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燕子輕飛的世紀

2014/6/30 洪震宇

人的一生中有幾個兩萬三千天?其中有幾天是值得讓人分享的美好時光?台灣兩千三百萬人中,有多少人認為自己能開心微笑、擁有幸福?當離家兩萬三千里時,家園有沒有人點燈守候? 我們也不斷自我懷疑,當產業外移之後,除了製造與代工,台灣對世界到底還有什麼價值? 好多問號在我們心中擠壓成不能承受之重,不願去想,不敢正眼看未來,甚至懷疑幸福早已不再。

「我們並不相信幸福,這是我們時代的一大悲哀,」阿根廷文學大師波赫士感嘆。

專注也是一種幸福

但我們是幸福的,幸福不在高談闊論、不在激情指責,幸福盛開在我們忽略的角落。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對幸福就有很好的詮釋:「人類的時間不會走圓圈,而是直線前進。這正是人類得不到幸福的緣故,因為幸福就是渴望重複。」

一輩子,只專心做一件事,也是一種幸福。那不是重複在原地踏步,而是往下深耕的進步。 六月巨大董事長劉金標騎自行車環島時,我們陪騎了東海岸一小段,在台東太麻里拜訪電影「練習曲」其中一位主角王伯伯,那天炎熱午後,他正在小雜貨店裡頭專心的刻木雕,看到我們一大群勁裝騎士前來,又看到老友、「練習曲」導演陳懷恩扛著攝影機出現,他開心的帶我們四處參觀,講述創作心得。 他的眼神讓我想起海明威在《老人與海》中對老漁夫的形容:「他一切全是老的,除了他的眼睛,眼睛和海一個顏色,很愉快,沒有戰敗過。」 文學家卡爾維諾曾說,燕子世紀即將來臨,在猙獰且心胸狹窄的老鼠統治之下,一群不顯赫的人們,已如燕子般輕盈靈巧的在夏日天空中飛翔。

艷陽下的一片心

在這個喧囂紛擾的年代裡,燕子輕飛的世紀真的已在台灣降臨。像王伯伯這樣認真執著、卻又開心自在的人愈來愈多,有人在雲林西螺專心釀醬油、有人在台南關廟艷陽下曬麵,也有人守著百年家業的士林刀,每天揮汗敲打出精緻小刀,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物,竟成為挑剔的日本人的最愛,甚至不遠千里來拜訪,只為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禮物。 他們專注堅持的不是名利,而是「平生一片心」,用對待朋友的一片赤誠心意,做好每件小事,關照每個細節。

他們不在冷氣房裡當聰明人,而是在山巔海角的艷陽下做個傻子,默默耕耘夢想。 他們也詮釋了幸福與微笑。這是台灣與世界分享的禮物,那是根植於台灣的生活風格與態度,呈現台灣美好一面的生命力。 在「世界是平的」、全球在地化的衝擊下,新的Taiwan Concept,開始從台灣生活風格中醞釀出來,具有特色、美感、創意、品質與友善,跟生活和觀光旅行密切有關的美好事物,開始出現。

這些原本孤單的飛燕,開始成群結隊,抬頭挺胸在家鄉翱翔。

每個人都需要一首微笑的歌

燕蹤早在二○○五年就翩然而至。那年《天下雜誌》推出再訪三一九鄉的《微笑台灣三一九鄉專刊》,就聯合兩千家具有友善、乾淨、品味、特色與幸福感的商家,組成「微笑聯盟」,由光點匯聚成線與面,鼓勵台灣人帶著微笑去旅行,親身感受、並推動發現與分享住在台灣的幸福美好。

二○○五年獲得「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師」的陳俊良認為,這個沉悶嘈雜的時代需要一首歌,打開心中的微笑,每個人也都需要一首歌,一首並非孤芳自賞、而是能引發共鳴的歌曲。

「它比風中的一片落葉還輕,卻能以自己的迴響觸動最遙遠的心靈,」茨威格在《昨日世界》一書中說。 今年我們推出《風格旅遊專刊》的出發點,就有如一首輕快的民謠,伴著風格旅遊的節奏,在旅途中抒情台灣,去體驗人文風景的豐富,領悟生活用品與地方食材格物窮理的專注精神,創造浮生旅夢的美好懷念,以及享受自在遊嬉中的人心溫暖。

我們拋磚引玉,期待更多令人驕傲的禮物出現,更希望讀者能從驚艷、感動到行動,帶著微笑音符去旅行,或是繼續堅持自己的夢想。只要兩千三百萬人每天多做一件讓人開心微笑的事情,台灣就更加美好。

詩人舒婷說:「心也許很小很小,世界卻很大很大,世界也許很小很小,心的領域卻很大很大。」 如果微笑台灣是一張明信片,那兩千三百萬顆心,將是一張張郵貼,乘著微笑之風,寄往世界各個角落。 準備起飛了嗎?記得先寄一張給自己。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