂鬱症患者的前額葉活動不僅異於常人,事實上他們左前額葉中有一部份,比沒有憂鬱症的人小40%。

進入腦的世界,如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詭譎變幻。

腦的研究儘管熱門,但醫界對它的認識尚屬起步。對於憂鬱症與腦的牽連,醫界已知的也可能僅是皮毛。

去年一篇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個案報告,是個有趣的例子。

個案是個罹患帕金森症的法國老太太。在吃藥也無法治療她肢體僵硬的問題後,醫生決定打開她的腦,在她左、右腦的丘腦下部各裝4片電極片,打算以通電的方式,利用電流來刺激腦部區域。

通電後,這位老太太果然可以動了。但出人意料的是,當左邊的區域通電受刺激後,老太太雖然能動,卻突然陷入典型、嚴重的憂鬱症狀態:一直哭、說她不想活了,覺得世界一片黑暗。研究人員反覆做幾次,老太太的反應都一樣,身不由己地陷入黑暗。當停止通電,老太太不但不哭了,且變得有點興奮、輕躁的狀態。

8個月後,研究人員進一步拍攝老太太腦部的正子放射攝影影像,發現她腦部其他區域如前額葉、視丘、黑質、基底核等,都發生變化,而不單僅原來通電刺激的部位。

「(腦部疾病)牽連的可能是整個腦部迴路,」台大精神部醫師黃宗正指出,這篇空前的個案報告開啟一個新契機,讓醫界思索腦的神經網絡問題。

專長於研究精神分裂症等,黃宗正認為,對精神分裂症而言,將致病機轉放在腦的這個區、那個區,只是科學界對腦的局部發現,事實上可能涉及整個迴路,不是「某個區」出問題,他相信憂鬱症亦是如此。

蘇東平也指出,血清素、多巴胺、正腎上腺素等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量少,雖與憂鬱症有關,但分泌少只是細胞的一小部份,而憂鬱症患者腦影像中顯現的血流量問題,涉及整個區域,牽連的細胞眾多。而且有些憂鬱症患者的一些腦部區域血流量低,卻也有些患者的腦部區域血流量高,似乎沒有絕對。

「有時會有一些相反的結果,讓人摸不清楚,」蘇東平有些無奈。

何時「腦」才不令人「惱」?看來恐怕還有一大段長遠的路。

(審稿專家:台北榮總精神部主任蘇東平)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