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桌球王子不定時尿床的心事

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 2016/1/25 文/高雄長庚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李偉嘉
台灣學齡兒童仍存在尿床情形的盛行率,約為5%至8%,其中以男童的比率較高,約為女童的兩倍。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台灣學齡兒童仍存在尿床情形的盛行率,約為5%至8%,其中以男童的比率較高,約為女童的兩倍。

小明是國小五年級的桌球校隊隊長,今年全隊的表現相當傑出,再過兩個月,全體隊員就要上台北參加全國比賽,身為隊長又是全校的第一高手的桌球王子,卻顯得十分憂鬱。隊員們都以為隊長擔心比賽成績不好,於是更加緊練習預備為校爭光。而只有小明的爸爸,知道小明難以啟齒的隱憂,不定時的尿床,讓小明無法放心,去參加必須過夜的團體生活,因此急急到泌尿科門診諮詢,這該怎麼辦呢?

學童適當的進行夜尿治療,將有助於孩童自尊心的建立與社會化。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學童適當的進行夜尿治療,將有助於孩童自尊心的建立與社會化。

其實,國小學齡兒童仍存在夜間尿床問題的人,並不在少數。根據學者調查,台灣學齡兒童仍存在尿床情形的盛行率,約為5%至8%。其中以男童的比率較高,約為女童的兩倍,且隨年齡增長,患有尿床的學童每年約有15%比率,可以陸續改善。

桌球王子不定時尿床的心事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桌球王子不定時尿床的心事

然而,到了青春期卻仍有1%至2%的青少年會有夜尿情形發生。學童仍然有尿床的情形,嚴格說起來並不是一種疾病,而是大腦覺醒系統發育遲緩的一種現象,也就是膀胱的脹尿感,無法在熟睡期喚起兒童前往廁所尿尿,導致尿床的發生。亦或是夜間血管加壓素(vasopressin)分泌不足,使得學童在夜間腎臟排出過多的尿液,造成夜間多尿與尿床的發生。但是,這樣的生理遲發的現象,卻對53.1 %的尿床學童造成自尊心受損的現象。

根據研究顯示,台灣的父母親對於孩童尿床的情形,有58.1%都認為孩子長大後自然會好,不需做任何處置。這個觀念,雖然反映某部分的生理事實,卻無助於孩童的社會適應。由於人類是社會性的動物,必須進行群體生活,如果是一隻野外生活的梅花鹿,那麼尿床與否,其實無關緊要。但是如果是「小明」,身為一個桌球高手,如果被同學知道,還有尿床的習性,恐怕日後難以在「江湖」立足,領導球隊。

因此,對於學童適當的進行夜尿治療,將有助於孩童自尊心的建立與社會化。我們小兒泌尿科對於學童尿床的治療方式,不外兩種,一是行為治療,另一種是藥物治療,這兩種處置都能達到一定的效果,而兩者不可偏廢,必須同時進行。

在行為治療中,最重要的是鬧鐘法與正向鼓勵的動機治療。利用鬧鐘叫醒學童,進而連結膀胱脹尿感與起床尿尿的反射動作,有如巴德洛夫實驗中,聽到鈴聲就流口水制約反應。這種訓練若能成功,可以快速的完成治療任務。有許多家長反映,其實鬧鐘最常叫醒的是家長而非學童,然而只要持之以恆,多數學童皆能漸入佳境。

這個訓練的重要性在於,遲早有一天,學童會因為睡前喝太多水,而造成夜間必須起床小便,如果膀胱懶惰的習性不能破除,那麼學童最終還是尿床。而在藥物治療中,目前學界傾向使用Desmopressin於睡前服用,來抑制夜間多尿的產生,由於符合尿床的主要病生理機轉,只要小心調整劑量,良好治療反應可達70%。

Desmopressin是人工製造的血管加壓素,與人體天然合成者,幾無二致,副作用並不多見,常被報告的副作用為頭痛、噁心或腹部疼痛的情形,偶也有低血鈉的報告。然而,在暫時治療成功後,必須持續一段時間,並有計劃地減低劑量,慢慢地退出治療,才不容易復發。

有許多家長過於心急,自行停藥,有可能造成治療失敗的重要原因。對於主角「小明」來說,即時的服用Desmopressin,乃是不二的選擇,臨床中,小明服藥二週,已練出夜間不尿的絕技,開開心心的北上比賽,最終贏得團體亞軍的優異成績。

對於醫學界來說,尿床的治療是與社會化行為緊密結合。一般認為是上小學前,因孩童即將上小學進行團體生活,醫師才需要積極介入治療學童。對於孩童來說,上學時期能不尿床對於自尊形成與社會化,皆有很大的助益。而對於家長來說,擺脫冬天夜晚濕棉被的惡夢,應該也是迫不急待的事吧!

若家長有這些困擾,應尋求小兒泌尿科醫師的協助,而不是責怪小孩,或硬充好漢,排斥治療。畢竟,在治療夜尿的過程,醫師需要孩童與家長同心齊力,才有可能達到好的治療成果,您說是嗎?

原文網址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4/34260

更多來自 DO_NOT_USE_華人健康網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