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林憲德 台灣最「綠」的教授

2014/6/30 黃亦筠

在台灣,只要提到綠建築,就會發現一個不斷重複出現的名字:「林憲德」。

台灣首座黃金級綠建築—— 台達電南科新廠辦,由林憲德構思設計;政府推綠建築標章,林憲德跳出來培訓審查委員、親自捉刀台灣版《綠建築解說與評估手冊》。

從法規到實體樣版建物,綠建築和林憲德像難分難捨的連體嬰,讓在成大建築系任教的他,堪稱台灣最「綠」的教授。

「綠建築只是我的二軍啦,」坐在系裡自己創立的「西拉雅」研究室,這位長相嚴肅,在一干研究生眼中卻多才多藝的「頑童」教授,立刻開起玩笑。

環伺以平埔族族群命名的「西拉雅」研究室物品擺放原則,不難看出何謂林憲德心中的「一軍」。書桌核心方位的左牆櫃子,擺滿他的雕刻作品,其中一隻狗是林憲德眼見系上一隻流浪狗,死亡前奄奄一息、白內障、身上長瘡有感而發而雕,其他洋洋灑灑每件作品在林憲德口中都有故事,他的作品甚至被出借到縣政府文化中心、博物館展示;右邊大書櫃的檔案夾放滿他到中國邊境、東南亞少數民族地方風俗調查的一手資料,而離他書桌最遠的書架,才是綠建築、節能相關的研究報告。

武當派跑去少林

從小很會畫畫,美術一把罩的林憲德,家境不許可他念美術系,可以偶爾畫圖的建築系成為他大學的落腳處。建築系畢業,當時同學一片到歐美念建築設計的風潮,個性浪漫的林憲德卻很反骨,「那時受西方文化衝擊的情節,我還寫過『香蕉人』文章投稿,」林憲德選擇公費到日本東京大學拿建築工程博士,「節能、空調設備是我的專業,但我的興趣是文化人類學,根本一百八十度相反,」他說。

曾跟林憲德到馬來西亞開國際會議的建築師石昭永還記得,會後林憲德一股腦帶大家到麻六甲看在地原住民的房子,「他要大家去看沒有科技文明時,人家怎麼蓋房子,這反映人類對基本居住的需求,」石昭永說。

或許是林憲德個性中文化藝術的浪漫,讓和自己個性一百八十度不對味、「是武當派跑去少林」的專業,反而有發揮空間。

在日本,博士班都是工程系背景的同學,林憲德按奈住苦悶,抱著總有一天開竅的心理,苦讀建築能源解析、空調能源計算,最後他的博士論文還得到日本空氣調和衛生工程學會學術論文獎,當時這個獎從未被外國人拿下過。這篇博士論文,更成為台灣定綠建築標章的依據。

八○年代初林憲德回台灣教書,前後遇上兩波大事件,一波是兩伊戰爭後的能源危機,另一波是一九九二年巴西地球環境高峰會,使得全球都在重視環保節能,逼得台灣也開始正視,一九九五年APEC會議上各國開始談論綠建築,這股潮流立刻感染台灣官方,原本就在研究節能建築的林憲德搭上綠潮流,協助內政部建築研究所,把他博士論文中預測能源的公式在法案中落實,定出台灣版綠建築九大指標和具體基準規範,讓建築師作評估有依據。更強制公有建物造價五千萬以上者,必須取得綠建築標章,逼著政府除了定政策,還要身先士卒地落實。

林憲德建築系的背景及文化美術涵養,讓他特別注意避免節能等工程法令妨礙到建築美學,讓建築師有發揮空間,「法令中暗藏機關,我很care(在意)建築美不美,」他說。

但前後親力親為修了四版的綠色建築管理與維修手冊,卻反讓林憲德成為營建界愛恨交織的箭靶。一方面建商蓋綠建築能搶搭節能風生意,另一方面建築師卻得多花成本作評估報告送審,多次法令修改的斐短流長,甚至讓林憲德收過恐嚇信,在立法院委員會直接被砲轟,但他不以為意,「都是小事,希望至少影響一些建築師,」而依舊甘願跳火坑,還幫忙培訓綠建築審查委員,樹立審查機構的公正性,「小孩生了,就要養好。」

「綠建築法規對建築師是一種約束,學界一般不太願意碰,怕引起反彈,但他很堅持,」內政部建築研究所所長何明錦,對這個參與公共事務的學弟印象深刻。

走在政府之前

事實上在日本扎實的研究,讓林憲德採樣、數據完備,總是走在政府之前,「你不能等到政府要你做,才開始動,我們都是材料炒到七、八分,政府一有需求幾乎就能上菜,」林憲德研究室的計劃,都比國科會委託案早三年就進行。

這樣的功力吸引了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在外界仍誤解蓋綠建築要多兩成成本,對環保節能投入相當多心力的台達電卻選擇和林憲德接觸,蓋全台首座綠色廠房,林憲德突破傳統廠房方正外觀的設計,還一舉奪得二○○六年最佳優良綠建築設計獎,並通過內政部建研所設定的九項綠建築指標評估,成為台灣首座「黃金級綠建築」。

「教授實地來講解和生態共存共榮的理念,和二氧化碳如何減量,前後溝通計劃超過一年,他簡直變成台達電的一員,」台達電總經理蔡榮騰打趣地說。這棟綠廠房節省四三%的耗電量,每坪約五.五萬的建造費,並沒有增加成本。台達電之後捐了一億給成大,預備讓成大蓋一座示範性質的節能綠建築,「希望能帶動教育風潮,」蔡榮騰說。

「被綠建築牽拖了十多年,等事情忙完退休後,我要花畢生精華做地方風土的事,」林憲德一邊看著桌上畫好的建築圖,一邊忍不住作夢,他足跡早遍布雲南西雙版納、泰北、巴丹島等處,除了綠建築,這位台灣最「綠」的教授,早已經在醞釀他下一個「care」。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