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財經台/天下事:脫歐結局並非投資賽事的終點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6/23 陳柏基

英國公投前夕,資金競相湧入避險資產,帶領美國公債來到近四年新低、歐洲指標公債殖利率更出現史上首次負值,不論結果如何,可以預見的是,國際間的金融壓迫競賽仍將持續進行…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英國脫歐公投議題發酵至今,各種避險需求持續湧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甚至出言警告英國脫歐將引發英國經濟衰退,直到公投前發生的英國工黨議員疑似因留歐立場遭到攻擊身亡,似乎又將民意吹向留歐,推升英鎊反彈大漲。

不論是1975年英國舉行第一次決定留在歐洲經濟共同體(EEC)的公投、2016年脫離歐盟的公投,或是另一個同樣眾所矚目,正在進行的歐洲盃足球賽事,英國的「足球流氓」和其他國家的球迷從場邊一路開打,都顯示英國和歐洲大陸的糾葛淵源已久。

這場歐陸混戰從經濟、政策打到體育賽事,本周來到高峰。不過,我一位在安聯環球投資(Allianz Global Investors)德國總部的同事分享了一句知名德國足球教練Sepp Herberger的名言「After the game is before the game」(結束即是開始),來提醒我這場投資賽事還未見終點,現在更該把投資眼光放遠。
 
資金湧向避險天堂,歐洲公債首見負殖利率

德國向來是歐洲的產業經濟心臟,安聯環球投資自德國起家,歐股投資經歷超過一甲子,目前管理全球規模最大的歐股成長和歐股收益投資策略,因為地理位置賦予更懂歐洲的投資優勢,德國同事經常與我分享歐洲市場前線情形。

英國脫歐紛擾,市場氣氛偏向觀望,而聯準會偏向鴿派的聲明,進一步推升公債需求,上周資金湧入避險資產,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大幅跌落至近四年低點,德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單周同步下滑至-0.024%,這是德國十年期指標公債殖利率首度來到負值!

兩大指標公債殖利率直直落,顯見市場的避險氛圍濃厚,而真正驅使殖利率的關鍵因子,則被湧入債市避難的投資人拋在腦後。還記得不久前我們預測通膨下半年的升溫機率極高,且美國不論如何都將進入升息循環。

投資人總想要賭一把,賭英國會不會脫歐、賭美國會不會升息。但至少在諸多的不明朗中,有件事卻是明確的:金融壓迫競賽(Financial Repression Match)還是現在進行式,超低的利率環境、充沛的流動性仍將投資人帶往「錢變薄、投資變難」的基本情境。

證據之一就是,不論歐洲央行或日本央行仍不排除加碼刺激措施的可能性。
 
金融壓迫競賽未止,短期先擁抱多元債券守穩核心部位

歐洲央行持續支撐歐元區銀行系統的流動性,在連續15個月購入公部門債券、祭出存準負利率,本周歐洲央行將啟動第二輪定向長期再融資操作(TLTRO)。就算德國憲法法院作出不利於直接貨幣交易(OMT)的裁決,我想也抵擋不了歐洲進行寬鬆的決心。

在日本方面,即使日本經濟略顯曙光,但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仍多次發言不排除加碼刺激措施。

聯準會主席葉倫也在本周出席兩場聽證會,提出半年一次的貨幣政策報告。對市場而言,美國經濟數據並未有什麼意外的表現,非農就業成長平平,意味著勞動市場成長趨緩,而每月8至10萬新增就業水準,已足以支撐美國的勞動市場,況且薪資增長維持健康的上升趨勢。假如投資人對於升息疑慮再度升高,歐元相對美元仍會趨貶。

聯準會當前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帶領美國自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優雅退場;相反的,對於歐洲央行或日本央行,這挑戰還太過遙遠。

回到本周最大賽事,雖然目前主流看法仍相信英國留歐機率較大,但假設公投擦槍走火,脫歐不小心成真,短期仍將為金融市場將帶來不小衝擊。若金融壓迫下的低利率和負利率環境將延續,你又不想與風險對賭,那麼你該做的是拉高多元債券的核心部位,積極一點可再伺機前進歐洲高息股票和成長股票撿便宜,投資先求穩再求好。

謹記德國足球教練「After the game is before the game」至理名言,別因賽事氛圍沖昏了腦袋,將投資眼光放遠、沉著應對,才能在接下來每場投資賽事中,累積最佳的競賽籌碼。

(作者為安聯投信產品首席,本文反映專欄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