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補藥變毒藥,你吃的中藥安全嗎?

2014/6/30 李怡嬅

幾乎所有的人都吃過中藥。根據調查,台灣有八成民眾看過中醫、吃過中藥,加上台灣人愛進補、講究養生,常藥膳、補品拚命吞,甚至當成食品、開水猛吃猛灌。但隨著壞消息不斷傳出,這種存在已久的養生觀念出現大裂縫,提醒你吃進肚子的,是藥可能也是毒。

最常聽到的是中藥含汞及重金屬。消基會接受民眾中藥檢驗,幾乎次次驗出中藥含汞及重金屬鉛。去年底,衛生署也發現市售中藥中,約有兩成鎘及汞含量偏高。長期服用易導致重金屬中毒,造成慢性腎衰竭、中樞神經系統病變等。

另一項令人頭痛的,就是中藥的農藥殘留問題。以較常被拿來補氣的人蔘為例,根據大陸非官方統計,「約一半大陸人蔘含有農藥有機氯,」每年定期到大陸視察的順天堂藥廠總經理王雪玲搖頭嘆道。長期服用有致癌危機。而屏東科技大學一項調查也指出,國人常食用的藥膳,如當歸、枸杞,也發現農藥有機磷殘留,長期服用有致癌危險。

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企圖進軍國際,成為中藥材的世界供應站,卻在中藥含農藥殘留及重金屬的限量標準上,訂出落後許多國家的規定。重金屬的部份,除了2004年公告的杜仲、肉桂等七種中藥材重金屬含量,去年11月的最新公告,增列了甘草、石膏、人蔘等五種中藥的重金屬限量標準,但其他中藥仍以總量100ppm(百萬分之一)為標準,相較於美國總重金屬含量以30ppm、日本以50ppm為限制,差距太大。

中藥的農藥殘留量標準也過鬆。去年底的公告,首度針對農藥有機氯DDT、BHC、PCNB訂定限量標準,看起來是好的開始,但與2005年7月,中醫藥委員會參考中國大陸的規定後所列的草案相比,不難發現標準放寬許多(人蔘、甘草、黃耆、番瀉葉的農藥有機氯DDT從0.2放鬆到1.0ppm、BHC從0.2到0.9ppm、PCNB則從0.1鬆綁到1.0ppm)。

中醫藥委員會中藥組技正王鵬豪解釋,國外將中藥材當成食品管理,而台灣正視為藥物,「兩者自然不能相提並論,藥本來就不會天天吃,」尚且,最新的這波公告,已經參考歐盟的標準,事實上已經和國際接軌。

「我們也希望能訂出最嚴謹的標準,但結果可能沒有藥廠吃得消,」王鵬豪坦言。中藥加西藥的問題也很普遍。藥檢局年年測出中藥摻混西藥成分,其中以標榜壯陽、減肥、止痛、治風濕、治感冒、抗過敏等六類效用的中藥最常摻加西藥。中、西藥間的交互作用,可能加乘、抵銷甚至產生毒性。

還有同種藥材藥效不一、毒素殘留等林林種種問題,逐漸浮出檯面。為什麼被視為老祖宗的智慧、具強身補氣功效、且這麼多人食用的中藥,處處隱藏危機?其實,從源頭的產地到最下游的消費端,幾乎每一層關卡都有問題。

中藥大多來自大陸

台灣的中藥近九成,來自中國大陸。常往來兩岸的藥商發現,大陸中藥從栽種、清潔到保存的過程,每個環節都有漏洞。

栽培時,農民濫用農藥的情形最常見。一名長年往來大陸的中藥材進口商透露,大陸各省份對農藥使用規範標準不一,為了防腐、防蟲蛀,農民常過量使用。

也常見中藥材在重金屬污染源中生長,例如含重金屬的土壤、工業污染區等等,甚至有業者摘收野生在礦區的中藥販賣,「這樣的藥含多少重金屬,誰知道!」這名進口商加重語氣。

此外,農民清潔藥材的方式,也令人不敢恭維。勝昌製藥廠副總經理李威著,秀出他在大陸視察時拍的照片,看了令人怵目驚心:一大群工人用洗衣粉水洗滌黨蔘,「這在大陸是公開且合法的,」李威著提高聲調,藥材清洗過,堆放在露天廣場上曝曬,再裝箱送到台灣,「不知情的消費者,可能把消毒劑一起吞下肚。」

