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植物神醫蔡東篡,讓貧地種出六星級食材

2014/6/30 林貞岑

早上八點多還沒開始上課,台中中興大學植病系辦公室外,已聚集了七、八個捧著水果、探頭探腦的農民。

「大ㄟ(老大)來了!」他們邊歡呼邊恭敬地向兩邊散開、讓出一條路。趿著涼鞋、穿著素色筆挺襯衫,頂著濃密黑髮,植病系教授、國際農業中心主任蔡東篡好似傳奇人物地被簇擁進辦公室。

「老師早!」帶著家裡醃好的梅子、剛收成的佛手瓜、水蜜桃、山蘇,不到十分鐘,陸續進來的農民學生把辦公室擠得水洩不通,長方形桌上堆滿了豐富水果。

「我這幾年吃桶柑,你的是最好的,」蔡東篡緩緩向圍坐在身邊的一人說,「但吃起來有幾顆種子,可能農藥下太多……」「啊,老師,是我種太多種類了!」農民不好意思馬上招認錯誤。蔡東篡也藉此提醒其他農友,千萬不要貪多變成「百果園」,種植單一種類水果,才不易有蟲害。

農民之父,用愛心灌溉土地

人稱「植物神醫」的蔡東篡,也被尊為「農民之父」,跟農民亦師亦友,碰上有問題不吝指正教導,他三十多年來致力推廣安全高品質農業(安全是指環境施用農藥合乎標準以及兼顧消費者安全;高品質則是創造利潤),並利用課餘時間全台走透透,且終年無休,連春節期間也留在辦公室接電話,怕農民臨時有狀況求助無門。

他把自己發明的「蔡18菌」無償提供給農民使用,讓植株強壯、減少病蟲害,農藥、肥料少用一半以上;甚且自掏腰包開設農民講堂定期開課,並集結多位專家如拯救老樹的病蟲害專家中興大學昆蟲系教授唐立正、中興大學農業推廣中心研究員王俊雄,成立「台灣安全高品質農業推廣學會」,以團體組織力量協助農民生產技術,義務幫他們做行銷。

他要求,蔬果上市前一定要經過農藥檢測,通過了才會給標章,由學院背書,保護消費者安全。

他的辦公室如同農民之家,不但常高朋滿座,且到處堆滿各地送來、用他的管理法種出來的農產品,比如埔里劉鑫約的玉嬏茄、雲林許清水的玫瑰番茄,都是特別香甜好吃的水果。

能夠在貧脊鹽地種出聲名大噪,造成搶購熱潮的甜度超高的番茄,水哥(許清水)充滿感激,「如果不是蔡老師,我還是匪類(流氓),」他現在每天打羽毛球練身體,昔日浪子變成戀家的好爸爸。

種植蔬果屢屢失敗,七年級生劉鑫約,三年前幾乎賠上所有家當,一度想說不要做了,後來採用蔡東篡的管理法,水果採收後清理果園、適當施肥,並使用「蔡18菌」強壯根隙,兩年多下來,兩分地可收1200箱產量,是以前的四倍多,年收入破百萬。

「之前看過去沒幾顆番茄,不像現在這麼漂亮,」劉鑫約回憶。現在他的玉女番茄一年兩收,甜美多汁,甚至吸引台北知名連鎖百貨談合作,即將上架。

蔡俊明在台中新社種了四十多年枇杷和葡萄,罹患肝腫瘤後他誓願不再噴灑農藥,但初期病蟲害嚴重,僅收穫三成,改用蔡東篡的農地管理法後,短短兩個月果樹就冒出嫩芽、恢復正常。

