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為什麼里約奧運難以大量破紀錄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8/17 黃維德編譯

4年一度的奧運即將進入尾聲,這次卻沒有傳出太多破紀錄的捷報,為什麼呢?

以奧運主辦國而言,巴西是個例外。巴西是首個既不是富有國家、也不是威權國家的主辦國,更碰上了衰退和前所未見的政治亂象。里約熱內盧亦是暴力犯罪最為猖獗的主辦城市。

運動員在里約奧運表現可能也不會特別好。衣索比亞的阿亞那(Almaz Ayana)在女子10,000公尺賽跑中,以14秒的驚人幅度刷新世界紀錄,但這樣的表現在里約奧運會十分少見。

這不是因為運動員受到里約的悠閒氣氛感染,而是因為運動員愈來愈貼近人體的極限。

史丹佛大學的丹尼(Mark Denny)在2008年發表的論文中,檢視了從短跑到馬拉松的最快速度,以極值分析來尋找趨勢和最大偏差值,結果顯示,以男子100公尺短跑而言,人類的極限是9.48秒,僅比波特(Usain Bolt)在2009年創下的紀錄低了0.11秒。波特今年創下三連霸,100公尺以9秒81奪金,並沒有突破個人最佳紀錄。

丹尼指出,這個統計上的極限在過去8年裡並沒有改變。法國國家體育中心的貝索雷(Geoffroy Bertholet)團隊的研究結果亦是如此;貝索雷博士預測,新紀錄會愈來愈少見,刷新幅度也會愈來愈小。

此外,里約並不是打破紀錄的理想地點。里約的高度與海平面相近,對許多田徑選手不利,因為空氣密度高,阻力也會比較大。

1968年奧運的田徑賽事表現高於趨勢,解釋之一即為舉辦地為海拔2,240公尺的墨西哥市,那裡的空氣阻力比里約少了20%。長距離跑者必定會十分喜愛里約那充足的氧氣,但也不會喜歡那裡的亞熱帶氣溫。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室內賽事比較不受這些因素影響。不過,近期的打擊禁藥行動,或許代表靠非法手段強化表現的機會減少,另一方面,主辦單位能用來強化表現的合法手段也愈來愈少。

往好的一面來看,在表現不靠碼錶或量尺衡量的競賽項目中,運動員的表現仍舊讓人驚喜連連。若有幸見證拜爾斯(Simone Biles)在女子體操個人全能項目奪金,必定會對她所展現的身體能力讚嘆不已。

就算是在表現停滯的項目,人類仍舊有能力創造驚奇。

男子77公斤級舉重選手拉希姆夫(Nijad Rahimov)在抓舉之後,落後舉重項目的總合世界紀錄保持人呂小軍;但他在挺舉中成功舉起214公斤,不但擊敗了呂小軍的202公斤,更以4公斤的差距打破高懸16年的挺舉紀錄。這樣的表現愈來愈少見,但也讓它們更顯珍貴。

©The Economist Newspaper Limited 2016
經濟學人原文

(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