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跟著第一夫人學品味》賈姬的時尚品味

2014/6/30 麗雅‧鮑瑞

她無論何時何地都是那樣的光鮮亮麗,不論是學生時代穿毛衣和裙子還是在她在白宮時期穿著的珠寶晚禮服搭配外套,或是穿著褲裝在家裡後院(白宮南草坪South Lawn)的蹦床上跳上跳下(她的褲子總是那麼地合身!)還是穿著法國時裝大師伊夫‧聖羅蘭(Yves St. Laurent)設計的單肩禮服在巴黎戴高樂歌劇院前排端正地坐著,她的友人和所有看到她的人都會異口同聲地說,她看起來「真的是太出色了!」

當她在「眾人面前」執行總統夫人義務時,她一頭栗色的頭髮總是完美到讓人感到氣憤。當我們到國外旅遊時,其他在她身旁的女性(包括其他甘迺迪家的人和我自己)的髮型經常看起來好像是剛從潮濕的叢林或風洞裡出來,但她的髮型看起來總是那麼地完美。

愈簡單的設計師禮服通常愈難複製,而賈姬所穿的原始設計都是以極為簡單著稱,讓其他人很難成功複製。但是她的粉絲都很努力想要複製她衣櫥裡的每一樣東西,包括她的貼身衣物在內。有位女士就曾寄了二十二套巴特里克(Butterick)標準化服裝紙樣到白宮,請甘迺迪夫人將和她所擁有的著名奧列格‧ 卡西尼(Oleg Cassini)設計無袖洋裝最接近的紙樣寄回給她,讓她也可以做一件一模一樣的。

也有一些男士會寫信給賈姬,問她JFK所抽的雪茄品牌,好讓他們也可以擁有並向人吹噓。收到這樣的詢問時我們不會加以回答,但不會告訴他們真正的原因:因為那些雪茄是非法從古巴進口的。另一個我們拒絕的詢問是關於女士們來信問到總統穿什麼品牌的內衣褲,她們也要買一樣的給她們的丈夫當作生日禮物。

當時很多女士告訴他們的裝潢師要做和白宮東室(East Room)一樣的深黃色絲質波紋窗簾布,用多色的絲織繩綁住。當然,她們也要和白宮玫瑰園(Rose Garden)一樣的花園設計,「因為同樣的設計在我們家後院也會很好看。」

還有些女士寫信來問賈姬早餐吃什麼,一天運動多少次,她的鞋子是什麼尺寸。(因為這個問題過於私人化,我們並沒有告訴她們。她的鞋號是10B。)有些人會在餐廳裡偷聽她的談話並洩漏給媒體。我和我的團隊得花大量的時間和力氣回答她的郵件,並阻擋那些不受歡迎的隱私侵犯者,我感覺自己很像是王國的捍衛者。

那些從來沒有騎過馬也不會騎馬的女士們也開始在大白天穿上馬褲,配上任何她們找得到的靴子,包括雪靴在內,只因為甘迺迪夫人穿著馬靴在維吉尼亞騎馬的照片看起來是如此地美麗。

賈桂琳‧甘迺迪在歷史上絕對可以佔有特別的一席之地。她將「品味」一詞如此加以廣泛地定義,包括如何接待客人,談吐,室內設計,聰明才智和優雅的禮儀。她所準備的每一份禮物,參加的午餐和晚宴,她都會親手寫卡片或讓我先擬草稿,然後由她簽名。如果是她不認識的對象,我的社交辦公室會署名「在此代表甘迺迪夫人感謝您所送的美麗花束」(或體貼的禮物等等)。每一件物品都會被提到,除了總統被暗殺那次以外。當時蜂擁而來的信件、卡片和花擺滿了整個白宮。(當時甘迺迪夫人和她的社交秘書萳西‧塔克曼(Nancy Tuckerman)負責安排寄出感謝卡,她也在電視上好幾次向公眾對那些獻給她丈夫數以百萬計的信件、花、訊息、彌撒和祈禱表示謝意。)

