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繁星點亮「多元」新可能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7/20 吳琬瑜

到現在仍有人主張大學聯考是最公平的?事實上,只有大考那三天是公平的,人的出身,原本就有許多不公平。

當年我念的小學,不僅是在所謂資訊不發達的「後山」花蓮,更是花蓮市最貧窮的區域,許多同班同學都是三級貧戶。我的父親是這所小學的教務主任,他要女兒念這裡,表示對辦學的信心,希望街坊鄰居不要送小孩跨區念明星小學。

這班同學後來念大學的不到五人,但他們的生命力是我見過最堅韌的,因為艱困生活給他們許多磨難,即使有同樣聰明才智的孩子,也會因為社會階級限制、資源較少而不利發展。

但現在,偏鄉高中生有機會以每天的努力,高一、高二成績維持全校前五○%,透過繁星推薦管道進入理想大學,不再是「一試定終身」。

當《天下》年輕記者程晏鈴報告繁星十年的數據,除了台大開出的繁星名額佔全校一○%之外,目前已有六十九所大學釋出約一五%名額。根據清大、政大的研究顯示:繁星生的書卷獎(排名前五%)比例優於用個人申請、考試分發管道錄取的學生,退學、休學率也是三種入學管道中最低,顛覆許多人的刻板印象。因此我們決定報導這個改變大學之路的趨勢,並由資深主筆林倖妃策劃報導。

程晏鈴找到今年台大繁星新生詹俊宥,他以最低級分錄取台大森林系,成為網上評論的攻訐焦點。我們到苗栗小鎮卓蘭,走訪他務農父親的葡萄園,這是每年寒暑假,詹俊宥來幫忙的地方。「我只是想上好大學,改變生活,」羞赧的大男孩挺直背脊地說著。

詹俊宥的故事只是眾多繁星生之一。繁星管道起源地、清大副校長周懷樸說,「清華的錢是從全體納稅人來的,要回饋給全台灣,而不只是台北大安區,目的是要達成校園內的學生組成多元。」而繁星十年,確實讓出身台北市和台東市成為台大生的機率,從差距十六倍,減為十三倍;台大生的高中來源也更加多元。但若真要達到階級流動,不能單靠繁星。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美國史丹佛大學堅持學生組成連「社經背景」都要多元,至少有一五%的學生拿聯邦獎學金度日;一五%是家族中第一位上大學的學生。他們把重點放在多元的「選才標準」,而不是入學管道的多寡。因為面對問題時,多元背景的人背後迥異的生活經驗,能提供不同解方。學生同質性太高,不利於培養未來領袖。

台灣用一五%的繁星名額、七分之一的比例,顛覆了升大學之路,或許會有家長會像建中校長一樣認為「這是不公平的競爭」,繁星生佔了考試生的名額與機會,考試分數才是公平的篩選標準。但在職場及社會都已經證明,考試分數與成績不是決定未來成就的唯一因素。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02期《誰有資格上台大?》>>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