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牛奶疑雲關鍵9問

2014/6/30 廖震元

Q美國、歐盟和台灣酪農的情況有什麼不同?

為了增加產量,美國酪農可以合法使用抗生素於乳牛飼料、注射生長激素促進泌乳。台灣跟歐盟一樣不准使用抗生素於乳牛飼料或注射生長激素以增加乳產量,只能用來治療。而治療中的牛所擠的牛奶因為有藥物殘留,是不給人吃的。

所以,網路上流傳酪農使用很多藥物養牛產奶,大多是流言,實際上並不需要這麼做。

Q台灣合法使用的動物用藥比先進國家多嗎?標準比較低嗎?

為了預防與治療動物生病(包括豬雞牛羊),台灣可合法使用的動物用藥,種類並不比國外多,以飼料中合法允許添加的抗生素種類來說,美國、日本都允許20多種,台灣只允許10多種。但牛隻在產乳期間若生病接受治療,所擠出來的奶,依規定是不准給人類食用,所以也不會被收取到市面上販售。

目前歐盟規定最嚴格,不准在飼料中添加抗生素,不能在飼料中使用抗生素預防動物生病,所以牛生病就改用注射等方式處理,反而造成治療用藥量增加。

Q在台灣抗生素、荷爾蒙是怎麼用?會不會殘留?又怎麼管理?

在台灣飼養動物,依據政府發布的「動物用藥殘留標準」及「動物用藥品使用準則」,都有嚴格管理與使用規定。所以在台灣養牛,抗生素會用在乳牛醫療,荷爾蒙只用在同期化發情(調節牛群的產犢時間)或繁殖障礙治療,酪農用藥後都必須遵守停藥期規定,台灣也不允許長期添加抗生素、荷爾蒙用來增加牛乳生產量,加上收乳也要檢驗把關,所以就理論而言,應不用太擔心殘留。

Q雌激素、抗憂鬱藥、避孕藥、止痛劑真的有在使用嗎?

雌激素有時用在山羊的發情與配種調節,乳牛很少使用,況且,動物本身(包括人類)就會分泌雌激素,牛乳驗出雌激素代謝物並不代表養牛戶有使用。其他的抗憂鬱藥、避孕藥、止痛劑等幾乎不會使用,這是常識,因為養牛戶好端端沒有使用的理由,就像你養小孩也不用抗憂鬱藥、雌激素、止痛藥一樣的正常。

Q那麼周刊檢驗出相關代謝物要怎麼解釋?

它採用氣相層析質譜儀(GC/MS)是利用高溫氣化原理來做檢驗揮發性物質和脂類含量高的物質,非常粗略,並不符合一般完整檢驗的程序。

當懷疑產品中可能含有某藥物時,或許可先用液相或氣相層析儀測試作為初篩,經由圖譜判定確認為所要測定之代謝物後,再進一步利用液相或氣相層析質譜儀來測那個藥物的游離片段,由於有許多物質都有著相同的代謝物,所以有驗出代謝物不代表就有該藥物存在,還要針對該物質片段進行進一步確認才行,也就是說:不能光憑驗出代謝物就斷定含有該藥物。

Q代謝物有毒嗎?

 

即使是合法使用的農藥或動物用藥,都可能產生與禁藥相同的代謝物。既然只是代謝物,是藥物經過分解後的小片段,就已經跟原本的藥物是不同的東西,代謝物≠藥物,可能有毒,也可能沒毒,要依不同代謝物而定,不過就算有毒,毒性也比毒物(藥物)本身低非常多。

Q會不會政府檢驗項目不包含酪農檯面下的可能用藥?

人類創造的化學物質多如恆河之沙,只要是蓄意的,什麼意料之外的東西都有可能被拿來添加。所以,沒有一個國家有能力無限上綱地做這麼多檢驗,僅能對可能性較高的添加物做檢驗。至於杜絕檯面下用藥的最好方法,還是祭出重罰與消費者抵制雙管齊下才行。

Q現在消費者該怎麼喝牛奶?

雖然近來食安問題頻頻出包,但對於要喝牛奶的民眾而言,有品牌有認證的牛奶還是第一選擇,因為這些牛奶還是有被檢驗、管理,且出事也求償有門,因此風險還是最低。更進一步可以選擇來自有認證的特定牧場牛奶(是真正的牧場產品,而不是以牧場混充品牌名稱的產品),則更有追溯性。

Q在這次牛奶檢測的風波裡,消費者最該學到的事情是什麼?

如前所述,這次的牛奶事件只檢驗代謝物,是不能代表實際有該藥物存在的。若想知道是否有該藥物存在,應該直接檢驗是否含有該藥物,而不是利用代謝物去推測。

但由於媒體報導經常反映出消費者對於零檢出的迷思,因此在這裡對檢驗原理作一簡單解釋。我們想直接檢驗是否含有藥物,有定性與定量兩種方式。「定性」可測出是否含有該藥物,「定量」則可測出該藥物含量有多高。無論是天然食物或是加工食品,若以定性的方式檢測,絕對可以發現林林總總的化學物質。但進一步測定其「含量」,才能真正代表對人體的影響;因此,世界各國才會訂出藥物的安全殘留量,只要在安全殘留量之內,對於人體健康影響就不大。

這就像往石門水庫中加了一匙砒霜,雖以定性分析驗出含有砒霜成分,卻怎麼喝也不會中毒,因為含量根本不足。所以,消費大眾應有這種觀念,要求符合較嚴謹的殘留標準才是正確方向,一味要求零檢出是吹毛求疵。

並且,如果消費者對於食安的報導有所疑慮,應向專業學術研究機構求證;如果只是找些與相關專業無關的名嘴、學者、醫師、營養師做報導,甚至引用網路流言,那麼消費者應該懷疑這則報導。例如這次牛奶檢測風波至少也該由畜牧獸醫專業人士主導、說明,否則烏龍一場在所難免,但傷到的台灣形象、業者與消費者的損失,卻是難以彌補。

 

(本文作者為台灣農業標準學會祕書長、 《畜產專家也敢吃的好肉好蛋》作者)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