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與死奮戰!20年來,他每天清掃遺體的…

華人健康網 華人健康網 2016/6/24 記者黃曼瑩/台北報導

許多人看過日本電影《送行者》,深受劇中禮儀師角色的際遇而感動。事實上,「特殊清掃」,更是在日本已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語彙,主要的工作是處理人類遺體或動物屍體所形成的特殊髒亂和污損。1位清掃死亡現場者長達20年的特掃隊長,每天清掃不同的死亡現場,窺見死亡的多重面貌,對於生死思索有著不同的感觸。

「特掃隊長」親筆寫下25個房間裡的25個人生故事和生死思索。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特掃隊長」親筆寫下25個房間裡的25個人生故事和生死思索。

在部落格裡的稱號「特掃隊長」,從年僅25歲左右,便開始踏進這鮮為人知的污穢工作,負責遺體處理、淨身納棺、遺體搬運、遺物處理、垃圾清理、特殊清掃、消臭消毒、驅除害蟲等業務。他親筆寫下25個房間裡的25個人生故事和生死思索,集結在《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新書中。

「別為死亡哀傷,它會告訴我們許多事!」「特掃隊長」說,我一直找尋人生的答案,每當我在慘不忍睹的現場中努力揮汗、奮戰時,就會看到我正在跟「自己」這個難纏的對手搏鬥,但也因為這股意念,才能對人生燃起源源不絕的動力。奮戰的過程中,我會看見自己的脆弱、愚昧,但我們的人生或許就是得和所有的自己共舞和奮戰。

★特殊清掃案例一

父親把金牌掛在逝去兒子的脖子上

往生者是年約20歲的大學生,1位就讀名校體育系的高大青年。到達現場,映入我眼簾的是年輕的往生者躺臥在自家客廳裡,身旁伴著滿臉憔悴的父母和姊妹。他們沒有哭泣,也沒有笑,只是茫然無語地呆坐著。我不經意地環顧房間四周,發現櫃子和牆上擺設許多獎盃、獎牌及獎狀。從這些輝煌的戰績,不難想像他生前是位多麼傑出活躍的運動員。

遺體周遭擺滿了供花,名條上清楚寫著他曾就讀的大學以及從事過的運動。死因是手術途中休克死亡。據說身強體健的他,是因為急性心臟病緊急住院,但卻從此展開與病魔長期抗戰的鬥病生涯。在漫長而艱苦的治療期間,他接受了許多精細的檢查,最後得到「必須動手術才能治好」的建議。

不論是意外死去或是年輕早逝,都是完賽。儘管短暫得令人惋惜,但都不是輸家。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不論是意外死去或是年輕早逝,都是完賽。儘管短暫得令人惋惜,但都不是輸家。

儘管這在醫學上是一項極為普通的手術,依然有著千分之三的死亡風險。這位青年和家人即便擔心,也只能做好心理準備,決定放手一搏。然而,「意外」是現實人生的常客。他們的希望成了泡影,遇上僅僅0.3%的機率,在手術中失去了寶貴生命。

這位青年死時身上穿著極不合身的浴衣,雖然很失禮,但是看上去實在太寒酸可憐了。原以為家屬傷心之至無心顧及此事,所幸後來家屬懇求我替他換上「生前最愛的運動服」。原本就很想替他換掉那身衣服的我,一聽當然立刻答應。

這位青年的體格很好,所以死後僵硬的情況特別嚴重,要替他更衣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好在換穿的是運動服,如果是穿學校的制服或西裝,恐怕很難直接穿上去吧。更衣結束後,家屬看到往生者換上熟悉的運動服,臉上頓時露出安慰的神情。

悲傷過後,情緒恢復平靜的父親交給我一面金牌,並說道:「我想把這個掛在兒子的脖子上。」那是在某次比賽中他奪得的傲人成績,對他及家屬而言,都是極為寶貴的人生勳章。只是,我們這行有個規矩,就是棺木裡不可以放置難以燃燒的物品或不可燃物。如果掛在遺體的脖子上,出棺後就會直接進爐火化,因此,我跟家屬再三約定,出棺前一定要將這面獎牌拿下來,家屬同意後,我才安心地把獎牌掛在往生者的脖子上…。

【特掃隊長的話】:

每個人都有早已寫下結局的命運與宿命。生命裡的一切皆是必然,沒有偶然。我們選擇的路是如此,生命的盡頭也是如此。並非跑完漫長的人生歲月、自然老死才算是跑完全程。不論是意外死去或是年輕早逝,都是完賽。儘管短暫得令人惋惜,但都不是輸家。那些早逝的生命絕不比任何完賽者遜色,沒有必要為他們嘆息。

「別為死亡哀傷,它會告訴我們許多事!」。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別為死亡哀傷,它會告訴我們許多事!」。

★特殊清掃案例二

爸爸親手清理孩子腐爛遺體**

這是1位男性委託人,死亡現場是在一戶老舊公寓裡。我比對方還早抵達現場,站在傳出陣陣惡臭的大門外等候著委託人的出現。「不好意思,讓你特地跑一趟」。「不會,畢竟要看過現場才能工作。」「不然我們先進去看看吧。」

「受不了,真是又臭又髒啊!」他一打開大門的門鎖,就毫不遲疑地走進室內。連口鼻都不遮就闖進去的模樣,不禁讓我想起了家中老爸堅毅的身影。當我跟在他身後,正要關上大門時,他還提醒我:「門不用關啦,很臭!」儘管我差點脫口而出:「這樣不會影響附近鄰居嗎?」不過,我還是尊重連口罩都不戴的他,乖乖閉上了嘴。

一踏入屋內,一股強烈的惡臭直衝腦門。雖然已有心理準備,還是得死命忍耐才能進行工作。「啊!等一下。」正要開口阻止他時,他已經打開窗戶。無數蒼蠅「等不及」似的立刻同時飛往外面,四散在遙遠的天際,有種不曾見過的壯觀。此時我也只能無奈地嘆息,心想:「希望牠們不要飛到別人家的餐桌去啊。

往生者平時的衛生習慣似乎很差,狹小的房間實在沒辦法客套地說是「乾淨」,甚至只能說是不堪入目。被褥與牆壁都沾滿了遺體腐爛的痕跡。從殘餘的頭髮和腐敗液體的痕跡來看,不難想像往生者是以什麼樣的姿勢死去。這位父親環顧室內, 彷彿像個局外人似的淡淡地對我說:﹁ 死的是我兒子,他看起來死得很悽慘吧?「又接著說道:「他就是死在這裡的。」他一邊指著污染的地方說著「他就是這樣死的喔」,一邊作勢要坐在腐爛痕跡上,示範給我看。

「等、等、等一下,別這樣!」…,正當我要動手時,他卻在此時走向全副武裝的我,說道:「借我一副手套吧。」「我跟你一起做。」「我也要一起清掃。」「不用啦,我自己來就可以了,請你在外面等。」「怎麼可以這樣!我好歹也是他的父親啊。」我只好誠惶誠恐地把手套和口罩給他,兩個人一起進入被遺體污染的屋子裡。

【特掃隊長的話】:

我處理過無數遺體和遺體留下的腐爛污穢,但從來沒有遇到一個會為家人清理的家屬,我實在無從理解那位父親為兒子清理腐爛遺體、留下一屋髒亂的心境。事實上,沒有經驗的人是很難處理遺體的腐爛痕跡,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即便如此,他並沒有露出嫌惡的表情,反而略帶喜悅地忙碌著,我很佩服他,也很感謝他,因為我從他身上看到了一個為人父親的堅毅剛強。

更多來自華人健康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