從北到南,這類經過蔡東篡輔導而得以「綠金致富」的農友比比皆是,「用老師的方法都有好吃的味道,」農民異口同聲說。

從中國來台參訪的官員看蔡東篡開了兩、三小時車去探視農民,都嘖嘖稱奇,「政府拿多少錢給你?我們的教授是不會到農村去的。」

答案是「沒有」。蔡東篡仍兩袖清風,因為自費出版農業書籍及農民講座等還小有負債,得靠標會維持「致力改善農民生活」的理想。

出生農家,立志幫助農民

「這是我本來就應該做的,博士是要念來幫助人的,」他謙虛地說,農家子弟特別能體會靠天吃飯的艱苦。

蔡東篡出生於台南鄉下,父親是老師,家裡副業是種粗蔴和花生,但勤奮耕作卻賺不了錢,他曾因家庭經濟困難被迫放棄念醫學院。

這些成長背景使他理解到,唯有知識才能改善農民生活。大學期間他念的是植物病蟲害管理,經常下鄉做研究,他發現大多數台灣農民只靠父傳子的經驗法則掙扎,缺乏正確農業知識。

比如九成以上的農民一碰到問題就去找農藥店,「很容易被拐騙,」農藥店以商業利益優先,並不懂得農作物真正需要什麼,但農民道聽塗說,一個月花上萬元買肥料、除草劑和農藥,導致種出來的蔬果非但品質不佳,甚至傷害身體,土壤環境也遭破壞。

蔡東篡認為,應該要合理化施肥─用最有效率的方式提供植物生長所需。像柑橘怕含氯的肥料,就不該用氯化鉀;採收、剪枝、開花期都應該視當時植物的狀況,給予適合的肥料。

不忍農民受農藥毒害

曾經農藥中毒送急診四次,讓他下定決心走上安全農業之路。

蔡東篡回憶,他曾在田裡做農藥測試,才待了3、4個小時,回程開車就覺得視力模糊甚至快要看不到,他趕快寫紙條、打電話給同事,硬撐著把車開回學校,再請同事幫忙送急診室。

「像我這樣從小練拳的人都受不了,其他人怎麼辦?」從9歲開始習武、身材壯碩的蔡東篡驚覺農藥傷害之大。

這讓從小好打抱不平的他激發了血液中淌流的俠義因子,褲管一捲、打著赤腳,頂著碩士學位、不到30歲就毅然走入田間。之後他自覺所學不足而念博士班進修,並赴美、日研習最新農業知識。

碰上農民有問題,他必定排除萬難前去幫忙。

「沒有老師,我們沒那麼快活(好過),」來自台中種植葡萄的劉美雪記得,有次她發現葡萄園旁邊的稻田好像有病蟲害,老師接到電話,趁著中午休息一小時直奔果園,飯沒吃、茶也來不及喝,看完之後又趕回去上課,讓美雪一家人很感動。

而且每當大雨過後,許多農友都曾接到蔡東篡細心的詢問電話,提醒他們該用哪些肥料,「大雨過後水果的甜度降低,需要適時補充肥料,」他說。

但即使熱心相助,卻也曾碰到阻礙。比如農藥廠商威脅他、經驗豐富的老農當場嗆聲,根本不相信少用藥和肥料、不噴除草劑能種出好水果。

這也是多數農友都曾面臨過的家庭革命。「以前我們每個月都被叫回家噴除草劑,」林淑端接手父親的柳丁園五、六年,被老師蔡東篡讚譽為最好吃的柳丁之一,剛開始她不灑除草劑,每三個星期就要人工拔草,全家人累壞了,父親氣到大罵,「你再不噴除草劑,我就叫挖土機把它挖掉。」「我就是不噴,」林淑端說,因為草裡面的元素是讓水果變甜的原因,後來父親吃到淑端種的柳丁香甜多汁,而且在市場上賣到好價錢,從此放手讓女兒去做。

要打破原有觀念並不容易,但藉由知識的傳遞,慢慢就有機會扭轉錯誤觀念。

7年前,蔡東篡自費開設神農論壇(現在改名為農民講堂),把農民找來中興大學上課,他自己畫圖做簡報,用最淺顯的方式,將所有書本裡的知識傾囊相授。

農民講堂傳遞正確耕作知識

他把農民分組,各生產區有產銷班及班長,負責把每月要做的事告訴核心農友,指導他們省錢、有效率兼顧生態的方式並向外推廣。如今已有一千多位學員,好像個大家庭,也慢慢改掉老一輩慣型農作物過度倚賴農藥、肥料及除草劑的壞習慣,學會與環境共生。

