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海茵:無論失望或喜悅的淚水,都是為了女兒而流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8/4 曾慧雯

台灣臨床統計發現,平均每7對夫妻就有1對不孕。像新聞主播陳海茵就嘗試過各種療法、吃盡苦頭才終於盼到孩子。為了擁有一個孩子,多少人求神拜佛、試盡偏方,強忍各式檢查及治療的不適,甚至打排卵針打到肚皮結硬塊、連針都扎不下去……2015年起,健保編列每年3200萬元補助不孕夫妻看中醫助孕,期待中醫能帶來「生機」。中醫治療不孕的歷史悠長,調好體質才是順利受孕的關鍵。《康健》採訪中醫不孕治療專家,教你找對醫生掛對科,對症下藥,養出好孕體質。

東森新聞主播陳海茵27歲結婚,並不算晚,但她就像台灣所有的職業婦女,總是想趁年輕專心打拚事業,等到30幾歲才想起:是不是該生孩子了?

然而,如同你我,陳海茵必須面對沉重的工作壓力,擔任晚間新聞主播經常忙到深夜才下班,就寢時往往已是凌晨兩、三點。壓力與作息不正常讓她的基礎體溫起起伏伏,好不容易懷孕卻留不住孩子。

在台灣,每7對夫妻就有1對不孕,比例高得令人心驚,而陳海茵求子的過程就是所有不孕夫妻的縮影:看中醫也看西醫、吃中藥也吃排卵藥、學習自己打排卵針,最後不得不求助試管。求孕的心情反覆在揪心期待與沮喪失望之間擺盪,但即使心碎了還是要一片片拾起來,擦乾眼淚後勇敢再戰。

2015年9月,陳海茵以39歲高齡誕下愛女「喜羊羊」。從計劃懷孕到生產,歷經了「八年抗戰」,箇中的煎熬與辛酸,在見到女兒的那一刻,全都化作欣喜的淚水。

前陣子看到非凡主播引產的新聞,我懂那種感覺。30歲出頭我開始嘗試懷孕,發現月經沒來時,我很高興跑去看醫生,沒想到抽血檢查後卻被宣判胚胎不正常,醫生不建議我吃黃體素安胎。我不相信,跑了另一間診所,在聽到同樣的結果後,我就默默回家,等胚胎自己掉下來。

我非常難過,為什麼我要懷孕竟會這麼困難?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於是我決定去看中醫。也許是我工作壓力大、作息不正常吧!中醫師說我的基礎體溫高溫期都太短、黃體素可能不足;為了調身體,我看過3位中醫,吃了兩年的中藥。其實中醫有建議我先生一起來檢查、把脈、吃藥,但他不大願意,覺得自己沒問題。我也嘗試過親朋好友推薦的各種求子偏方,試了好久都沒有成功。

第二次懷孕,我又流產了。這次我去醫院看不孕,醫生很有名,診間外大排長龍,我一下班就趕過去等。醫生幫我打排卵針,照超音波時看到許多白白胖胖的卵子,當時我覺得自己很像一隻母雞,肚子裡好多顆蛋喔!醫生要我有信心,因為成功機率很大。

然而,期望愈高,失敗時就會跌得愈深。當做完人工授精,下個月卻看到月經還是來報到的時候,我就哭了,因為我真的覺得我可以!我應該會懷孕啊!一瞬間,心情從雲端跌到谷底。

休息半年,我換了一間醫院做完整檢查及治療。不過,就在接受人工授精前一刻醫生才告訴我,檢查發現我先生的精子活動力不好。我一聽整個人傻眼,心想,我怎麼會這麼白痴?努力了這麼久才發現問題不在我身上!我辛辛苦苦打了一個月的排卵針,不是都白花錢白受罪了?果然,這次也失敗了。

取卵過度刺激卵巢差點送命

又再休息幾個月,我和醫生討論決定改做試管。我有「陳大膽」封號,不怕自己打排卵針,但等到取卵時,我對全身麻醉的反應卻不大好,清醒後一直喊冷、牙齒不斷打顫,還在醫院大廳昏倒;半夜我肚子好痛,腹部腫得像是懷孕4、5個月。我硬撐到早上才去醫院,醫生說這是「卵巢過度刺激症候群」,我的腹部嚴重積水,如果再慢一步、積水跑到肺部,無法呼吸就會死掉了,這時我才知道自己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只要能多取出一顆卵就是增加一個懷孕機會。取卵的針又細又長,把卵巢戳得千瘡百孔,但我已經38歲,卵子品質和數量都大不如前,好不容易取出7顆卵卻只夠植入一、兩次。第一次試管用掉4顆受精卵,到了「開獎」的那一刻,知道沒有成功,我又哭了。

我決定拚第二次試管,再植入剩下的3顆。這次終於順利懷孕,我本以為能懷雙胞胎,連小名都取好了,一個叫「喜羊羊」一個叫「灰太狼」,結果只有喜羊羊留下來。

我要跟大家說,女生的身體狀況是很現實的,如果你想懷孕、想取卵,都是愈早愈好,不孕治療一段時間都沒起色就要換方法。我在2003年結婚、2015年生子,當中有8年都在就醫治療不孕,還經歷數次流產的煎熬,壓力真的很大,但我總是跟人說,只要不放棄就一定會有希望,而我就是屬於不輕言放棄的人。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