賈姬會寫卡片給那些住院需要鼓勵的友人,並給那些剛生完小孩和子女在學業或其他領域有所成的友人賀卡。她的賀卡都非常迷人,且都因其保存價值被每位收件人珍藏(如果他們還沒在eBay上賣出好價錢的話!)一個真正有品味的人才能了解到支持和鼓勵的話語對那些真正需要的人多麼有意義。

在擔任美國第一夫人期間,她曾多次到歐洲和南美首都進行拜訪,她晚間出席宴會的髮型都是由她御用的巴黎亞歷山大沙龍所設計的美麗的奶油蛋捲形的包包頭。在她的照片出現在法國媒體之後一天,法國女性們都到她們的髮型設計師那裡指定要做和她一樣的髮型。在那之後的一週,甘迺迪夫婦到法國參訪的照片在美國媒體大量曝光之後,美國女士們也都爭相模仿她的髮型。在1960年代有很多美國女士到美容院去都直接告訴他們的髮型設計師:「你知道嗎,每個人都說我看起來跟賈桂琳‧甘迺迪一模一樣,所以我也要和她一樣的髮型。」

賈姬的身材很健美,有寬肩膀,肌肉均勻的手臂和細腰,讓每件衣服都很合身。不像克萊爾‧路斯,她很有耐心地站著試裝很多次。時尚是她生活的重心。經驗豐富的眼光讓她能在設計師服裝中看出細微的問題,從釦子稍微沒有對正到兩邊的墊肩沒有對稱等小地方她都可以看出來。

紐約的設計師和時髦人士奧列格‧卡西尼會帶著他的試衣師父秘密地到白宮來,帶來第一夫人要求他帶來的法國設計師複製作品。紐約的時裝店Chez Ninon的試衣師父也經常偷偷溜進白宮,因為總統並不想讓我負責的社交辦公室被人稱為「時尚黑手黨」,有一個專欄作家真的如此指控我們。

賈姬總是像芭蕾舞者那樣優雅地走動,挺直身子,靈活且非常有彈性。而克萊爾‧路斯則是較為僵硬不自然,好像穿著美麗的衣服時會感到不舒服。這兩位女士都知道聚光燈在他們身上,所以當走入群眾的時候,她們都會朝著目的地向前直走,微笑,抬頭,背打直,像驕傲的孔雀一樣,看起來像在思考有深度且重要的事情,而事實上他們只是要避免讓粉絲或那些宣稱認識他們的人攔下來談話。

每年聖誕節賈姬都會送每一位白宮工作的員工禮物(那可是超過兩千人之多,其中包括迎賓辦公室的成員,特務,安全人員,廚房員工,監控室員工,花店人員,醫療團隊,空軍一號和直昇機架駛員,管家,園丁和幫傭,電子工程師,水電工等等)。她的禮物總是非常的特別──是那種可以裱起來保存,又大又令人印象深刻的。有各個由她的白宮藝術委員會負責重新裝修過公共房間的水彩畫。有一年則是卡洛琳和約翰坐在被白雪覆蓋的,一輛由甘迺迪夫人在白宮草坪上駕駛的古董雪橇上。這些禮物總是那麼地充滿魔力。每位白宮員工都會收到一份,包括他們眾多朋友和他們生活中所有的人──像幫他們在維吉尼亞,漢尼斯波特(Hyannisport)和其他甘迺迪家族成員在棕櫚灘的冬季度假地管理人等。這些歷史畫和照片都由總統和總統夫人共同署名,並加上迷人的節日祝賀訊息。想像這些大大的扁信封裡的禮物對在十二月份收到的那些人有多麼重要的意義!第一夫人並沒有將這些工作佈置給白宮的下屬。她花很多天自己想出這些點子,並自己決定要如何裱框製作,以及如何用特別的白宮包裝紙包裝起來並加上金色的緞帶。

