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桂綸美—不想當順服小公主 要做反叛的風箏

2014/6/30 文/李雪莉 攝影/楊煥世

要自己去衝撞過、經歷過,我才能知道這條路是不是危險,我覺得年輕的時候去闖盪,算一直跌倒,都能繼續站起來,通常在最顛簸的路上,才有智慧、經驗、自省能力,那會讓自己更豐富。

她愛用這個字眼,也一直在找尋這個字眼──存在感

專訪桂綸鎂這天,天空是鉛灰色的,站在天空下,她仰著頭,像一只想飛的風箏。那是一只渴望獨立、想望自由的風箏;那是只想脫離層層保護、展翅天際的風箏。幾乎沒人相信,在周杰倫「不能說的秘密」影片裡甜美又纖細的女孩,是如此頑強與反叛。

不想當順服小公主

「我想我是天生反骨,不想當別人眼中的小公主」,眼前這位二十四歲、已在威尼斯、釜山等國際影展大放異彩的明日之星說話豪氣〈她主演的「最遙遠的距離」則拿下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週獎項〉從事航空業的雙親自她小時就將她捧在手心呵護,學芭蕾、學鋼琴和各種才藝、送她讀私立薇閣中學。

但她一直想成為自己的主人,而非活在別人的期待與想像裡。國三那年,她反叛了。她戀愛,而且對象是經常往訓導處報到的頭號份子。她試著把上衣第一個釦子解開、裙子改短、改跳Hip-Hop。身旁人,震驚。

高二那年,她第二次造反。逛街的人潮裡,她被導演易智言挖掘主演「藍色大門」;父親拍桌大罵,不准拍片,她回以堅定的眼神。桂綸鎂說,父母期待她能當主播、做外交官..。

她演了戲,上了癮,一頭栽進她所說的,目前人生最大的樂趣。軟糖般笑容的桂綸鎂,骨子裡有對順服、保護、溺愛的抗議。她不斷推翻父母、社會給定的價值。

她堅持從頭尋找、建立自己的價值體系。

「要自己去衝撞過、經歷過,我才能知道這條路是不是危險,我覺得年輕的時候去闖盪,就算一直跌倒,都能繼續站起來,通常在最顛簸的路上,才有智慧、經驗、自省能力,那會讓自己更豐富,」她的話有著不帶刺的堅定。

大三參與淡大與法國里昂大學交換學生,是她更巨大的自我追逐。那時,她每天跟里昂大學學生上課,看到學生們那種真心喜歡、渴望學習,不為應付考試;而家長給子女空間,長成自己要的樣子。在里昂她生過病,獨自上藥房買糖漿;她一個人玩歐洲;而那一年,她拒絕父母飛來探視。文化是一面鏡子,徹底映照出她想追求的價值,她要活出獨特、活出存在的意義。

顛簸的路,讓自己更豐富

這個深度壯遊把青春桂綸鎂轉化為成人。渴望獨立的精神從潛意識浮上檯面。她開始衝撞家庭溫暖的羽翼。「時間、空間該是我的」,於是,她不再遵守十點門禁的家規,努力遊盪到十二點才回家。知道父母覺察她的變化而痛苦,她的做法是不放棄溝通。

「不管是平靜或是怒吼的方式,我告訴他們我正在成長,請相信我的選擇,只要堅持的事是對的,要讓他們知道我可以調配我的時間,選擇喜歡的行業。」在歐洲那段期間,她也看到東西方學生學習的差別,西方主動求知,而東方是被填塞地被動學習。她觀察到很多台灣同學到大四還不知道自己為何念法文系,只因為考上,也不一定有興趣。

這開啟她對學習的想像。她更加珍惜學習機會,並為不喜歡的課她索性不去了,而是專注在文史哲學,即使那堂課只有五位學生,只要喜歡就專注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