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為什麼我這麼容易倦怠?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7/27 黃維德編譯

不管做什麼都讓你覺得「沉重無比」,就算只是最平凡的小事,也會吸乾你全部的能量,專心工作變得愈來愈困難?對於公司、客戶或整個社會乃至經濟系統感到憤怒?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幾年前,薛夫納(Anna Katharina Schaffner)成為「職業倦怠」的受害者,不管做什麼都會讓她覺得「沉重無比」,就算只是最平凡的小事,也會吸乾她全部的能量,專心工作變得愈來愈困難。

許多人都有這樣的問題,也有人認為這是現代才有的問題。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薛夫納是肯特大學的文學批評和中世紀歷史學家,她決定深入研究此事,看看醫生和哲學家如何理解人類心理、身體和精力的極限;而《Exhaustion: A History》這本書,就是她的研究成果。

有人認為職業倦怠只是憂鬱症的另一個說法,但一般來說,兩種情況相當不同。

憂鬱症多會導致失去自信、自我厭惡等,但職業倦怠不會如此;職業倦怠帶來的憤怒通常不會指向自己,而是指向公司、客戶或整個社會或經濟系統。

有種說法認為,我們的大腦就是無法應付當代的工作環境。企業愈來愈注重生產力,人得透過工作證明自己的價值,讓勞工長期處於「戰或逃」的狀態;這種狀態的目的原本是用來應對極度危險,但如果我們長時間面對這樣的壓力,就會讓身體難以繼續作戰。

但薛夫納在挖掘歷史文獻之後發現,早在當代工作場所興起之前,人類就會深陷於極度疲倦之中。最早討論倦怠的文章之一,出自羅馬時代的醫生蓋倫(Galen);他描述的狀況,確實與今日的職業倦怠有許多相似之處。

到了基督教主宰西方文化之時,倦怠也成為靈性衰弱的徵兆;例如,薛夫納表示,西元4世紀的修道士潘迪克斯(Evagrius Ponticus)所描述的「午時惡魔」,就會讓僧侶無神地盯著窗外。
她也指出,文獻顯示,有位僧侶會不斷地找人聊天,不去做有意義的事;這和當代倦怠者難以克制瀏覽社群網站的衝動十分相似。

當代醫學興起之後,宗教和占星學式的解釋漸漸減少,醫生也開始將倦怠的癥狀診斷為「神經衰弱」;王爾德(Oscar Wilde)、達爾文(Charles Darwin)、伍爾芙(Virginia Woolf)等人,全都被診斷有神經衰弱的問題。

顯然,歷史上有許多人和我們一樣倦怠,也就是說,倦怠可能只是人類會出現的狀況之一。薛夫納指出,倦怠一直在我身邊,不同的只是它的肇因和它帶來的影響。

薛夫納並非否定現代生活的壓力。

她認為,現代壓力的來源之一,即為我們比過去更有自主性、更有選擇工作和活動的自由;因為沒有明確的界線,許多人會因為擔心表現不佳、擔心自己不夠好,而讓自己做太多事。

她也同意,電子郵件和社群媒體有可能會吸乾我們的活力。許多原本想替我們節省精力的科技,反而成了壓力的來源;今日,我們愈來愈難把工作留在辦公室裡了。

若歷史可為明鑑,這種問題並沒有簡單的解藥。

薛夫納表示,解除倦怠的方法因人而異,你必須知道什麼東西會耗盡、什麼東西能回復你的精力,而最重要的,就是在工作和休閒之間劃出界線。

資料來源:BBC、《Exhaustion: A History》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