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福田繁雄:不做藝術家,要做替生活把脈的設計師

2014/6/30 藍麗娟.王曉玫

設計,其實是替社會把脈的良醫。我們的生活生病了,設計師就來看生活需要什麼。比如說這個燈太亮、那個人背包顏色很好等。

我認為,設計是為配合一切事物而存在。

設計師與藝術家不同。藝術家透過色彩、造型、文字等,來表達自己。但是,設計必須具備機能,背後有某種目的,就是要保護和促進我們的生活文化。

設計師不能像藝術家自由發揮。設計包含了服飾、建築、海報、工業、企業辨識(corporate identity)等,涵蓋面非常廣。

設計師的天職,就是不斷思考別人需要什麼。

我舉我替屏東東港做的一個雕塑品為例,我先去調查東港有什麼,發現東港這個小漁港盛產鮪魚,東港人需要盛產鮪魚來維持經濟生活,所以我就利用鮪魚的形狀來設計。假如我是藝術家,我就不會用鮪魚的造型,而是用難以名之的形狀了。

七○年代,日本已經進入中產階級主導的社會。電視、冰箱、冷氣機、洗衣機,幾乎每個家庭都有了,那時聽到一個聲音,日本已經不需要更多類似的東西了。產業界必須思考,那人們還需要什麼。設計不同的商品,達成欲望的啟動,成為產業的首要功課。

在日本,很多設計活力都是來自民間企業。做汽車的本田、豐田、日產汽車,做電器的松下、新力、東芝,彼此之間激烈競爭,都重用設計師,追求傑出的產品設計與行銷廣告。

其實,不管在哪個國家,都有喜歡創作和畫畫的小孩。但在日本,如果說這小孩告訴父母說我想畫油畫、學雕刻,父母親就會阻擋,怕餵不飽肚子。但如果說小孩跟父母親說我要學設計,父母親通常都會點頭,因為將來可以進商社工作。日本的民間企業為創作人才提供了很好的舞台、靈感的出口。

有趣的是,日本設計師多半不會說英文,因為不必出國找工作,設計在日本可以說是一個獨立的內需產業。曾經有一年,光是東京的設計學科畢業生,就高達三萬五千人。現在東京平均也有一萬五千個設計學科畢業生,沒有人找不到工作。

如果說要我為台灣做設計,我一定要先觀察,台灣交通怎麼樣,台灣人都吃什麼,街道上什麼店最多,人跟人怎麼溝通等。

設計是我們的生活文化。(王曉玫整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