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法國陷入恐怖攻擊循環 到底怎麼了?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7/28 張詠晴編譯

受伊斯蘭國感召的2名恐怖份子,26日持刀闖入法國一間教堂,攻擊一位神父和信徒。這位神父被授以聖職58年,最終在服事多年的聖壇喪命,信徒則性命垂危。恐怖份子暴力持續震撼西歐,而這是教堂首次成為攻擊目標。

法國檢察官表示,其中1名攻擊者是19歲的法國國民柯米契(Adel Kermiche),他曾因兩度試圖前往敘利亞戰地,服刑10個月。法國法官今年3月裁定,他可以在配戴電子監控手環情況下出獄,但檢察官極為反對,表示他仍對社會構成威脅。

柯米契26日和另一名同夥持刀進入諾曼第地區城鎮聖艾蒂恩居胡費(Saint-Etienne-du-Rouvray)一座16世紀天主教教堂,當時85歲神父哈梅爾(Jacques Hamel)正代替常駐神父主持彌撒。

根據目擊修女的說法,攻擊者逼迫哈梅爾跪下,隨後就遭割喉。

法國是以天主教為主的國家,而一名伊斯蘭極端份子在天主教堂犯下殘忍的殺人事件,震撼整個法國。在野政黨強烈呼籲加強邊境管制,防堵激進穆斯林入侵。

2015年1月,《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和猶太教食品(kosher)超市槍擊案,奪走17條人命。即便實施緊急狀態,同年11月,巴黎又發生恐怖攻擊,造成130死。今年7月14日法國國慶,南法尼斯一輛卡車衝撞看煙火的人群,至少84人死亡。不到半個月,深受愛戴的神父命喪聖壇。

法國前總統、共和黨黨魁沙柯吉表示:「現在的情況讓一切變得再清楚不過了,我們必須徹底改變應對(恐怖危機)的規模、層級和策略。我們的敵人沒有禁忌、沒有極限、無道德可言,也沒有國界。我們也必須無情。」

沙柯吉呼籲政府,採行共和黨建議的一些反恐方針,包含賦予執法當局職權,為那些變得極端,且可能對法國社會構成風險的人,戴上電子監控手環,甚至直接拘禁他們。

不幸的,沙柯吉和所屬政黨的提案,並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從法國的問題來看,法治力量的沿革與發展是如此緩慢,根本無法瞭解和應對廣大的極端份子群體,而這個群體的力量如今似已勒住歐洲大國的咽喉。

CNN分析,更糟糕的是,法國執法單位依然缺乏協調,如果還有極端份子正策劃下一次攻擊,政府也難先發制人。

多年來,法國情治、調查單位以及員警部隊都隸屬於法國內政部管轄,任務涵蓋範圍大,包含維持法律與秩序,以至於調查恐怖組織。因此,它們經常必須彼此競爭人力和資源。當然,過去這18個月,搶資源的狀況更是愈演愈烈。

另一個法國抵擋不了恐怖攻擊的原因,則可以用數字呈現。法國人口只有美國的1/5,但卻有1萬1000人名列恐怖份子觀察名單,其中2000人更疑似與伊斯蘭國有直接關聯。

根據CNN恐怖主義分析家克魯克祥克(Paul Cruickshank),至少1000名法國穆斯林據信曾赴敘利亞和伊拉克與伊斯蘭國為伍,其中至少250人返抵法國。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法國特工機構外國情報與反諜報署(SDECE)前局長亞歷山大•德•馬朗什(Alexandre de Marenches)20年前警告,「法國面臨的最大危險在於,我們國家內存在著另一個國家,我們不會講他們的語言,不了解他們的風俗,我們和他們也沒有共同的希望和抱負。」

法國國慶日爆發卡車衝撞的恐怖攻擊後,內政部長卡澤納夫(Bernard Cazeneuve)抵達尼斯後說:「我們處於戰爭狀態。」但事實上,法國和其他西歐國家一樣,依然無法認清和識別敵人是誰,他們又會在哪裡發動下一次攻擊,以及他們執行攻擊的動機和工具為何?

那麼,法國人能夠指望什麼呢?是否要無止盡的小心提防著行跡不明的車輛、汽車炸彈、可疑人士?或許吧。

法國總理瓦爾(Manuel Valls)在尼斯恐攻後提出堅韌卻又柔軟的訴求。他說,法國不會屈服於恐怖份子,「堅持法國自由、平等、博愛精神,會是我們不變的回應」。

然而,這樣的精神必須從理解出發,真正去了解法國社會中權利受剝奪的族群。為達到此一目標,法國必須透過提供工作機會和教育管道,讓這些人真正融入法國社會,讓這一群人真正感受到自己是這個國家的一份子、國家未來與他們休戚與共。

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斷絕恐怖份子輕易拉攏那些權利受剝奪的一群人,極端化並吸收他們,也才能真正終結暴力的惡性循環。

參考資料:The New York Times、CNN、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