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漸凍人臥床睜眼就是痛苦 拿止痛藥難

中央通訊社中央通訊社 2016/10/17 陳偉婷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7日電)陳先生是漸凍人,全身癱瘓臥床,併有神經性疼痛,身體承受極大煎熬。鴉片類藥物可緩解疼痛,但管制嚴格,患者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搭救護車回院看診,程序繁瑣,苦不堪言。

陳先生在50歲被宣告成了漸凍人,全身癱瘓,只能臥床,且因漸凍關係,逐漸失去口說能力,身體有強烈的神經性疼痛,但也喊不出來,陳太太必須在他床邊掛上一串風鈴,若感覺痛就搖鈴求援,清脆的鈴聲每半小時就響一次,形同病人無聲的悲鳴。

鴉片類止痛藥物可以緩解陳先生的疼痛,但台灣安寧緩和醫學會理事翁益強上午受訪時表示,現行癌末患者使用鴉片類藥物較不受限,因考量癌末容易有疼痛問題,且已是生命末期,不擔心成癮。但對非癌末、慢性疼痛患者,因擔心成癮、藥物副作用等,管制很嚴格。

翁益強說,非癌末患者若要拿鴉片類藥物,必須經精神科、疼痛科、相關專科共同看診、討論,光是門診就要跑好幾個。以漸凍人為例,每4個月還要回醫院重新拿藥,程序也非常麻煩。

他說,對許多慢性、頑固型疼痛的患者來說,疼痛難以控制,「每天早上一睜開眼睛就是痛苦」,很多患者甚至覺得死了算了。

翁益強說,陳先生以前很痛的時候會忍痛,但真的忍到受不了,常必須叫救護車送來醫院打止痛針。後來使用鴉片類藥物後,居家安寧1年的時間都配合得很好。

台灣疼痛醫學會理事長林嘉祥受訪時表示,有些65歲以上長者因退化性關節炎、下背痛、椎管狹窄、皰疹後神經痛、神經病變等疾病,受盡疼痛折磨。

林嘉祥說,以現在程序,若要用鴉片類藥物,必須申請、列報,醫師還要寫3張A4的資料表給醫院、衛福部層層審查,最終核可耗費數個月以上,且每4個月還要列報資料,每半年要重新病人同意書及再次會診,繁瑣程序降低醫師開立處方意願,也讓想用藥的患者備受困擾。

他說,台灣鴉片類藥物管制比歐美嚴格,用量世界第一低,但台灣何德何能承受這個稱號,「難道台灣人最不怕痛嗎?」

今天是世界疼痛日,台灣疼痛醫學會、台灣安寧緩和醫學學會共同呼籲,盼政府對65歲以上老人及非癌症末期病人,適度放寬管制藥物的使用限制,包括放寬列報使用期程,延長病人重新填寫同意書及再次會診精神科的週期;增加常規處方的天數等。1051017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