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流感疫苗含汞,該不該打?

2014/6/30 黃惠如

「汞的確是不好的東西,但我不喜歡談這個事情,」台大醫院小兒科教授、被譽為「台灣疫苗之父」的李慶雲擔心「疫苗含汞」的訊息會降低家長接種意願,影響防疫大計。

2006年流感疫苗三大供應商之一的法國賽諾菲安萬特,是目前供應不含汞流感疫苗的廠商,也以「不是談這件事的時機」為由拒訪,因為他們所生產的疫苗並非全面不含汞。

疫苗中的汞是硫柳汞(thimerosal),從1930年代開始即被用來當成保存劑,使疫苗在生產製造過程中,保持效期內的質量穩定,防止微生物增生。

但大部份的歐洲國家如英國、丹麥、比利時、瑞典、西班牙、奧地利等,和美國、加拿大、日本、俄羅斯、澳洲等國都已經禁止兒童疫苗含汞,因為由於愈來愈多的證據懷疑,疫苗中的汞和自閉症或神經系統發展異常有關。

自閉症,世紀流行病

自閉症已經成為世紀流行病,短短20年間,自閉症以不能解釋的速度飆升。美國在1980年代,自閉症發生率是每1萬名兒童1~2人,到2006年今天175名兒童就有一人自閉症。台灣沒有自閉症發生率的調查,但從1991年身心障礙登記開始有自閉症類別,那一年有28人登記為自閉症,到2005年已有5359名,成長191.39倍。

有人認為這和民眾對自閉症了解增加、鑑定機構的經驗、技術進步有關。但是長庚醫院兒童心智科主治醫師吳佑佑說,「我不能接受只有這個因素,」在臨床上,她曾發現位於工業區的國小任職的女老師們,同一年生出3個孩子都是自閉症,她懷疑和環境毒物有關。

環境因素也許不是導致自閉症的元兇,卻可能是扣下自閉症的扳機(triggers),其中最被討論的環境促因就是「含汞疫苗」。

由自閉症家長所組成「美國自閉症協會」便主張,含汞疫苗就是導致他們小孩自閉症的罪魁禍首。2005年7月,他們在華盛頓發動「事實的力量」集會遊行,抗議美國政府對於疫苗的態度過於軟弱。

前美國總統甘迺迪的姪子羅伯.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 Jr.)也用激烈的言詞發表一篇名為「殺人的免疫」(Deadly Immunity)的文章,強力批評美國政府對疫苗使用硫柳汞的管理力度。

然而從嚴謹的科學實驗證據來看,自閉症是否真和含汞疫苗相關仍無法下最後定論,雖然認為自閉症和含汞疫苗有關的研究已超過5000篇。

例如,2003年美國兒科醫學會研究員佛斯崔坦(Thomas Verstraeten)分析疾病管制局疫苗安全數據,發現接種含汞疫苗的孩子患自閉症的危險性,是不接種孩子的2.48倍。

同年,貝勒醫學院(Baylor College)神經外科醫師巴斯金(David S. Baskin)和他的同事也發現,硫柳汞會造成人類神經纖維母細胞的壞死,以及破壞DNA。

媒體在這場論爭中也沒有缺席。《紐約時報》記者大衛.柯比(David Kirby)所撰寫的《傷害的證據》(Evidence of Harm)以標題反諷政府老說「沒有傷害的證據」,將自閉症增加與疫苗使用量掛上鉤,此書也獲得「2005年調查報導與編輯獎」的肯定。

「硫柳汞世代」

柯比踢爆政府所說疫苗中的硫柳汞非常微量的說法,依照新生兒注射疫苗的時程,精算美國小孩一歲內累積體內的硫柳汞高達212.5mcg,他以「硫柳汞世代」來形容。

美國自閉症協會發言人、也是自閉症患者母親施瑞佛樂(Rita Shreffler)表示,她的兩個孩子都受到毒素的傷害,「在公布了所有證據後,還有人將孕婦和兒童置於這種神經毒素的危險下而不顧,我會非常憤怒。」

但是官方的研究駁斥這些指控。2001年,美國醫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IOM)組成一個委員會調查疫苗中的硫柳汞和自閉症的關係。2004年的最終報告指出,相關證據已排除硫柳汞和自閉症的因果關係。

2006年7月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全球疫苗安全顧問委員會(Global Advisory Committee on Vaccine Safety,GACVS)評估英國、丹麥、愛爾蘭硫柳汞接受量和人類神經行為相關性流行病學,以及彌猴的藥物動力學研究後,也認為疫苗中的硫柳汞含量對人體是安全的。

不過,資本主義最甚的美國,其實早在1999年抗拒藥廠壓力,兒科醫學會、食品藥物管理局與國家公共衛生署(US Public Health Service)提出預防性建議,要求藥廠停止在兒童疫苗中使用硫柳汞。

一移除,即下降

儘管爭議不斷,2006年3月基因與疫苗學家吉爾(David Gier)博士和他的兒子馬克.吉爾共同在《美國內外科期刊》(The Journal of American Physicians and Surgeons)統計美國政府的資料後,驚人地發現美國幼兒疫苗移除硫柳汞後,神經發展異常疾病呈下降的趨勢。

