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譚敦慈:不向悲傷投降,承擔保衛食安的遺志

2014/6/30 黃惠如

譚敦慈50歲這年,原本打算攜手一生的牽手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主任林杰樑因病毒感染撒手人世。

「他心臟快停的時候,眼睛一直看向我這邊,」深愛丈夫的妻子擦著眼淚捨不得那說不盡美好的丈夫。

林杰樑留給譚敦慈母子很多非財富的遺產。

現在食安問題連環爆,油品、色素、香精、瘦肉精、深海魚……,每一項都是林醫師提出過的警告,讓人更懷念林醫師。

立法委員田秋堇一見到譚敦慈眼眶一紅,想起當年和林醫師並肩作戰,將美牛擋在門外。此門一開,比萊克多巴胺更毒的瘦肉精進台灣國門,讓國人吃下肚。

善良的台灣人民感念著林醫師。譚敦慈去吃麵,麵攤多給她一顆滷蛋,店家給她幾顆包子說是心意,但「林醫師以前不收,現在也不能收,」譚敦慈說。

林杰樑也教導兒子在崗位上奉獻的力量。

每每食安事件爆發後,林杰樑除了找出文獻有憑有據地回答媒體,讓民眾不必恐慌外,一回頭就開始找解毒方法,並寄給政府。

我們對悲傷了解太少,最困難的時候是譚敦慈以家屬的身分選擇拔管。「真的很心疼林杰樑,不想放手,但我不能自私,」譚敦慈說。

院方好意問,要不要避開媒體走後門,譚敦慈大聲說:「林醫師一輩子堂堂正正,我們只走大門,不走後門,」只需要和媒體溝通,不要阻擋來路,不要拍攝遺容。

當遺體移往殯儀館時,非但沒人嘗試拍攝遺容,沒人越線,只聽到媒體記者聲聲啜泣喊「師母加油」、「林醫師好走」。

前兩天小兒子浩楨想了想說,如果真要選,還是爸爸先走好了,「因為爸爸無法經歷喪妻之痛,媽媽比較堅強。」

林杰樑心中的「不銹鋼花瓶」

生前,林醫師笑稱譚敦慈為「不銹鋼花瓶」,馬桶壞了自己修,從不麻煩忙碌的丈夫。在工作上,她幫林杰樑檢驗、統計,林醫師發表的學術論文,即使是重量級的《新英格蘭期刊》,譚敦慈永遠是他的第二作者。

傷心欲絕什麼事都做不了,但替逝者解除遺憾,是她現在可以做的。譚敦慈在林杰樑百日這天成立「林杰樑關懷健康協會」,繼續捍衛食品安全。

譚敦慈每天起床,為小兒子準備早餐、便當,催促小兒子上學。上學前,她到林杰樑牌位前備好水果,盞好茶,合十,不點香(香燃燒的化合物有害人體),「請賜我一整天的力量」。

現階段維持林杰樑醫師的臉書,繼續發表林杰樑手稿,為食安發聲,未來希望成立食品安全檢驗室,不接受財團資助,維持客觀超然。

20幾歲就從事護理工作,譚敦慈從此看盡生老病死。她原本以為,人生目標只要照顧好先生、小孩就好。後來,公婆身體欠安,人生目標再加上照顧公婆,看到同學當到護理督導,她也從不羨慕。

現在譚敦慈接手林醫師的遺願,捍衛食安。身為女性善用女性角色,多一點生活實做,也特別在乎兒童的飲食教育。尤其看到許多小朋友過動,跳來跳去,一刻也靜不下來,父母卻常常毫不留心地將五顏六色的人工色素餵他們吃下肚。

不過,她也知道,50歲以前盡力,50歲以後盡心,不一定要看成果,但求「無愧於心」。

譚敦慈上媒體談食安後,有廠商認為她擋人財路,透過人留話給她,「有些人以為我比林醫師好欺負,其實經歷過喪夫之痛,我還有什麼好怕的。」

從50歲開始,譚敦慈堅強地替林杰樑多活一遍。

譚敦慈,50歲,1963年生,護理師,為已故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主任林杰樑研究助理,籌備「林杰樑醫師關懷健康協會」。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