她的禮儀很多都是由她的母親珍妮特‧鮑維(Janet Bouvier,後來又成為奧欽克羅斯Auchincloss)教導的,並不是從傑克‧甘迺迪贏得總統大選之後才開始學的。在白宮的國宴結束之後,她會恭喜主廚和廚房裡的員工們,表揚他們表現得很傑出,而他們也總是表現得很好。她一定會記得謝謝主要的負責人,並向所有的服務人員以及那些臨時幫忙的人們表示感謝。從這些人們的微笑中就可以看出來他們很珍惜來自第一夫人的讚美。從她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她就已經被教導要到廚房裡去向負責準備餐點的人員致謝。短短幾句感謝或讚美的力量都是無可限量的。

賈姬在乎時尚,事實上她是非常地在乎。來自法國、義大利、英國和美國所有頂尖時尚雜誌在出刊前她就會就先拿。她的朋友們會到巴黎研究流行的女裝並寫信告訴她有哪些令人興奮的消息。設計師會從紐約帶著很多的新款服裝讓她看。設計師們為賈桂琳設計服裝的爭執造成太多媒體話題,以及巴黎時裝界關於賈姬太多的討論讓在西翼辦公的總統和一些嚴肅的政治人物來說太難以接受。總統覺得這些對法國和義大利時裝的強調對美國時尚界以及他自己的形象有所影響。(我們得承認時尚雜誌幾乎每個禮拜都在提醒他這個事實,他們還責怪JFK一手摧毀了男人戴帽子的傳統。)

更糟糕的是,每個人都想要送賈姬國外設計師的進口服裝,因而引起了美國國稅局的注意,懷疑第一夫人並沒有支付該付的進口關稅。我們對此加以反擊,證明甘迺迪夫人是美國美麗的象徵,且所有的時間都在為她的丈夫工作,因此需要的不只是一個西爾斯(Sears)和JC潘尼(JCPenney)這類美國百貨公司當季可以提供的服裝。我還記得一位美國關稅人員曾和我為了這件事引發爭執。

「你們沒看到杜魯門夫人和艾森豪夫人買這些豪華的服裝而不付進口稅吧?」他很不禮貌地問。我派我的一位助理去拿一些媒體檔案過來,她拿回了一些貝絲(Bess,也是美國最受歡迎的第一夫人之一)和曼米(Mamie)在她們擔任第一夫人時所穿著的設計師正式禮服照片,以及賈姬的一些設計師正式禮服的照片給他看。而當奧列格‧卡西尼被正式聘請為她的服裝設計師時這些問題終於解決了。所有第一夫人的歐洲設計師都暫時被停用了,至少在公眾的眼光裡。(巴黎世家Balenciaga,迪奧Dior,和紀梵希Givenchy禮服仍秘密地送進第一家庭供她選擇購買,或加以複製。)

我還記得賈姬和我一起在華盛頓特區度過的少女時代。我比她長三歲,但是我們經常一起在現在已經停止營業的森林小屋(La Salle du Bois)餐廳一起用午餐,也一起參加很多派對。她會穿著套頭毛衣配上羊毛裙,並圍上一條小絲巾,看起來就像是量身訂作的原創設計。我和其他的女生朋友回家後也會嘗試圍上絲巾想讓自己看起來和她一樣時髦,但無論如何我都沒法像她一樣。她似乎有一種特殊的魔法可以讓她的配件,包括皮帶、手套,耳環等任何東西都搭配得很好。她看起來總是那麼完美而平衡。她會在出門前把一兩樣飾品取下,不管是多餘的手環,雙條珍珠項鍊,或是皮帶。她的眼睛告訴她人人都知道但卻不知道如何表現的:少即是多。

當然,當她的丈夫約翰‧甘迺迪參議員贏得總統大選時,她的一舉一動開始被眾多媒體關注並拍攝,對她而言有如「不斷從木頭裡飛出來的白蟻般」趕也趕不走。從此她成為美國最有身價的公主,每一樣她碰過,穿過,看過,吃過,用過的東西都立刻成為全世界女性爭相模仿的對象。

.書名:跟著第一夫人學品味

.作者:麗雅‧鮑瑞

.譯者:劉盈君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