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正確地活,病人變鐵人

2014/6/30 黃惠如

傳教士何亞倫(Aaron Berg)並沒有大意,馬上就醫,切片檢查後,醫生告訴他是良性的。

但一年半後,同一部位開始腫起來,而且摸起來硬硬的,醫生竟說,黑色素皮膚癌已經轉移到淋巴,宣判是第三期,存活率只有50%,超過半數的病人活不過5年。

那一年,他才28歲,還有4個孩子嗷嗷待哺。

他嚇壞了,不知道怎麼面對,也無心回去問醫生為什麼當初沒有診斷出來,因為也於事無補。

雖然家人、朋友很關心,但他很徬徨,不知往哪走,很想知道誰能幫他,「我有一點孤單,一點點,」何亞倫眼眶紅了。

不斷向上帝祈禱

他質問上帝,「雖然我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壞人,為什麼讓我得癌症?」但他別無他法,只有回頭找上帝,他誠心向上帝祈禱,雖然沒有特別感受,至少心情得到平靜,不再那麼恐慌,於是開始進行治療。

他兩年內開了4次刀,切除脖子附近的肌肉,以致頭不能動,神經被切斷,左臉沒有感覺,鬚根縫入傷口裡,鬍鬚從傷口冒出來,造成發炎。

對他而言,任何能活下去的方法,都值得試。某天,他在東海大學散步,看到關於皮膚癌免疫療法的海報,便迅速和講者聯繫,嘗試尚未經過大型臨床研究證實的「免疫療法(Cancer Immunotherapy)」。

「免疫療法」是新興的癌症研究領域,是將病人本身的免疫細胞複製,再注入病人體內。

治療的3個月何亞倫彷彿走過地獄,這種治療法要先打針至肌肉,發燒顫抖5小時、嘔吐,注射過後的肌肉先是發硬、然後萎縮,後來肌肉萎縮到無法上下樓梯,「這真的是活著嗎?」他回想當時,眼眶又紅了。

這段時間,太太受不了看他如此痛苦,讓他獨自一房,打針的時候也不讓孩子看到。太太學會開車,獨自照顧孩子和家庭,支持病重的丈夫,並做最壞的打算,萬一真的發生,獨自照顧4個孩子長大。

有力氣時,何亞倫也會和孩子一起出外遊玩,珍惜可能是最後的時光,他向上帝說:「如果要我走,不要讓我留太久,不要麻煩我的家人。」

他需要奇蹟,真心向上帝祈禱,「給我奇蹟,我現在就信」,突然,上帝告訴他:「去參加鐵人三項吧,」這是什麼訊息?「只要不讓我放棄,我會相信任何事,」何亞倫說。

生病以前,何亞倫和一般人一樣,會上健身房把肌肉練大一點,偶爾生意上有應酬,油膩也不避,但參加鐵人三項並非簡單的任務。

開始訓練前,他先進行排毒。一週內,只喝果汁不吃食物,排出身體累積的毒素。

然後開始練習慢跑,肌肉已經萎縮的他每跑一步都是煎熬,「你不會喜歡的,」他苦笑。但是,他也發現,只要今天多跑一步、跑遠一點,明天就能再多跑一步,再多跑一點,「身體可以療癒任何事,只要你給他機會,」何亞倫說。

8個月後,他首度參加9公里的路跑比賽,意外得到第六名,帶給他極大的信心。另一個收穫是,在那一場比賽裡,他遇到專門練習鐵人三項的「大腳丫俱樂部」的成員,大家熱情地邀他加入,「台灣人真的很好,」從此,他有了共同喜歡運動的好朋友。

他建議,想要健康的人一定要認識喜歡運動的朋友,因為自己早晨起不來會原諒自己,但如果路上有朋友等著,就一定得起床。

2004年,他首度到台東參加鐵人三項,在自行車項目時,風太大,他一摔,不僅椅子歪了,膝蓋也開始流血,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車子的卡榫調好,繼續上路,在兩百多名參賽者中,他得了第11名。

後來他陸陸續續參加幾個比賽,也得了名次,每次上台領獎,他都很想和大家分享他的故事,於是他組了一個「真活車隊(Live Right)」,每週六早上一起運動,並參加比賽。

5種正確地活

開始也有人邀請他演講,他將自己的健康心法整理成「5種正確地活」:

正確地吃(eat right):

多吃蔬果,要佔飲食的六成,少吃紅肉、油炸物。

正確地運動(exercise right):

每天持續運動半小時以上,運動前要熱身,運動時心跳要到120下。

正確地睡覺(sleep right):

晚上11點以前就寢,能排毒也能恢復體力。

正確地思想(think right):

真誠感謝上帝所賜的一切,即使遭受痛苦,也要相信是上帝訓練我們的方法,把壓力重擔卸給上帝,原諒得罪我們的人,因為生氣產生的心毒,最傷害身體。

正確地說話(speak right):

時時向別人表達感謝,以鼓勵代替斥責。看好的文章、好聽的音樂,拒絕污染的雜誌、電視與影片。

這些健康法雖然耳熟到老掉牙,卻帶給何亞倫存活9年的奇蹟。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