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看圓圓、圓仔,生命多奇妙!

2014/6/30 李宜芸

每天早上6點半,台北市立動物園大貓熊繁殖計劃召集人張志華與孩子一同出門,到早餐店幫值夜班的同仁張羅早餐,不到7點就來到大貓熊館的後台「解救」值班同事。

動物園最近很熱鬧,許多動物如長頸鹿、白犀牛生了寶寶。2008年來台的大貓熊團團、圓圓終於傳出喜訊,7月6日生出了小千金圓仔更是吸睛。

除了張志華解救的這兩個值夜班的同仁外,貓熊館上頭的房間還睡著另外兩位值夜班的同仁。這四位同事必須負責午夜零時到早上8點的紀錄工作,一組各負責4小時的班。

其實這樣的紀錄工作白天也要進行,瑣碎到令人難以置信:每分鐘圓仔叫了幾次、圓圓的反應與行為;圓仔喝的奶量、圓圓吃了多少東西;兩隻貓熊進食時間與速度有無增加或減少;圓圓抱圓仔、舔圓仔的時間長短……等等。

就連值夜班時,雖然兩隻貓熊都睡了,保育員還要細心計算晚上圓仔翻了幾次身、哭了幾次、圓圓的反應,一刻不得閒。

「為什麼我們現在說圓圓是淡定媽,都是從牠的行為與反應中觀察出來的,」張志華說,因為做了完整記錄,明瞭貓熊生長、孕育下一代的過程,圓圓從過去剛開始照顧圓仔時驚慌失措、連抱都不懂得抱的新手媽媽,現在也分辨得出圓仔睡夢中「假仙」的哭聲,圓圓會抬起頭看了看,卻不一定會出手安撫。

這些繁瑣的工作,只由不到十人的團隊來做。每天一定要有四個人輪夜班,算了算每兩天就要值一次班,一般人的體力很難負荷。「大家都豁出去了,幾乎沒有休假,每天就裹著睡袋睡在貓熊館內,」張志華細數圓仔出生後開始,已經有五十多天沒有休過一天假,「大家都有使命感,不敢離開。」後來是大貓熊館館長陳玉燕看張志華快崩壞,強制要求他休了三天假。

一出生就有傷口,怎樣不會感染?

大貓熊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評為瀕危物種。中國2004年在棲地四川為期三年的普查發現只剩下約1600隻,所以圓仔出生不只倍受台灣人關注,大陸與國際也在看台北市立動物園怎麼做。特別是,大陸雅安與臥龍的貓熊保育團隊雖然一年會接生十幾隻的大貓熊寶寶,但面對寶寶一出生鼠蹊部就受傷的狀況,仍是頭一遭。

除了這個第一,台灣還創另個第一,獸醫團隊因為連續3年每天對圓圓驗尿,發現她很特別,一年有兩次發情高峰期,不同於一般成熟雌大貓熊一年只有一次。在圓圓快到高峰期的前5天提早戒備,精準掌握高峰期一掉下來就是排卵的黃金時刻,為圓圓進行人工授精。三次之後,果然成功懷孕。

圓仔出生時,團隊第一次將幼仔從媽媽身邊拿出來檢查身體;6小時後,團隊第二次取仔檢查是否有喝到奶,因為國外曾發生貓熊寶寶出生三天夭折,解剖才發現根本沒喝到奶。但保育團隊一取出,就發現圓仔鼠蹊部的撕裂傷。

「當時大家都很難過……。」剛出生的圓仔從頭到尾巴只有15公分,左腳鼠蹊部的傷口就有2公分長,若換算成人類的比例,相當於160公分的人腳上有21公分長的傷口,傷口很大。張志華以行醫26年的獸醫觀點來判斷,圓仔的傷口應是圓圓叼起圓仔時,圓仔不停在牠口中揮舞,不小心傷到自己。

雖然傷口表淺,但照護團隊仍擔心細菌感染,為了保全圓仔的小性命,半夜3點半張志華幫圓仔縫合完傷口後,把圓仔抱離媽媽。

人媽媽怎樣模仿貓熊媽媽的溫暖熊抱與母乳?

