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王幸玉勇敢圓陶藝家的夢

2014/6/30 吳昭怡

六十五年次的她,唸的是超冷門科系。去年從台南藝術學院應用藝術所陶瓷組畢業,這在台灣絕無僅有,至今畢業生不超過十五名。她家世代務農,在台北縣三峽鎮有木里的一座山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到市區要花三十分鐘的偏僻地方。

她說自己從不是優秀的小孩。大學聯考數學零分,於是努力再重考一年。唯一驕傲的是,常常代表學校參加畫畫比賽拿冠軍。

她沒有賺很多錢,也沒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卻一步步地在自我實現中找到成就感。

二○○○年國際金陶獎,全球七百多件作品參賽中,王幸玉的作品「容器」得到銅牌獎,現在被典藏在鶯歌陶瓷博物館,那是她陶瓷生涯第三年的佳績。之後王幸玉獲選加拿大班福藝術中心的駐村藝術家,現在她持續創作、教書,家中工作室因為有玩不完的陶土,變成社區小孩口中的新天堂樂園。

沉住氣做出陶藝生命

然而她最幸運的是,擁有一對帶給她截然不同的生活經驗和生活教育的父母親。

「我們是山頂人,這一代再沒讀書就翻不了身,」小學畢業,剛剛拿下斗笠擦汗的父親王義文說。

為了讓小孩體驗賺錢的辛苦,王幸玉的母親周秀真從小培養「自己做才有收穫」的習慣。

農忙時期家中不多請工人,讓哥哥姐姐和她參與採茶、包裝。如果媽媽來不及煮晚餐,王幸玉就是一家之「煮」,因此燒得一手好菜。

「她很獨立也沉得住氣,」台南藝術學院應用藝術所助理教授張清淵印象深刻。

有回他受人之請,要製作六片寬四米、高三米的大型壁畫,正常一片壁畫需要二到三名學生分組完工,唯獨王幸玉有能耐從頭到尾自己一個人完成。

在那個被一片綠樹青山和藍天包圍,打開家門就是茶園、果園的空間,王幸玉的童年一點也不無聊。父母希望小孩們都能有一項興趣,二十年前當山下的小學都還沒有鋼琴,特地去借十幾萬塊買鋼琴。

當興趣要變出路,一度王幸玉的父母親都很不能接受。

她的哥哥姐姐同樣是老師心中的「藝術神童」,畫畫音樂無一不精。「但走這一行會有前途嗎?」父母決定還是讓他們遵循舊路,哥哥後來成了理工博士,姐姐曾在會計界表現優異。

「也許哥哥姐姐才是我的恩人吧,」王幸玉笑說。先前讓兒女和興趣擦身而過的父母,決定讓小女兒放手一搏,只要快樂就好。

考上大學的那一天,周秀真深怕女兒沒飯吃,千叮萬囑不能交學藝術的男朋友。結果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她和目前在澳洲攻讀藝術博士的男朋友約定,未來一個專心任教,一個持續創作。

不問富貴,只求機會

「我知道這條路不會讓我大富大貴,而且也不輕鬆,」王幸玉一身鮮黃色的民俗風綿衫,將長髮隨性挽成髻盤上。

既然路難行,只要有機會,她就是去做。她曾在台南聖功女中教書,早上五點從三峽搭第一班客運出發,隔天再坐夜車回家。月薪只有一萬多,她甘之如飴。

好幾次,藝廊老闆要求她只做客人喜歡的樣式。她的哥哥很不解,既然辦展覽,到頭來還是在「賣杯子」,為什麼不開模,直接灌五百個一模一樣的出來?

「台灣人很懂做陶,卻缺了個人創意,」其實她就跟父親一樣,想默默地、堅持地耕耘好一塊田地。

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出發,即使一顆種子也成為靈感的泉源。而陶瓷創作也像埋入土層的種子,甦醒之前沒人能預料將是什麼樣的姿態。

還煩惱女兒的未來嗎?

周秀真笑了笑,拿出以前自己常用的工廠青瓷茶杯和女兒的手工陶杯,要訪客握在手中,感受其中異同。「這一層層的質地有粗有細,每一個花紋,每一個杯子都不一樣,」她指著手工陶杯緩緩地說。

窗外,濃烈的光線照在王幸玉即將完成的大型壁畫上,似乎跳動了起來。那是一片海連著天,天連著海的流暢線條,無垠的嚮往,已在她長長的人生裡展開。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