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這場「外遇」拯救了我

2014/6/30 文.謝曉雲  攝影.蔡適任 提供2008/09 康健雜誌 118期

蔡適任(文化人類學博士)

新書《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發表會上,蔡適任穿著媽媽一針一線親手縫製的舞衣,隨著音樂忘情舞動身體,嫵媚的眼神、撩人的姿態緊緊抓住全場人目光,一位中年女性讀者忍不住站起來讚賞她:「你真是太棒了,怎麼能這麼自信地在一群陌生人面前展現自己的身體,看起來好美!」

如果看到8年前的蔡適任,大概沒什麼人會相信,這個女孩會跳舞,而且跳得如此性感迷人,還贏得好幾場歐洲國際比賽,「連我自己都不會相信,」她說。因為用世俗價值的眼光來看,跳舞是高挑纖瘦、容貌姣好的女人才有的權利,至於自己,身材嬌小、長相平凡,怎麼看都不可能和舞蹈連上任何關係。

在學習「東方舞」(現在大多數人稱的「肚皮舞」)之前,她對自己的身體有諸多不滿批評和自卑,不到145公分的矮個子,加上念書時有點圓胖,同學常拿她的身材作文章:「要畫你哦,很簡單,用圓規畫一圈就好了。」不僅身材長相不符合美體工業所謂「美」的定義,求學時,她的成績也經常吊車尾,加上個性又孤僻,因此成長過程中,她常常落入自我厭惡的情緒裡,很難想像自己有一天會喜歡自己,而且也能被人喜歡。

歐巴桑一扭腰擺臀就變美

蔡適任當初會去學舞,不是為了練身材,也不是想出風頭,而是為了一個傷痛的原因。她在法國攻讀博士的時候,一連串的生命挫折──對學術研究失望懷疑,而她唯一深刻愛過的人此時也選擇離開她,獨自在異鄉,一個人面對傷痛,她的生命此時變得空洞虛無,找不到意義,有時候她甚至想要往另一個世界飄去。

就在她試圖為自己受困的靈魂找一個求生出口時,舞蹈散發的「熱」深深吸引了生命變得冰冷的她,於是,只是為了「救命」,她走上學舞之路。

蔡適任第一次看到東方舞教室裡的景像,讓她非常震撼,一群長得不怎麼樣,小腹突出、屁股肥大的中年歐巴桑,用消費工業標準看絕稱不上是「美」的人,竟然把一肚子贅肉拿出來搖晃見人,這要是在我們的社會,大概只想趕快找衣服遮掩起來。但是,她們跳起舞來怡然自得,毫不掩飾,「那麼自由、沒有半點束縛的身體,令人心生羨慕,」她說。

她的其中一位舞蹈老師娜蒂雅,長得高大粗獷、皮膚黝黑,頭上頂著高高捲捲的瀏海,被她形容看起來像一顆「乾枯的花椰菜」,跟大家認為舞者應該有優雅的氣質根本沾不上邊,甚至就像村姑農婦。但是當娜蒂雅一開始扭腰擺臀跳起舞來,那種自信、力道及迷人的風韻,常常讓她看得入迷。

愈能與自己身體共存,愈能尊重每個人,自己也愈快樂

愈深入其中,她愈發現東方舞的迷人,也愈喜歡盡情舞動身體的感覺,為了讓自已進步更快,她四處找舞蹈教室上課,甚至跑去學打鼓,為了讓自己節奏感更好。

她著迷於跳舞到差一點把原來去法國的目的──攻讀博士給拋到一邊,朋友擔心她分心跳舞,玩得太過火,時間到了交不出博士論文,甚至逼問她,「你不可能面面俱到地同時做好兩件事,跳舞與論文,你要哪一個?」

她形容得有趣,如果學術研究是指腹為婚的青梅竹馬,那舞蹈就是一場純屬意外的「外遇」,本來只是「逢場作戲」,沒料到現在卻是一發不可收拾,無法自拔,深陷其中。所幸最後並沒有鬧出離婚革命,而是幸福快樂的收場,她順利取得文化人類學博士學位,更向下一個博士邁進,主題就是她熱愛的東方舞文化。

舞蹈帶給蔡適任最大的收穫之一,是讓她和過去一直批評輕視的身體「和解」,並且更自然地展現真實的自己。在學習東方舞的過程中,她更了解自己,也更接受自己。

她發現,愈能自在安然地和自己的身體共存,就愈能尊重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這件事,而且當人與身體及內心的關係都改善,也變得美好了,就愈能自在當自己,成為一個身心都快樂自由的人。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