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知名設計師陳俊良:手感是傳遞設計師手心的溫度

2014/6/30 黃安妮

手感是一種感覺的時尚,一種呼應現代人內心需求的新經濟模式。

當大量生產的科技產業發展到一個極致,人會有反璞歸真的想望。如果人不再只是追求吃飽穿暖,展現、證明個人風格的創意設計就會開始被需求。手感產品大受歡迎,暗示台灣正要進入一個新的消費時代,一個追求個性的年代。  

現今的量身訂作不同以往,過去是因為成衣太貴,所以找手工便宜的師傅訂做衣服,現在則是為了展現自我的獨特,標示個人風格,因為當人不再缺東西時,就會要別人沒有的,設計師必須了解時代的變遷、人內在的轉變,才能做出溫暖與獨特的東西。

手感,必須從需求出發

手感有很多種,有人喜歡粗超糙的肌理,有人喜歡平滑的細膩,有人愛陶,有人愛瓷。物品的觸感、紋路是一種人文的表情、情感的語彙。手感除了展現質地之外,也傳遞了設計師手心的溫度、沈澱過的想法。  

我不只想設計出美麗的東西,更想展現不曾有過的思維與可能性。在為國宴設計餐具時,我除了想展現餐具不曾有過的表情之外,也試圖將他對生活與文化的想法傳遞到作品中,我會盡可能了解周遭人對生活的不滿,然後滿足他們心中的想像,這樣才有可能創造出新形式。  

我的「天圓地方」餐具裡的方形茶壺不管在形式上,還是技術上都是很大的革命,是經歷無數次燒塑與細修才完成的作品。事實上「天圓地方」的設計靈感就是來自我小時候的溫暖記憶。  

我一直很懷念小時候媽媽用碗公餵我吃飯,只是簡單的拌飯,卻讓我回味無窮。我發現現在的碗口都很小,沒辦法拌飯,而且中國人習慣吃飯配菜,那種碗中有菜有飯的感覺很幸福,於是不斷思考如何將碗口變大,最後發現如果將碗底改成方形,就有加大碗口的效果。最妙的是,吃完飯還可以看到碗底有如古錢的造型,很符合中國人追求的富裕感。  

其中每個只有拇指大的調味組,也是從我小時使用的記憶出發。我一直想擁有一套不需與人共用的專屬調味罐,在講求用餐禮儀的同時,仍然不必委屈自我。  

小時候媽媽一直要我謹守敬老尊賢、以客為尊的餐桌禮儀,因此每次輪到我用調味料時,瓶身都已經沾滿醬汁、污穢不堪,讓我覺得一定要有一套自己專屬的調味罐,這些不滿都成了日後創作的基點。這套小巧有型的調味組正好呼應了這個個人時代對精緻生活的渴求。  

我認為手感文化時代是大量生產後的必然趨勢。我設計家具時,會針對家庭空間中所少的藝術家具,可能是一盞燈,可能是一張椅子,絕對不是經常可見的沙發或餐桌,因為這些藝術家具的價值更勝那些大家具。  

我喜歡把各種中國極至藝術結合,利用硬木做燈架,中國刺繡和書法做燈罩,透過融合軟硬不同材質的東西,營造出一種線條簡單的現代燈飾,成為一個讓人即使花再多錢也想收藏的藝術品。

手感,是一種減法美學

設計應該從需求面出發,不一定要從傳統出發,該停留在歷史的東西就讓他停留在歷史,不適合在現代形式的東西就不需要修正或複製,所有時代的設計都是周遭的環境和生活的脈動相除的結果。要清楚自己的位置,才能將現代與傳統掌握的恰到好處。  

復古,其實是要記憶過去年代的美好、簡單的喜悅。對於一個有千年歷史的文化體系,在展現現代美感時,減法是最重要的精神,透過減法才能讓一個繁複的東方展現最簡約、最精華的美感。唯有捨才有可能表現現代東方的精隨,李安是典範,他懂得運用減法美學,勾勒內斂、有質地的東方美。  

李安的電影都是從小小的感動出發,將其發揮的淋漓盡致,展現出中國文化的深刻內涵。這也是他的作品裡有種異於彼岸的東方美的原因。

手感,是給人單純的幸福

歷史裡有許多美好的東西,回憶是被萃取出來的味覺,手感其實是整體文化的進化,造就不同的產業、不同的經濟模式。  

人在大量製造的時代裡生活久了,情感的需求容易被忽視、被遺忘,如果人長期缺乏情感的滿足,就會脆弱、易怒,我們之所以對母親親手織的毛衣念念不忘、愛不釋手,是因為裡面有母親的溫暖記憶,讓我們有繼續往前的動力,手感經濟其實也就是一種感情經濟、感情效應。去年我在設計應用台灣紅的產品時,就是在尋找讓台灣人幸福、美滿的單純感覺。  

我一直想從最底層的需求創作,藉著作品改變人的內心世界,找回心靈渴求的溫暖。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