大陸中藥合法燻硫磺

還有,為了避免長途搬運過程中,藥材發霉腐爛,農民常以燻硫磺防腐,最不可思議的是,「中藥材以燻硫磺防腐,如山藥,明載在大陸的藥典中,不但合法,且是被鼓勵的,」李威著無奈表示,市售藥材顏色太鮮豔,如枸杞太紅、白芍太白,都可能燻過硫磺。而中國醫藥大學藥學研究所已經發現,台灣市售中藥材有五十多種的二氧化硫殘餘過量,長期服用傷肝傷腎。

另一項很普遍的情形是,藥材的魚目混珠及誤用。大陸官方做過統計指出,飲片(經加工燻製的藥材,可直接煎煮服用)的誤用率達10%以上,常見的有把土豆當成天麻、還把楊柳枝冒充冬蟲夏草。台灣的藥廠或進口商,長年的經驗累積,已大致懂得分辨真假貨,但經驗不足的進口商或民眾,常被當成冤大頭,買了假貨卻不知。

中藥生成、製劑的過程本來就很複雜。會隨著氣候、土壤、水質、採收季節等自然因素,及製藥過程增減藥性及毒性,而有不同療效。若因不當的人為因素「推波助瀾」,增加不安全性,民眾服藥的風險相對提高許多。

台灣的管理也有漏洞

大陸中藥的問題多如牛毛,但把砲口指向對岸的同時,別忘了台灣其實也有不少地方要檢討。從最令人信任的GMP製藥廠到民眾最容易接觸的中藥房、集散市集都有改進空間。

首先,GMP中藥廠的藥劑品質不一,小廠的藥效令人質疑。去年,台灣的中藥製藥廠約111家已全部通過GMP,聽起來是好消息,但仔細探究仍發現問題。原來GMP只是門檻,保障安全性,卻不保障有效性。

一位中醫師不諱言指出,公立醫院招標的價格壓太低,大廠因成本考量進不了市場,而小廠卻能順利得標,原因可能是用較劣質的中藥材或多加了澱粉,以減少成本,「我不敢吃醫院的藥,通常買大廠的藥服用,」她也坦承不少病患抱怨,「你們醫院的藥較無效,」她只能無奈苦笑。

其次,民眾最方便接觸的中藥房,問題更是一籮筐。最常見就是中藥房老闆幫人把脈、問診,自行調劑藥方給病患,「這是違法的,而且,他有沒有為了增加療效而添加西藥,民眾看不出來,」長庚醫院中醫內科部主任楊賢鴻提醒,中藥房的經營者無藥師資格,只能買賣藥品,及依照處方籤調配藥方販售,民眾不該信賴沒受過專業醫藥訓練者的診斷、治療。今年初,就發生兩起民眾到藥房抓藥服用後,引發急性腎衰竭的病例。

此外,傳統中藥房保存中藥的舊習,可能停留在用布袋或桶裝,台灣天氣又濕又熱,沒有冷藏的藥材容易發霉,產生黃麴毒素,傷肝且易致癌。

還有,藥房裡抓藥材的人常忽略戴手套、口罩保衛生,「這一點,台灣可能比大陸某些城市的藥房還不如,」曾到大陸中藥房參訪過的台北醫學院附設醫院傳統醫學科醫師張家蓓注意到細節。

偏方問題大

談到衛生問題,菜市場、集貨大街上,藥材是直接曝曬在空氣中,病菌、灰塵漫天飛舞,隱藏更多衛生安全危機。更遑論沒有包裝標示、保存期限、來源產地的說明,民眾承擔的安全風險更高。

而最可怕的,莫過於來自地下電台、國術館或親朋好友間,來路不明的偏方。這些可能是走私進口、甚至是藥廠淘汰的劣質貨,成分、毒性沒有經過檢驗,「消基會驗出來有問題的藥,絕大多數是透過這些管道而來,」王鵬豪透露。

