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15分鐘禪修,快樂泉湧

2014/6/30 朱芷君

世界上最快樂的人是什麼模樣?

稍顯黝黑的皮膚,濃眉下澄澈的雙眼散發智慧威嚴,笑起來卻又充滿純真的光彩。他就是詠給.明就仁波切。

美國神經科學家大衛森及露茲邀請多位西藏僧侶參與一系列神經科學測驗,運用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fMRI)測量腦部活動變化。結果發現,明就仁波切禪修時,大腦中與快樂相關區域的神經活動元指數,竟然躍升700~800%,令研究人員以為機械故障。

參與實驗可不是舒適的任務:必須躺在狹窄的掃瞄艙中一個半小時,頭被牢牢固定,邊聆聽耳機內的噪音,邊遵從「禪修」、「停止」的指令。明就仁波切回憶,「我並不認為自己是最好或最特殊的,」他沒使出任何奇招,只是專注自己的心。

雖然被視為「最快樂的人」,明就仁波切童年時,卻飽受恐懼和焦慮的侵擾。每當接觸陌生人,便會心跳加速、冷汗直流,幾乎演變成西方醫學中的恐慌症。直到正式學習禪修,才逐漸掌握安住內心的技巧,克服如影隨形的焦慮感,即使壓力再大也未曾發作過。

由於他父親烏金仁波切座下的西方弟子中,不少具有科學背景,明就仁波切自小便耳濡目染心理學、生物學等知識,日後在歐美弘法的經驗,更促使他思考如何結合現代科學與禪修,幫助人們面對日常生活的難題。

他的暢銷書《世界上最快樂的人(The joy of living)》,不但提供各種適合現代人的禪修方式,並詳加闡述大腦的運作機制,就算缺乏佛學背景,也能從科學觀點,理解禪修技巧為何能影響大腦的認知功能,增進身心健康。

禪修就像上健身房

如果以為禪修等於腦袋空空、動也不動像個木乃伊幾個小時,這位32歲仁波切的觀點會令你大吃一驚。「無論你正在經歷什麼,只要能隨時覺察正在發生的一切,就是禪修!」他指出,思考是心的自然活動,禪修不是抑制它,而是練習安住於心當下的自然狀態中,即使煩惱或負面情緒不斷生起,也不批判與執著,「只要看著它來來去去就好了。」

對一般初學者來說,這種完全放下感官追逐、安住自心的非分析式禪修(稱作「止」禪修)並不容易,比較實際的作法,「是利用感官接收到的資訊來安住自心,」明就仁波切建議。

禪修並非單一規格的修持,最適合的技巧,除了依個人特定狀態有所不同,也取決於個性和能力,「任何時候,都可以利用當下最吸引我們的感受做為禪修的對境,」明就仁波切建議,包括景象、氣味、味道等,便能將無趣的例行公事如煮菜、吃飯,甚至塞車,轉變成安定自心,增強心力的修持良機。

練習禪修是漸進的過程,無需設定不切實際的目標,也不應過於在意結果,最好「把禪修看成上健身房,」明就仁波切提醒,衡量自己的極限、盡力而為。初學的要點是「時間要短,次數要多」,例如一天15分鐘,可以分成5個3分鐘或3個5分鐘練習,持續累積後,就能逐漸拉長安住自心的時間。

不管哪一種修持方式,都需要親身體驗。你可能立刻發現跟某些技巧很相應,也可能覺得禪修一點好處也沒有,但明就仁波切強調:「這都沒關係。」重要的是找到發展平靜、清明、自信和安詳的修持方法,實際去做。如此不但將利益自己及周遭的人,還能為後代創造更和善仁慈的世界,「這就是所有科學研究與內心修持的最終目標,」他肯定。

以聲音為助緣的禪修

首先,讓心安住在放鬆的狀態中一會兒,慢慢覺察耳邊聽到的聲音,例如自己的心跳或呼吸聲,或四周出現的一切聲音,有些人認為播放大自然音樂或輕音樂也滿有幫助。你並不需要去辨認這些聲音,也不需要專注在某個聲音上。重點是,當聲音觸動耳朵時,培養對聲音單純、本然的覺性。

當發現自己的心散亂時,就回到放鬆的狀態,再把覺知移到聲音上。就這樣交替地專注於聲音,以及把心安住於鬆緩狀態中。

這項禪修的好處之一,是能教導你超然聆聽各種聲音,而不會對這些聲音下定義,或對聲音的內容起情緒反應。當你逐漸習慣去察覺「聲音不過是聲音」後,你發現自己能夠聆聽批評,卻不動怒或捍衛,也能夠耳聞讚美,卻不過度驕傲或興奮。你將能以一種更輕鬆中立的態度去聆聽他人說話,且不被情緒性反應牽著鼻子走。

◎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