保育團隊的頭痛時間從此開始,因為他們沒有人工餵養過貓熊新生兒的經驗,照顧團隊只好依賴大陸專家董禮、魏明從雅安帶來的經驗,像新手媽媽般慢慢摸索。

剛出生的貓熊寶寶全身紅通通沒有毛髮,體重只有成年貓熊的千分之一,非常怕失溫,所以貓熊媽媽會將剛出生的幼仔叼起放在胸前攬緊緊。少了圓圓的「熊抱」,圓仔哭得厲害。為了模仿圓圓的溫暖,保育員用紗布矇裹、並用雙手輕撫圓仔,再在她身旁緊緊倚靠了兩隻粉紅色的仿仔平平與安安,以增加圓仔的安全感。

要人工餵養圓仔,得從媽媽身上取得初乳,給予寶寶需要的抗體。要怎麼讓圓仔取得媽媽的初乳,是另一個難題。「一般野性極強的動物,要取初乳得跟她們拚命,很多保育員手會被動物抓、咬傷,基本上不太可能取得到奶,」張志華說,幸好圓圓的行為訓練完整,與保育員的感情好到可以讓保育員觸碰。

不過圓圓剛分娩後很不舒服,整天窩在牆邊,不太聽指令,管理員只能細心幫牠按摩、準備了熱敷袋緩解脹奶的不舒服。擠奶時,一旁還有保育員拿蜂蜜讓圓圓分散擠奶不適的注意力,另一名保育員則配合圓圓姿勢,或躺或趴,在茫茫毛海中一點一滴擠出奶水,「這一擠就擠了一個多月,連大陸的專家都驚訝,從沒碰過願意讓人採一個月奶的貓熊,」張志華引以為傲。

為了讓圓圓保持母性,得以持續泌乳,動物學家們手工縫製一系列不同大小、重量的仿仔,在欄舍旁隨時播放圓仔的叫聲。但圓圓很聰明,最後都發現「寶寶」在這、聲音卻從那傳出來:啊,這不是我的寶寶!圓圓抱著仿仔的時間也就愈來愈少。

看到貓熊媽媽舔舐仿仔,人媽媽也哭了

保育員絞盡腦汁,知道寶寶的聲音是關鍵,最後在仿仔身體裡頭填裝了藍芽喇叭,果然吸引圓圓注意。而且圓圓若將仿仔抱成倒栽蔥,保育員就會操控手機讓喇叭發出圓仔的哭聲,圓圓就會調整抱的姿勢。

在人工餵養的環境中圓仔漸漸成長,一個月就從出生183.4公克的小肉球逐漸長成了一公斤的小壯妞。

每天看著圓圓溫柔地舔舐仿仔,與圓圓親近的管理員和陳玉燕都會掉淚,決定要把圓仔還給媽媽。

「坦白說,幼仔的確還是要讓動物媽媽來帶,直接向媽媽學習、成長是最好的,」張志華說。

1973年諾貝爾獎得主,奧地利動物學家勞倫斯(Konrad Lorenz)留下一張讓世人印象深刻的照片,一群小雁鴨緊跟在他的身後走,因為牠們一出生第一眼看到、學習到的是勞倫斯,就把他當成母親,發展出著名的「銘印(imprinting)」理論,揭示了生物腦部掌管視覺的結構與功能有緊密關係。

1958年英國倫敦動物園向北京動物園購買一隻大貓熊姬姬,但一直無法與莫斯科動物園的大貓熊安安順利交配,有動物學家也以銘印解釋:姬姬因為從小由人類撫養長大,從未看過貓熊,因此不認為安安是牠的同類。

要讓圓仔回到媽媽身邊執行起來並不容易,國際間罕見先例,中國雖曾有人工餵養七十多天的貓熊寶寶順利回到媽媽身邊,但也僅此一例,且那位貓熊媽媽是被公認非常有母性的。

許多野生動物的寶寶在接觸過人類後就被動物媽媽棄養的案例不勝枚舉,這使得動物園團隊壓力很大。「我們問中國大陸怎麼辦?他們回說:『唉,我怎麼知道,你們要自己作主啊!』」而且當時團隊也常遭民眾質疑冷血,怎麼忍心讓母女分離!」