但台灣選擇無視世界趨勢,繼續使用含汞疫苗。「這只是一個option(選擇),無關安全問題,但可以往這個方向努力,」疾病管制局疫苗中心主任劉定萍援引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醫學研究所的調查報告指出。

但台北榮總毒物科主治醫師吳明玲認為,因為飲食習慣不同,台灣民眾體內的含汞量已是歐美人的數倍,在台灣沒有自己的本土研究,實在不能輕易說含硫柳汞的疫苗對民眾,尤其是幼兒或孕婦無害。對於已有神經發展疾病或免疫疾病的幼兒,或其他對汞暴露的敏感族群,確實不宜施打含硫柳汞的疫苗。

要得到最終解答並不容易。吳佑佑醫師指出,醫學界要確立自閉症與缺乏父母關愛無關,就花了四、五十年,要證明相關性需要很長的路途,不過既然已有技術可以除掉汞,「看不出有任何道理不去做」。

吳佑佑醫師甚至進一步建議,若家中已有小孩罹患自閉症,則家中手足屬於高危險群,不妨延至3~4歲確定非自閉症後再去打疫苗,「就像糖尿病高危險群要少吃糖一樣」。至少《康健雜誌》長期推動的資訊公開是健康人權的一部份,家長有知的權利。

只要上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美國疾病管制局官方網站,很容易查到國家目前所使用疫苗的廠牌與硫柳汞的含量。

從1980年代即開始推動疫苗安全的非營利組織「國家疫苗資訊中心」(National vaccine Information Center)還在網站上設計了計算機,只要輸入所打的疫苗,就可以知道你的孩子汞的暴露量,並是美國環保署規定汞攝食容許量的多少倍。「應該讓民眾知道疫苗的資訊,因而在意的家長可以自費選擇,」吳佑佑醫師說。

然而,多數禁用含硫柳汞疫苗的國家也對民眾解釋,含硫柳汞的疫苗和神經退化性疾病的關連證據不足,請民眾放心,但疫苗確有疑慮,為了預防「不確定是否存在的危害」,還是決定禁用含硫柳汞的疫苗,因為民眾如果因此而拒絕接種,影響更為巨大。這反映一個國家的管理思路,也就是「是否作為」和「如何作為」的問題。

你的孩子打進多少汞?

適合接種年齡-接種疫苗種類-汞含量(mcg)

出生24小時內-B型肝炎免疫球蛋白(一劑)-<0.3

出生滿24小時以後-卡介苗(一劑)-0

出生滿3~5天-B型肝炎遺傳工程疫苗(第一劑)-<0.3

出生滿1個月-B型肝炎遺傳工程疫苗(第二劑)-<0.3

出生滿2個月-白喉、百日咳及破傷風混合疫苗與小兒麻痺口服疫苗(第一劑)-12.5~25

出生滿2個月-B型嗜血桿菌疫苗(第一劑)-12.5

出生滿4個月-白喉、百日咳及破傷風混合疫苗與小兒麻痺口服疫苗(第二劑)-12.5~25

出生滿4個月-B型嗜血桿菌疫苗(第二劑)-12.5

出生滿6個月-白喉,百日咳及破傷風混合疫苗與小兒麻痺口服疫苗(第三劑-12.5~25

出生滿6個月-B型肝炎遺傳工程疫苗(第三劑)-<0.3

出生滿6個月-B型嗜血桿菌疫苗(第三劑)-12.5

出生滿9個月-麻疹疫苗(一劑)-0

出生滿1年-水痘疫苗(一劑)-0

出生滿1年3個月-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一劑)-0

出生滿1年3個月-日本腦炎疫苗(第一劑)-25

出生滿1年3個月-日本腦炎(間隔兩週)每年三月至五月接種(第二劑)-25

出生滿1年6個月-白喉,百日咳及破傷風混合疫苗(追加)-12.5~25

出生滿1年6個月-小兒麻痺口服疫苗(追加)-0

出生滿1年6個月-B型嗜血桿菌疫苗(追加)-12.5

出生滿2年3個月-日本腦炎疫苗(第三劑)-25

註:含常規疫苗與自費疫苗。早期的B型肝炎疫苗,每劑含汞量相當於12.5 mcg。日本腦炎疫苗3歲以下每次施打0.5 ml,含汞量25 mcg,3歲以上每次1ml,含汞量50mcg。

1歲前,台灣孩子會因打疫苗累積暴露於汞75~112.5mcg。

2歲前,台灣孩子因為打疫苗累積暴露於汞175~225mcg。

舉例而言,美國環保署規定每日汞容許量每公斤0.1mcg,台灣兒童出生2個月平均體重約4.2公斤,因此每日只能暴露在0.42mcg以下。

當2個月時,會施打白喉、百日咳及破傷風混合疫苗與小兒麻痺口服疫苗和B型嗜血桿菌疫苗,共注入50~62.5mcg,為美國環保署規定汞容許量的119~148倍。

資料來源:美國疾病管制局、台灣疾病管制局、國光生物科技、台北榮總毒物科主治醫師吳明玲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