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沒有完美基因,照樣能逆齡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7/4 宛家禾

功能醫學的崛起為傳統的西方醫學帶來反思。一種藥治一種病(One pill for one disease)的治療已被證實不一定對每個人都有效。找出疾病的根源,從源頭進行預防(prognosis),而非病後才來診斷(diagnosis),才能擁有真正的健康。

功能醫學之父——傑佛瑞.布蘭德(Jeffrey Bland)博士在新書《功能醫學聖經(The Disease Delusion)》裡為人們破解體脂肪的迷思,他指出,體脂肪高的確會助長慢性病的發生,但這卻不是罹病的主因,真正的病灶是脂肪「憤怒」的程度。書中也提到,決定人們長壽與否的染色體端粒(telomere)可以藉由調整生活與飲食型態得到修復,間接推翻基因決定一切的觀點。

以下是布蘭德接受《康健雜誌》越洋專訪的訪談內容。

Q為什麼我們現在需要重視功能醫學?

A現代人罹患了一種流行病,這種流行病就是慢性病,如糖尿病、關節炎、心臟病。但傳統的一種疾病一種藥的治療方法,卻無法成功醫治這些疾病。我們必須發展出一種不同的系統,從疾病的不同面向來有效管理這些疾病,這個系統就是功能醫學。我們的課題是如何治療致病的根源,因此功能醫學聚焦的是個人的需求,及如何促進個人的整體健康。

功能醫學的重要性在於使人們知道,每個人是獨立的個體,醫師也應該用更個人化的方式來治療疾病。

全美已經有10萬名醫師受過功能醫學的訓練,因為這可以讓醫療人員更了解病人生病的根源,設計出更有效、個人化的治療方式。

Q荷爾蒙的重要性為何現在被凸顯?

A當身體處於疾病的初期,諸如甲狀腺荷爾蒙、壓力荷爾蒙,或從卵巢、睪丸而來的荷爾蒙分泌會開始改變,這些荷爾蒙會因身體的疾病受波動,因此評估一個人的荷爾蒙分泌是否平衡,對於了解他們慢性病的徵狀,如疲勞、睡眠失調、肌肉疼痛、注意力不集中、甚至是孩童的行為問題,都是很重要的一環,因為這些症狀都跟荷爾蒙的改變有關。功能醫學會想了解這一塊,才能知道如何對症下藥。

Q肥胖和許多慢性病相關。你書裡提到「憤怒脂肪(angry fat)」是什麼?如何避免?

A大家都知道肥胖會導致糖尿病、心臟病或癌症,不過進一步觀察卻會發現,有些非常肥胖的人沒有這些病症,另一些體型相對瘦的人,卻罹患這些疾病,所以我們能說肥胖勢必會引起這些疾病嗎?答案是不能。那些使體重增加的脂肪,不一定會導致疾病,唯有當脂肪受到刺激,變得大肆干擾免疫系統時,這些因刺激而憤怒、不高興的脂肪才會增加罹病的風險。

要讓被激怒的「憤怒脂肪」冷靜下來,從而避免身體發炎,就要多吃新鮮蔬果、全穀類,遠離油炸、高糖、高油、高度加工的食品,這些食物會使體內脂肪被激怒,進而導致疾病。

Q近來久坐的嚴重性也受到關注。功能醫學如何改變這種生活形態?

A人們了解功能醫學後,就會明白身體為何生病。

也因此,他們會在生活中加入愈來愈多的改變,如更多的運動、改變睡眠形態等。功能醫學做的是,讓人們自動自發改善自己的生活形態(包括不久坐)。功能醫學逆轉了人們的生理年齡,我們看過60~70歲的人,在使用功能醫學的觀點生活後,生理年齡甚至減少了30歲。

Q功能醫學和傳統中醫有何相同、相異之處?

A中醫向來擅長依個人狀況的不同,提出個人化的處方,他們會使用不同的中藥草,以複方治療,功能醫學同樣著重個人化的治療。

不同的是,功能醫學在取經於中醫的同時,也納入西方醫學,使用西方醫學分析身體的模式,如病理學,另外開發出一種適合獨立個體的診療方式。

憤怒脂肪:布蘭德在書中提到,「脂肪細胞會發送兩種脂肪激素訊息,一種友善,一種憤怒。憤怒訊息刺激脂肪釋放特定物質,引起身體的發炎反應」。他認為,體脂肪升高會提高慢性病的風險,但體脂肪本身卻不是致病的主因,「真正的病灶是脂肪憤怒的程度」。

【延伸閱讀】

譚敦慈:林家自製冰品 無添加物無負擔

別再冏了!擺脫腋下打「Spotlight」止汗劑要這樣擦

狐臭好討厭!這些事持續做 只會讓你更臭

放假反而越休越累?那是因為你沒有做這件事

五根手指頭 就能看出有無病態性落髮

旅遊控看過來!要玩得更自在 這張「處方箋」帶了沒?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