不斷沙盤推演如何讓圓仔重回母親懷抱

台灣奮鬥了4年好不容易生了圓仔,迄今人工餵養很成功,張志華說,「要把圓仔還給媽媽,我只有八成把握;不還給媽媽,存活率保證九成以上,到底要不要冒風險?」

但為了眾人的期待,又不忍心圓圓每天只能寶貝著假圓仔,團隊要想辦法讓風險降到最低,每週不斷開會沙盤推演怎麼讓圓仔回媽媽身邊,最好會睜眼的那天第一眼就看到媽媽。

陳玉燕提議先把雞蛋放進仿仔布筒裡,測試圓圓的咬力。在圓圓抱完一整天後,團隊檢查發現「雞蛋沒有破!我們知道圓圓是會斟酌牠的力道的,」圓圓的母性與對仿仔的愛護,讓團隊漸漸有了信心。

後來在YouTube圓圓隔著欄杆舔圓仔的影片,讓很多人動容。藝術設計家陳俊良說他反覆看,每看都感動到淚眼模糊。張志華解釋,因為圓仔從未被污染過,既從未與媽媽接觸,保育人員也都是完整消毒過才進出小寶貝身邊。

藉著先讓圓圓舔圓仔,讓圓仔適應媽媽口腔內的細菌叢,則萬一出了狀況,可隨時喊卡。

等到圓圓與圓仔的狀況都很好後,母女倆分隔後第一次接觸,可讓團隊的每個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我們事先在企劃書上都寫好了,回媽媽身旁時,小仔只能讓牠半飽,讓牠有體力、也有胃口找媽媽的奶喝;若小仔連續叫幾分鐘、媽媽出現什麼行為,就要立刻分開母女倆……等等。」

結果小仔在媽媽身上連著兩小時叫翻了天!張志華與陳玉燕從監視器監看,看得膽戰心驚,不斷掙扎是不是該把圓仔抱出來?

後來團隊檢討,可能因為圓仔出生後都是橫趴著睡,回到媽媽身上,又是毛、又是直立伏靠在媽媽身上,不習慣。

他們決定,下回若再有機會養育貓熊新生兒,要將寶寶還給媽媽的前幾天就得要管理員抱貓熊寶寶,讓牠習慣用各種姿勢睡覺。

大自然的真相果然充滿了令人著迷又敬畏的美

現在,圓仔、圓圓24小時不分離了。

張志華溫柔地分享說,圓圓照顧小仔的方式真的就跟人類照顧孩子一樣,「以前早上管理員都會準備圓圓愛吃的蘋果,每次一開燈,圓圓就會到門口等管理員。現在是圓仔睡覺,一隻腳壓在媽媽的腳上,圓圓另外半邊的腳動了動想起來吃好料,但看了看圓仔:啊!牠在睡覺,圓圓又放下腳來,來來回回幾次,就是不敢驚動小仔,就像小孩抱在懷裡的新手媽媽,動都不敢動,這真的就是天性。」

照顧團隊認為,這次照顧圓仔的各種方法,包括怎麼讓圓圓持續泌乳、擠乳的步驟,以及這幾年幫團團、圓圓人工授精所開發、改造的採精器、受精器等,都將成為未來國際間繁殖大貓熊的重要文獻與工具,也可供照顧台灣保育類動物如台灣黑熊做參考。

張志華拿出他手機裡圓仔的照片,和我分享圓仔每天的成長過程:這張是他幫圓仔聽診、這張圓仔眼睛像女孩子的丹鳳眼好漂亮、牠的黑色小背心跟爸爸團團一樣都窄窄的……。我看到的是一個爸爸,分享女兒成長細節的慈愛之情。

「大自然的真相充滿了令人著迷又敬畏的美,你愈是深入探究每個細節與特點,就愈能發現它的美;你對大自然知道的愈多,就會更深刻持久地為它迷人的真相所感動。」

為了試驗雁鴨的銘印反應,甚至穿上鴨子裝匍匐在草叢裡學鴨叫,被鄰居視為怪人的勞倫斯在《所羅門王的指環》留下的話,證諸圓圓、圓仔,果然很美。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