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重粒子放射治療,剋癌新武器

2014/6/30 郭佳容

癌症連續29年蟬聯國人十大死因榜首,平均每12分鐘就有一人死於癌症,它無情地侵襲人們的身體,就像拳擊賽中難纏的對手,在你以為已經擊中對方要害時,它卻屢仆屢起。

日前,遠雄建設董事長趙藤雄向媒體披露,長子趙文嘉透過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的引薦,到日本千葉放射線總合醫學研究所接受「重粒子」放射線治療,不僅控制住復發的肝癌,而且副作用極低,復原情形良好。

根據國際粒子放射治療合作組織(PTCOG)統計,直到2013年1月全世界已有36座質子治療中心,6座重粒子治療中心(日本3座、德國、中國與義大利各1座)。美國知名的梅約醫學中心也在加州北部興建重粒子治療中心,預計3年後上路。

現在,台灣也要迎頭趕上這個治癌新趨勢,包括長庚醫療體系已在發展質子治療,台北榮總則全力發展重粒子治療。

日本之所以領先有歷史淵源,因為68年前受到廣島核災摧殘,日本政府投入上百億的經費在千葉縣建置先端的重粒子治療研究,前8年免費提供臨床試驗,第9年才開始收費。

日本放射線總合醫學研究所(簡稱放醫研)發展19年來,已經有7000多個臨床案例,是全世界技術最成熟、病例數最多的重粒子治療中心。目前,日本全國已治療超過8000例重粒子個案。

台北榮總在長榮集團總裁張榮發的牽線下取得日本放醫研的技術指導,在前行政院長陳冲指示下採用促參(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方式興建,現在民間資金也幾乎到位(預計需45億經費),只待退輔會、衛生署、原能會與台北市政府審核通過,就可以開始興建重粒子治療中心,預計4~5年後民眾可以在國內接受重粒子醫療服務。

到底重粒子放射線治癌有什麼獨到之處?它適用於哪些癌症病人?

重粒子放射治療抑癌能力是質子治療的3倍

癌症治療主要有三種方式:手術、化學治療(包括標靶治療)與放射治療。如果病患年齡較大、身體狀況不佳、癌細胞分布較廣或擴散,不適合動手術的人會選擇放射治療,也可能合併化學治療。

為引進重粒子治療奔走多年的台北榮總放射線部部主任張政彥指出,傳統放射線治療的限制在於射線穿透人體表淺組織時能量最強,但到達深度腫瘤時能量卻已衰弱;如果要加強能量、有效殺死癌細胞,會重大傷害正常細胞。焦土政策之下,治療效果愈好,則病人的副作用也愈大,容易有骨頭壞死、表皮組織纖維化、傷口難以癒合、胃口不佳、體力難以負荷等副作用,而且術後恢復時間也較長而辛苦。

先端的粒子(包括質子與重粒子)放射線治療可以改善這個困境。粒子射線的特性是穿透身體表層時殺傷力不強,能量在到達癌細胞附近時釋放到最大,因此可以盡量不傷害周邊正常組織,並給予癌細胞最高能量的治療,治癒率拉高的同時,副作用也能減到最輕。

而且重粒子相較於質子能殺死更多癌症細胞,因為重粒子的生物效應(radiation biological effect,RBE)也就是抑制癌細胞的能力,是質子的3倍。幾乎可以完全摧毀癌細胞。

「這是某些極難治癒的癌症病人的救星,」張政彥說。他舉日本治療的實例說明,以侵入肝門靜脈的肝癌來說,因為腫瘤阻塞肝門靜脈馬上就會累積很多腹水,還有黃疸症狀,病人幾乎在一、兩個月內就會急速惡化,很難用傳統放射線或標靶治療來改善,但以重粒子放射線加上精準的定位技術,可以一舉殲滅腫瘤細胞,而且副作用低。

根據日本臨床經驗,重粒子治療強項在一般癌症方面,包括:頭頸癌、肺癌、肝癌、復發性大腸直腸癌、胰臟癌、腎臟癌、攝護腺癌等,另外針對特殊位置的癌症,例如:脊索瘤(長在脊椎兩端胚胎殘餘的脊索位置)、眼底癌以及口腔、皮膚難治的黑色素瘤、骨癌與軟組織肉癌等,或氧氣濃度低的腫瘤,重粒子也能發揮很好的療效。

重粒子專治位置特殊癌症,不能完全取代其他療法

不過,張政彥坦言,並不是所有的癌症都適合重粒子治療。一同參與計劃的台北榮總放射線部主治醫師洪聖哲也提醒,重粒子治療只適用局部,特別是位置困難或是體積巨大而傳統放射線難以消滅的腫瘤(約佔癌症病人的3~5%),並不能完全取代手術、化療或標靶治療,對全身轉移或是瀰漫性腫瘤的病患,也不適用。

「重粒子不是萬靈丹,它只是眾多有效治療的選項之一,」張政彥說,如果病人經濟能力許可,想要較好的醫療品質及療效,可以自費做重粒子治療(一個療程約60~100萬元),能較傳統放射線治療縮短一半以上的照射次數,減輕病人痛苦、提升生活品質。

北榮計劃將部份盈餘用於成立基金會,協助需要使用這項技術卻付不出費用的民眾救命之用,以免這個重大醫療投資只造福了負擔得起的病人。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