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為何德國要封殺Uber?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8/3 許家齊、朱致宜

滴滴出行將與Uber中國合併。加上中國政府的「網路預約車」新規定,在各國飽受爭議的Uber可望在中國合法上路。但Uber在歐洲一點都不順利,今年六月,德國法蘭克福州高等法院再次判決,禁止Uber旗下的UberPop在德國提供服務。

8月1日下午,中國最大叫車服務滴滴出行終於承認,將合併Uber中國。加上中國政府將在今年11月實施網路預約車新規定,在各國飽受爭議的Uber可望在中國合法上路,成為滴滴集團的另一個獨立品牌。Uber也從此成為滴滴的最大股東,算是個「雙贏」局面。

然而,Uber在歐洲可沒這麼順利。Uber在2014年進入德國法蘭克福市場,卻在去年11月收掉了法蘭克福的辦公室。今年六月,德國法蘭克福州高等法院再次判決,禁止Uber旗下的UberPop在德國提供服務。

德國政府是怎麼禁止Uber的?

首先,Uber旗下的服務違反德國當地法律

《紐約時報》訪問一位擁有20年經驗的租車行營運者庫特。庫特說,Uber在2014年進入法蘭克福市場時,雇用一些沒有專業執照的司機,沒有執照的司機不需要經過像他們一樣的健康檢查、考試等計程車司機的必要條件。

德國「載客運輸法」規定,若要執行載送乘客的營利服務,司機需取得執照。《明鏡線上》(Spiegel Online)指出,Uber駕駛不需經過考試,因此收費比傳統的計程車便宜。

Uber碰到法律問題後,也曾經找上合法計程車司機試圖解決問題。庫特也曾被拉攏,但他不為此買單。他對《紐約時報》記者說:「這樣的做事方式,不是德國的文化」。

與Uber纏鬥許久的德國計程車協會,相當滿意政府的判決。

事實上,德國計程車與Uber間的爭論並不亞於台灣。《明鏡週刊》曾在2014年邀請時任Uber德國發言人法比亞‧涅斯特曼(Fabien Nestmann)與漢堡計程車聯盟發言人賽門‧鈞(Celmens Grün)對談。

在這場對談中,更可以看到新舊公司價值觀的衝撞。

計程車代表問:為什麼Uber需要從車資中抽成20%的高比例?UBER代表答:因為Uber的App設計好、且能夠快速回應用戶需求。其次,抽成所得也用於公司開銷。計程車代表:在難以餬口的計程車業,抽成20%如此之高、形同剝削,大概是因為要支付可觀的律師團的費用。

Uber代表反過來質疑:「現在有了導航系統、有助於認路,為何傳統計程車業仍堅持要計程車的考試?」計程車代表答:「我們認得那些不被納入google導航的捷徑小路,同時能提供乘客飯店、醫院等資訊,業餘Uber司機不知道。」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自詡為新概念、引領新趨勢的Uber,認為既有規則不適用於他們、想進一步改造舊規矩。 當計程車司機代表問道:「Uber到底要付多少罰款才會願意服從法律?」UBER的答案與UBER台灣在公聽會上表示的答覆幾乎完全相同。「Uber尊重法律,但是有些法律值得與時俱進,我們是一個行動平台,需要一個可以讓共享經濟生存的法律空間。」

雖然於法不容,但Uber並未打算從德國撤退。根據德國媒體報導,Uber德打算在柏林推出UberX服務,這個服務會僱用有執照的司機。甚至Uber可能在德國柏林和慕尼黑推出「Uber Eats」餐點遞送服務。

禁止Uber上路,是否代表德國拒絕所有共享經濟服務?答案是否定的。相較於爭議多、又是「外來貨」的Uber,德國人恐怕較為支持自家人推出的共享經濟服務,由德國汽車品牌如BMW與Daimler Benz在城市各角落推出的汽車版的YouBike──Car2Go,用戶數量正大幅增長。

根據「聯邦汽車共用協會」(Bundesverband CarSharing)的資料顯示,2015 年 汽車共享(Carsharing) 類別的註冊使用者已經達126萬, 車輛數字也從2014 年的 1萬5400 台,增加至 1萬6100 台。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