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林青蓉:全家接力賽 照顧罹癌父母度過難關

2014/6/30 曾沛瑜

能走到今天這步,中間可是經過了十年的跌跌撞撞。

林青蓉的母親在十年前發現罹患乳癌第二期,「我剛聽到的時候很震驚,但更震驚的是醫生的魯莽。」林青蓉描述媽媽第一次被宣判罹癌的情況:三個病人與家屬同時被叫進診間,醫生當著大家的面宣判媽媽得了癌症,然後就排定隔天的開刀時間,連回家跟家人討論的機會都沒有。

疾病很恐怖,但未知更可怕。林青蓉說,她不曉得當時爸媽到底有沒有聽懂醫生的診斷,但聽他們轉述,她是沒聽懂的,所以當下就判斷,再急也沒這麼急。在未知裡猜測,一旦出了意外,最後不是自怨自艾就是跟醫生產生衝突。

後來林青蓉帶媽媽到別家醫院尋求第二意見,她卻嘆道,「我真的資源夠多了,但到醫院完全一籌莫展,不知道醫生講什麼,聽不懂。」

幸虧林青蓉問了同樣罹患乳癌的前主播馬雨沛,透過她向癌症希望基金會求助,後來執行長蘇連瓔陪她們一塊去聽診斷,有了她的翻譯,林青蓉才開始了解這個疾病。

就算是家人也不可能包山包海,

你不能把自己拖垮

治療過程有個準確的醫療方向是讓病人跟家屬安心的第一步,因此林青蓉決定做好知識上的陪伴,擔負起蒐集資訊、跟醫生討論、和家人溝通的責任。

爸爸則負責陪媽媽北上就醫,同樣在台北的二哥幫忙接送、陪伴,在南部的大哥、大嫂負責生活起居,家中所有人按能力、專長來分工,是林青蓉家陪媽媽成功抗癌的祕訣。

有了媽媽的經驗,當五年後爸爸發現罹患攝護腺癌第三期時,全家也比較有方向,雖然治療過程碰到癌症指數一直降不下來的困境,但林青蓉還是保持最初面對挑戰的態度:認識它,了解這個癌症的惡性度;正視它,諮詢意見,蒐集進一步可能的治療方法;了解它,評估治療的結果與副作用,最後做後做出決定,打敗它。

永遠保持樂觀冷靜的態度,接受正確的醫療,期待更新的療法,是她在知識面陪伴父母面對癌症的心法。

當然抗癌過程心情一定有起伏,林青蓉提到,媽媽在疾病初期會怨為什麼是她,也覺得自己身上有「壞東西」而羞於啟齒,爸爸做荷爾蒙治療那年甚至變得像個神經質的女人,歇斯底里,搞得自己和家人都痛苦不已。

林青蓉卻從來不用力安慰,而是在言談中為他們做心理建設,讓他們學習「用平常心面對,不要一天到晚如喪考妣。」她告訴爸媽實際的情況是:台灣每五分多鐘就有一個人罹癌,何況他們得的是男女常見的乳癌、攝護腺癌,沒什麼大不了,而且人活到六、七十歲本來就會碰到很多人生關卡,都是生命要面對的事,你並不特別。

當爸媽卡在情緒上的難關時,會打電話到癌症希望基金會跟專業的社工、護士、心理師聊一聊。林青蓉直言,有過陪伴癌友的經驗就知道,安慰病人其實是門專業的工作,「所以我認清一件事,就算是家人也不可能包山包海,你不能把自己拖垮,有需要的時候要求助,很多事情不是一個家庭就能承擔的。」

而到現在,媽媽已經能自在地分享,而且覺得能得到很好的幫忙是件有福氣的事,爸爸甚至還能協助癌症希望協會,幫忙打電話開導攝護腺癌的新手病友呢。

抗癌過程也有不少意外收穫。林青蓉笑說,爸爸罹癌後便能體會媽媽身為癌友的心情,以前覺得陪她南北奔波很辛苦,升級成戰友後反而更能體諒對方,感情愈來愈好,而且他們因此學會搭高鐵、搭捷運,還能自己在台北趴趴走,學到很多過去不會做的事。

一個家有人得癌症,不只病人苦,家人也苦,但每個人都還有自己的人生軌道在進行著,所以無論家屬、病友都要互相體諒。於是林青蓉家摸索出一套分工方式,不因爸媽罹癌就給予特別對待。「因為他們都是大人啊,很多事情都能自己處理,並沒有因為生一場病就變成小孩,而是要讓他們做能力所及的事,需要幫忙時再出手,」林青蓉說。

走過十年,林青蓉笑言,爸媽現在狀況都很好,在鄉下種菜養雞,日子過得挺逍遙,雖然不知未來還有什麼意外等著,但她相信,只要用正確的態度面對生命的每個挑戰,就能繼續往前方邁開大步。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