亂服偏方的問題的確令人頭疼。楊賢鴻印象深刻,一名50多歲的慢性肝炎病患,原本長期在醫院接受治療,卻忽然消失一年多,再回來醫院就診時,赫然發現病患半邊臉是綠的,「就像恐怖電影裡的人,」楊賢鴻形容,且肝指數急速上升,後來才知道他聽信偏方,亂服中草藥,造成色素沉澱。去年底也發生一名青少年吃了家長自行到藥房調配的行氣散,半年後居然因汞中毒而罹患巴金森症。

有些中藥材外型類似,一般消費者根本無從分辨。例如何首烏與有毒的黃藥子外型雷同,「台灣的觀光區常見攤販魚目混珠,不知情的民眾可能誤食而中毒」,李威著擔心。去年底更發生高雄縣觀音山的墨水樹被濫砍的事件,地方人士懷疑可能是墨水樹與具抗癌功效的紅豆杉外觀類似,可能有不肖業者將墨水樹冒充紅豆杉販售。

政府在哪裡?

中藥用藥安全問題的確一團亂,而最有能力介入管理、建造防火牆的推手,應該是政府,「但每次驗出問題中藥,政府除了跳出來罵大陸中藥是黑心貨之外,到底做了哪些實質的把關動作?」幾位中醫師異口同聲質疑。

的確,中醫藥委員會曾提出境外管理、落地追蹤(也就是在境外設置管理檢驗中心、境內加強抽查),但喊了很多年的境外管理中心早已沒下文,「我根本不敢存幻想,」楊賢鴻說。

中醫藥委員會主委林宜信承認推動境外管理中心時,的確受到不少壓力,於是念頭一轉,以終為始,從要求包裝標示做起,「如果藥材品項清楚標明貨物來源,就能抓到頭,」他提出願景,台灣的300個中藥品項在2008年都會有完整的標示。

但這個方式仍有漏洞。熟稔通路的李威著提醒,即便抓出進口商加以罰款,問題中藥仍在台灣四處流竄,藥商有可能以低價拋售,流入更捉摸不定的夜市、傳統菜市場、甚至是藥膳市場。

至於境內追蹤,有更多中醫師及藥商懷疑,「抽查畢竟無法做到全面性,」他們大多認為,應該從源頭管控起,建構堅固的防火牆。

除了防堵黑心中藥輸入台灣,也需進一步提升藥廠、中藥房素質,「更別忽略教育民眾正確用藥觀念這一環,」致力於推廣傳統醫學教育的台北醫學大學藥學所教授楊玲玲諄諄叮嚀。

藥廠跑在政府前面

等不及政府的政策出爐,一些藥廠及進口商早已起步做源頭管理。例如國內前兩大中藥製藥廠順天堂及勝昌,在大陸都有長期合作的策略聯盟對象,並且管控藥材品質,層層把關。順天堂製藥廠總經理王雪玲回憶,十幾年前,他們就與在大陸經商的台商合作,對方負責採購,再抽樣回台灣檢驗,合乎標準才進口。初期買到假貨及藥材灌鉛條等狀況百出,後來慢慢摸索辨別方式,供貨的品質才較穩定。

除了第一層的抽樣,藥材輸進台灣後,還有第二層的檢驗,順天堂的品管部門,會再抽驗一次,經過繁複的純化過程後,由精密的儀器,如感應耦合電漿質譜分析儀(ICP-MS)篩檢農藥殘留及重金屬。

勝昌製藥廠也採類似的模式監管,不過合作對象是大陸的中國藥材集團,於是藥廠從台灣派人常駐,掌控每個流程。

這些大藥廠的小心謹慎,目的除了爭取台灣的中藥市場,也為征服對安全挑剔的日本市場。儘管中藥問題棘手複雜,難以一一解決,畢竟中藥為人廣泛服用,主管機關應該正視這項危機,提出一套有效的管理方法,並開始行動。

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雖訂了五年計劃,但這個機構層級低,需要政府拿出更強的決心來,給予更大的力量與更多資源去支撐他們的計劃。

除了要求政府及早建構安全用藥環境,並且逐步的管控中藥含重金屬及農藥殘留標準,民眾也要當聰明的中醫求診者,包括別再吃來路不明的偏方,也不要自己當醫生、買藥亂吃,謹慎選藥、找合格的中醫師看診,為自己的健康負責任。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