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萬里長城上的白人英雄 粗糙的好萊塢經濟學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8/5 張詠晴編譯

中國大導張藝謀好萊塢處女作《長城》預告引發爭議,主因為男星麥特戴蒙飾演的歐洲僱傭兵「誤打誤撞」參與了中國古代精英部隊決戰恐怖生物的大業。這種令人「出戲」的選角,引發好萊塢在選角上的「洗白文化」抨擊。而這似乎暴露,好萊塢在國際合資商業模式中的手法,極為粗糙。

美國和中國合拍的3D歷史奇幻動作片《長城》將於年底上映,電影海報上的資訊非常少,只有一張麥特戴蒙(Matt Damon)汗涔涔的臉孔,背景則是被戰火吞噬萬里長城。儘管資訊少,這張海報卻道出許多電影產業的現況。

海報上英文字是這麼寫的,「耗時1700年建造、總長5500英里、他們到底想擋住什麼?」然後就是電影名稱The Great Wall和MATT DAMON。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當然,這還只是北美版的海報,亞太地區的海報勢必不會漏了其他亞洲大咖演員劉德華、張涵予和彭于晏等。

《長城》也許恰恰代表了好萊塢經濟學的下一步:電影由中國大導掌鏡(張藝謀)、在中國取景,講的是中國的歷史故事(北宋),但既然中美都有出資,不僅幕後團隊必須涵蓋中美人才,幕前也一定要有些好萊塢響亮的名字,於是麥特戴蒙出現在長城斬妖除魔。

《長城》耗資1.35億美元預算(新台幣43億元)拍攝,已經是最高成本的中國電影。當中國票房對電影全球總票房的貢獻愈來愈大,好萊塢電影吸引中國觀眾的橋段,勢必愈來愈多。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報導,但《長城》光是北美電影海報以白人演員麥特戴蒙為號召就惹惱一大票人,特別是好萊塢幕後、台前的種族多元問題早已是火線話題,如今《長城》似乎又把爭議性的「洗白」作法(whitewash),做到極致。

所謂的「洗白」意思是好萊塢電影用白人演員演各種角色,包含亞洲人、美洲原住民等。製作團隊會請白人演員化妝,變成黃種人、印地安人,而不直接請該種族的演員演出該角色。

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整理幾個好萊塢洗白的例子,如好萊塢女星史嘉蕾喬韓森出演由日本漫畫同名漫畫電影《攻殼機動隊》中的主角草薙素子。英國女演員蒂妲絲雲頓在《奇異博士》中飾演西藏的魔法大師Ancient One。有著愛爾蘭血統的美國女演員魯妮瑪拉曾在《潘恩:航向夢幻島》飾演印地安公主老虎莉莉(Tiger Lily)。美國演員米基魯尼在《第凡內早餐》中詮釋的暴牙日本鄰居。美國女星艾瑪史東曾在《飛越情海》(Aloha)飾演亞裔混血女飛官。

麥特戴蒙不久前製作電視節目《綠燈計畫》(Project Greenlight)時,才惹出種族歧視爭議。當時,他脫口而出「只需要在鏡頭前展現種族多元就行了,製作團隊內並不需要」。言論一出,另許多非裔工作人員相當灰心。

《長城》預告片絕對精彩,張藝謀無疑是最擅長展現恢弘大氣視覺美學風格的中國影壇大師,但一如麥特戴蒙是海報上的唯一面孔,預告片中唯一的對白也來自麥特戴蒙,似乎又再一次體現了電影產業不值得鼓勵的洗白風潮。

其實,出資者在電影中加入自己國家的元素,漸漸成為常態,比方說好萊塢近期偏好在電影中加入亞洲元素,擴大票房市場。而在電影中呈現跨文化元素,並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關鍵在於團隊能否協調用更細緻、更高超的敘事手法呈現,盡量避免讓觀眾「出戲」。

比方說,《變形金剛4:絕跡重生》是變形金剛系列電影中評價較差和票房最爛的一部。但因為電影到中國取景,使得《變形金剛4》刷新中國影史紀錄。而另一個比較慘烈的合作模式則是《鋼鐵人3》,本片在中國放映時,加了4分鐘的戲,其中包含置入中國飲品「谷粒多」商品,連中國觀眾都上網反映「中國人就是這麼的土氣,廣告就這麼直接的、硬梆梆的插入了!看了真心不爽」。

如果是將異國元素順理成章的加入國際合資大片也就算了,但場景設在11世紀的中國的歷史奇幻動作片《長城》,加入一位白人英雄,又觸及更高層次的種族問題。

美籍台裔女星吳恬敏(Constance Wu)率先提出質疑,她日前發聲抗議說:「我們不該再延續『只有白人才能拯救世界』的種族迷思,我們不需要救贖,我們欣賞我們的膚色、文化、長處以及我們的故事。」

如果設定在中國古代的災難電影,不需要白人英雄。那麼,白人是電影票房的英雄嗎?

白人不是票房靈藥是顯而易見的事,《潘恩:航向夢幻島》、《飛越情海》即便有化妝飾演美洲原住民或亞裔混血的白人演員,票房依然慘淡。至於由非裔演員領銜的《STAR WARS:原力覺醒》和演員多元的《玩命關頭7》則是2015年票房最亮眼的其中兩部電影。

或許正如吳恬敏所說的,「巨星從來都不是票房的保證,為什麼不嘗試著讓世界變得更好?」她還犀利指出:「錢是最爛的藉口」,因此挑選白人演員演出《長城》這件事,「應該指責中國的投資人,他們的選擇可能也是基於無意識的偏見。」

資料來源:The Atlantic、The Independent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