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李安:叛逆無止境,每做一部電影都是築夢探險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4 天前 李瑟

李安,無論走到哪裡都離不開這樣被介紹:是得過3屆奧斯卡金像獎、2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2屆柏林影展金熊獎、5座英國電影學院獎、5座金球獎、5座金馬獎的國際大導演。

但不管他拿了全世界多少獎項,多少掌聲與崇拜,他還是跟所有的人一樣,會老。剛滿62歲,標準的出生於台灣的四年級生(1954年生),走過物質缺乏,被大學聯考折磨(當年每10人只容1.4人擠進大學窄門,其他人落榜,而他就曾是落榜生之一),走過憂患意識困頓與自我懷疑的30、40歲;終於赤手空拳打出事業江山,卻也愈來愈老,成為戰後嬰兒潮之一,而被社會上有些人稱作「人類史上最大一批的銀髮世代」,或「養不起的未來」。

是嗎?李安可以被稱為「養不起的未來」嗎?

挑戰數位電影的下一個發展階段

沒有,他沒有選擇退休或悠閒人生下半場,反而走在全世界電影導演之前,拚命地以3D、4K高解晰度、每秒120格的高幀率(傳統電影為每秒24格)、影史上前所未有的電影技術,拍攝《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挑戰數位電影的下一個發展階段,比《哈比人》或其他電影的速率都還來得快,可說是拍片新創舉。

目前,絕大多數電影普遍採用1920年代以來的每秒24格製作與播放,李安花了1年思前想後,決定要採取120格的技術,讓觀眾可以獲得極為鮮明清晰的影視,也完全沒有過去觀看3D電影時對眼睛的壓力,但人物面部會太清楚,演員臉上任何瑕疵都看得見,而背景則變得不清楚,李安的團隊必須不斷調整燈光與布景,演員也得花好幾個月保養皮膚,不能靠上妝。

用這麼快的速率拍攝,也很難在如電影院般的大銀幕上剪接,因為根本沒有剪輯軟體能搭配每秒120格使用,如何在每秒60格的系統下做剪接,有夠複雜。

但對於這部講述19歲大兵比利,無意中成為伊拉克戰爭英雄、回到美國本土展開虛偽榮耀之旅,李安考量:高規格效果很能讓觀眾對主角產生情緒上的連結,使觀眾如同進入現場,面對戰場敵我間殘忍的廝殺,逼真程度就像砲彈與肉搏戰正在身邊轟然降臨。因此觀眾也最好是進電影院欣賞,而不是窩在家裡用電視或電腦觀看。所以李安其實也在挑戰世人的行為,會不會重返電影院。

對於全世界知名演員、製片競相爭取合作的大導演來說,李安大可享受26年來自己累積的成就,繼續拍攝24格的電影,非常安全,實在不需要嘗試拍120格,把危險創新留給年輕導演吧。

李安說,是議題找上了他,因為也是那時間他在思考的人生問題,以及他存在的價值。一開始是「孝順」:父親三部曲。從36歲開始的《推手》,繼而《囍宴》、及之後的《飲食男女》,與他跟父親之間的感情有關,父親期待他成為教授,可是他不要,偏偏選擇了電影這條路,父子認知不同使他一度卡在孝順裡徬徨著。

之後是隨著青春的逝去,純真的喪失,他開始在意「浪漫」這件事。在他看到張愛玲小說《色.戒》,看到王佳芝、易先生、鄺裕民之後,「我撞出一個真假虛實,人到底是演戲比較真?還是生活上比較真?」同性戀和牛仔:《斷背山》,也是個虛幻的東西,「是一個謎,在那段時間,浪漫的東西對我很重要,」他說。

50歲以後直到最近這段時間,李安在意的是「人跟上帝的關係、人和神的關係」,「我講的神,不是某一個神,是人跟未知的東西的一種情感結合,不是理性,解釋不清楚。當你又需要信仰、又不能解釋它的時候,當你碰到挫折,你的心怎麼樣去寄託,關於真假虛實的辯證,對我就很重要。」

所以有些事情他也就看清楚了,李安說,有些他拍的電影不知為何觀眾就是不喜歡,就放過自己一馬,「只能說是命或運,或沒有觀眾緣吧,」他接受,放下,繼續追逐下一個夢想。

想探索電影藝術還有什麼可能性

大概過了40歲的人,聽李安說這些話時,會覺得特別感動,大導演的心境,其實我們不都經歷過嗎?我們不也同樣走過懷疑自己「真的不惑了嗎」的40歲、「真的知天命了嗎」的50歲?

進入60耳順的李安,現在是什麼心情?《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應該就是他的答案。他在進入一般人認為該退休的60歲之後,決定挑戰影史上最高規格、每秒120格的攝製,展開自己的第二人生,完成眼前的新夢想,不斷探索電影這藝術還有什麼可能性。其實,李安很清楚,成敗自己是要擔的,因為不久之前,電影《魔戒三部曲》導演彼得.傑克森(PeterJackson)就曾以每秒48格的規格拍攝《哈比人》系列,卻被市場批評「奇幻片看得太清楚很奇怪」而未獲肯定。李安現在居然還敢挑戰每秒120格。

李安說,「思想就是克服你不懂的東西才會產生的東西,我做《少年Pi的奇幻漂流》時第一次接觸3D、數位,對數位電影產生很大的好奇,發現很多東西我對不上,我就是想看到。而(其實)我以前是誓死捍衛膠片電影的。」

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讀出李安的心情,「看得出他60歲以後,還會持續探索創造,也會繼續叛逆,不會安於電影產業的既有規範,條條框框或技術架構,是不能滿足李安的,世界就是因為有人勇於闖蕩而進步。」

所以,如果由李安來介紹自己,李安要怎麼說?「希望我永遠是電影系的學生,世界就是我的學校。有時候盛名之累,也很難假裝做學生的樣子,不過一個人到老年的時候,還要學習怎樣當老人。學習是沒有止境的,電影對我來講,是個學習。我每次做的時候,都有學到一些東西,對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滿足。而每一個學習,你每找到一個答案,也就開啟了10個問題,所以不可能學得完。」

「我覺得真誠滿重要的,我現在要假裝什麼,愈來愈容易,所以我必須提高那個門檻,才感覺有些活力,」李安道出他拉開挑戰、繼續探索的心情。

20多年前,他的助理李良山就這樣形容過他「老在胡思亂想的人」,每做一部電影都認為是在築夢探險。作為同樣世代的你與我,我們可要好好珍惜我們也常有的「胡思亂想」,去試試看自己還想有什麼樣的探險了。

為什麼不呢?人生是如此的短促!

李安│1954年生,美國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碩士。著名電影導演,歷年榮獲多項國際電影獎項:1993年憑《囍宴》獲柏林影展金熊獎,1999年憑《臥虎藏龍》獲第73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2006年、2013年憑《斷背山》和《少年Pi的奇幻漂流》獲第78屆、第85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以3D、4K高解晰度、每秒120格的高幀率拍攝手法,突破電影史上技術規格。

延伸閱讀:

戴勝益最新遺囑:勿氣切、不電擊、樹葬時播放韋瓦第

桂綸鎂:開始相信,懂得處理負面情緒就能征服它

吳若權:正面解讀、逆向思考

退休後來當「徒步背包客」,可能嗎?

楊力州:50歲,我要到南極攻頂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