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許芳宜:讓身體快樂 是生命最好的投資

2014/6/30 林慧淳

她是許芳宜,一身穿慣了的素黑緊身衣、脂粉未施,笑盈盈的模樣像極鄰家女孩。

但她一站上舞台,立刻成為一顆耀眼星星,一跳躍、一回眸,每每牽動千百觀眾的目光和情緒,被譽為「美國現代舞之母瑪莎葛蘭姆傳人」。

她的奮鬥史同樣激勵人心──從小在宜蘭長大,課業表現普通、沒有自信,幸好因為愛跳舞,身心有了寄託,就這麼一路跳到台北、跳到紐約、躍上國際舞台,從「西藥房老闆的女兒」搖身一變成為「台灣之光」,造就一段讓人津津樂道的傳奇人生。

舞蹈雖然扭轉許芳宜的人生際遇,讓平凡的她變得不凡,但她也為此吃足苦頭。

自傳《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中她敘述,念華岡藝校時以「玩」的心情快樂跳了三年舞,之後雖然順利甄試進入第一志願國立藝術學院,但自認不聰明,面對來自各校舞蹈班、素質頂尖的同學環伺,心理壓力很大,只好「用最笨的方式練基本功」。

所謂最笨的方式,就是每天六點就提早到學校,自己暖身、複習。「剛開始真的很辛苦,而且為了早起,前一天就晚睡不得,」她回想,為了跳舞必須放棄和同學玩樂、犧牲社團活動,不過當時還年輕的她並未察覺,自己無形中已養成良好生活習慣,並且培養出他人難及的專注力,受用終身。

畢業後,許芳宜申請到獎學金,隻身遠赴紐約尋夢,就像一隻初展羽翅的雛鷹,亟欲見識天地之大,但面對文化衝擊,她也不免挫折徬徨──鼓起勇氣說英文、刻意無視帶有種族歧視的輕蔑眼光,甚至進入嚮往已久的葛蘭姆舞團後,更要領受舞團一貫以負面高壓逼出舞者潛能的作風,當時雖然倔強不肯服輸,但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時,襲捲而來的孤獨和委屈總讓她眼淚潰堤,開始懷疑「我究竟在這裡做什麼?跳舞好像沒那麼快樂了?」

逆境求生總需要格外堅強的意志,由於一切迷惘的解答無法外求,因此她養成「與自己對話」的習慣,每天搭地鐵回家四、五十分鐘的路程,她就戴上耳機、與外界隔絕,安靜沉澱傾聽自己的聲音,也或許愈是身處被打壓的困境中,愈需要正面思考才能將自我解救,她豁然開朗──所有框架、規矩,在學習的過程一定很辛苦,但若不能先紮穩馬步,怎能收放自如!

於是她安頓身心,專注於每支舞蹈、每個動作的理解、消化與詮釋,「當這些規矩成為我的養分、激勵、能量時,我就不再感覺到它的辛苦,而是享受隨之而來的自在,穿越過山洞的黑暗,來到『見山還是山』的境地。」這時候,跳舞對許芳宜來說,又回到最初的快樂、純粹。

身體要開心,才有創造力

雲門創辦人林懷民以「不跳舞會死」形容許芳宜對舞蹈的執著,但她自我剖析,其實這一切努力最終只有一個目的和本質,就是「讓身體開心」。

「當我的身體快樂了,心智就健康,心智健康才能專注、創造、享受生命,」許芳宜下了註解。

為了讓身體快樂,她戲稱自己多年來維持著「老人的作息」,也就是早上6點起床,晚上儘量在11點前睡覺,這也是一般舞者很難實踐的;飲食上雖然有時因排練或演出而難定時,卻也儘量吃得清淡,「唯獨牛排是最愛,很難割捨,」她淺笑說,在國外待久了,加上舞者身體活動量大,牛排純粹而厚實的口感,可以兼具補充能量和撫慰心靈的效果,因此,尋找好牛排也是她在各國巡迴後慰勞自己的方式。