而農民認真的態度也打動了他。一百多人的教室經常爆場,人人勤抄筆記,連短短下課時間,都有五、六位農民圍著他問東問西,課程結束了還有一大票人跟著他回辦公室繼續討論,從三十歲到七十多歲,每個人都閃著熱情專注的眼神。

目前農民講堂只在台中中興大學開課,蔡東篡希望「全國各地都有農民講堂」,有更多資深教授或農夫願意分享安全農業經驗,這塊土地才能更加健康、茁壯。

蔡18菌, 窮人都買得起的肥料

他所發明拯救無數農民、有樹木仙丹美稱的「蔡18菌」,在農業界享盛名。

蔡東篡拿出一瓶看似優酪乳的東西給我。「所有作物的風味都來自胺基酸,」蔡東篡從黃豆、大樹上的菌種等原料,開發成一系列讓植物肥美的胺基酸養分,蔡18菌的特性是能幫植物「開根」,意思是說讓植物長出很多細根,植株更強壯。最早使用蔡18菌的農民,因栽種出來的西瓜和柑橘健康有活力,如同18歲年輕人,因此有「蔡18菌」美名,國際間早有不少人開高價收購,但他拒絕,堅持留給台灣,最近在他以「售價不得過高」要求下,已成功開發成商品上市。

他也特別為《康健》讀者示範其中一種「蔡18菌」製作法,用廚房裡的麵粉或黃豆就能自製無毒安全的好用肥料。

先談安全農業,再談有機

相較目前世界各國以發展有機農業為趨勢,蔡東篡為何堅持「安全農業」而非「有機農業」?

他說有機農業很值得推廣,但標準非常高,對於地小人稠、病蟲害多的台灣而言並不容易,不如階段性改變,逐年減少農藥、化肥使用,還較能兼顧生態與農民生計。

他也發現,目前高山地濫墾濫伐,對生態傷害更大。

「幾千年的生態禁不起一次破壞,」他建議,政府應輔導原住民以不破壞地形的方式,在某些區塊種植高經濟價值的藥用植物,如北沙參、玉山薊、玉山龍膽或是原住民常吃的小芋頭、樹豆或野生蔬菜等,合乎世界衛生組織所公布的生態有機耕作。

人生在世就是要做利益眾生的事

自小練習武術、長年浸淫佛法之中,使得61歲的蔡東篡儘管上山下海到處跑,十分忙碌,但看來卻有種平靜安定的從容氣質,尤其一頭又黑又濃密柔軟的短髮,令人羨慕。

他自己每天喝台灣原生種扁實檸檬切片泡的檸檬水及多種水果,維持好體力。「台灣的柑橘類水果尤其好吃,」他大力推薦吃當令、當季及在地蔬果的好處,

加上練武術、打坐及呼吸吐納,保持心神安定。

維持年輕的另一祕訣是做有意義、助人的事。「人不過是時間的過客,」他覺得人生在世就要做利益眾生的事,「哪裡需要我,我就去哪裡。」

蔡東篡35歲皈依觀音法門,謹記師父告誡的一句話:「千江有水千江月」,天上的月亮只有一個,但只要湖面平靜,就能映照出千百個月亮。師父說,他的工作不好做,但遇上有機緣的人就不能放過,所以蔡東篡從不放棄任何可以讓改變看得見的機會。

當別人開玩笑對他說,教授你都不用腦喔,頭髮怎麼這麼黑?「教授是用腳頭烏(膝蓋)走出來的,」他認真回答。到處走透透、親自去查看,才能真正理解農民需要。

蔡東篡讓象牙塔裡艱澀難懂的知識遍地開花,幫助了人們,也滋養出更豐沛的土地。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