但身為職業舞者,每天激烈活動身體、挑戰極限,「全身是傷」是難以避免的宿命,幸好隨著經歷愈長,她愈懂得保護自己,只要沒出國表演,許芳宜就定期到榮總「進廠保養」,嘗試以各種訓練和復健讓身體維持最佳狀態,醫生都驚訝她的骨骼、肌肉實在保養得太好了,簡直「不符年紀」。

許芳宜身高160公分,在外國人眼中很嬌小,自認不是天生舞者的完美身材,肌肉、骨骼的開展度也不夠好,因此她更重視身體線條的修飾和運用,每次舞動時總斤斤計較那幾公分的伸展和角度。採訪過程中也見她一邊聊著、一邊趁著雙手空檔隨興扭動手腕,眼見我露出「好柔軟啊!」的讚嘆神情,她趕緊解釋:「我覺得末梢神經手感一直不好,需要無時無刻訓練敏感度。」就連走在路上,雙手也會動個不停,語畢她突如其來臂膀往上一舉,「甚至有時會來個大伸展,旁人就露出『這人怪怪的』神情,」見我赫然一驚,她開懷燦笑。

「但舞者不都應該這麼要求完美、自律嚴謹以維持身體狀態的嗎?」我不禁好奇。她搖頭嘆道,許多舞者或許因為太年輕,一味計較體重、外型而沒顧慮健康,他們沉醉於年輕的魅力、揮霍青春的本錢,卻不懂得儲存與保養,身體的快樂很難長久。

養「小孩們」很開心,也是尊重身體的選擇

揚名國際、從美國紅回台灣,許芳宜雖然享受到甜美的收穫,卻也遇上人生的亂流。2012年她與交往19年的編舞家布拉瑞揚分手,以兩人為名的拉芳舞團宣告「暫停營運」,細心呵護的感情、事業一夕之間歸零,雖然她一直不願多提,但心情沉重可想而知。

收拾心情,重新出發,她除了將事業重心移往國際舞台,與世界知名編舞家合作之外,更成立「許芳宜&藝術家」舞團,著重培育台灣下一代舞蹈新星,並到各大專院校、各縣市或企業團體,以自己的故事激勵觀眾,播下勇於追夢的種子。

許芳宜總將自己在國外巡迴表演賺到的錢,回台「養小孩」,她口中「我的小孩們」就是舞團中10幾位科班和非科班出身的年輕舞者。

她用自認嚴格、實則像保姆的方法領著他們跳舞。年輕舞者曼鈞認為,許芳宜課堂上帶著他們揣摩情境,身體自然律動而成動作,和學校老師數著節拍、只管達到標準動作的技術性指導大不相同。

除了出國演出之外,許芳宜在台灣的時間也總是行程滿滿,常有朋友心疼責備「你這樣不休息,是虐待身體啊!」她總笑答,自己演講時從聽眾獲得的能量,比自己給予他們的還多。「就是因為非常愛自己,希望身體快樂,所以我選擇開心做這些事情啊!」

相信自己並實踐,讓身體快樂

對於一般不是職業舞者、甚至沒跳過舞的人來說,如何讓身體快樂?

許芳宜觀察到,在課堂帶領沒有舞蹈基礎的上班族律動時,常有同學表示,有她帶著跳,就覺得自己跳得很好,這就是「相信」的力量。

「你相信自己的身體,願意給身體一個開心的機會時,就已經踏出第一步了。」

下一步,就是找到一件讓身體動起來,能深切感受到「愛自己」和「被愛」的活動。

「許多人用慣3C產品等『無感』的工具,人也變得無感,結果對於身體的感受只在病痛時覺得『痛』,對它太不公平了,」皺眉搖頭,許芳宜說得急切。

不喜歡跳舞,那就跑步、快走、游泳吧!好好享受流汗、毛細孔打開的感受,用力伸懶腰、把嘴巴張到最大,就可以感受到肌肉緊繃再放鬆的感覺。身體快樂了,人自然也健康,當然,反過來說,人不健康,身體也很難快樂得起來,因此她大聲說,身體快樂是生命中最好的投資。

她是許芳宜。一個無論處於順境、逆境,都全心讓自己身體快樂起來的舞蹈家。你願意和她一起動起來嗎?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