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me time:好女人現在就當大小姐

2014/6/30 編輯部

傍晚7點多,旅行社吳小姐終於可以下班,拎著兩個自助餐盒、兩碗湯,趕到辦公室附近的幼稚園接孩子。有好幾次,晚上7點她仍在公司開會,突然接到幼稚園老師來電通知「你忘記接小孩了」,她才從會議中醒覺,急忙衝到學校。「我常做夢夢到我忘記接小孩了!」要求自己要當好媽媽的她坦言。

這是2004年《康健》為「三明治女人」發聲時所描繪的忙碌女人。如果你是有工作也有小孩的女人,一定對這樣的生活不陌生。

光是忙小孩,就已快累翻了,還有上一代的公婆父母,所以同時有三個家需要照料:自己組織的家、婆家、娘家。

時光冉冉而過,今年2010三月八日是國際婦女節100週年,全世界都在慶祝女性從爭取投票與參政權,到為世界貢獻更多的能力。

但就在台灣女性活躍參與社會以及經濟活動的同時,照顧長輩與孩子、並且內外忙碌的擔子也愈挑愈重。

行政院主計處的統計顯示,擁有6歲以下兒童的婦女勞動參與率正逐年增加中,從2005年的54%增加到2008年的64%;家庭內的家事勞動與照顧服務,仍是婦女最沉重的負擔與壓力,主計處台灣地區社會發展趨勢調查,15歲以上人口每週家務時數,女性為16.68小時,男性則為3.73小時,女性較男性高出4.5倍;連帶的休閒、運動、進修的時間,也比男性平均每日少47分鐘;而照顧老年人、兒童與身心障礙者依然仰賴婦女一肩承擔。

其實,很多女性自己需要被疼愛,卻大半時候將自己排在最後順位, 「等有時間再說,」只能在心中吶喊:好想被照顧!

回顧《康健》2006年提出「me time,大家來當大小姐」報導時也指出,女人如此奉獻自己的時間與勞務,同時也付出了健康,很多女人常抱怨有頭痛毛病,卻不覺得自己有壓力,因為她們已經把社會對女性的期待,內化為自己應該做的,所以無法明白問題出在哪裡。

陷在做好女孩的魔咒裡

「做個好女孩」的要求,從當女孩起就不斷被叮嚀。而女性幾乎不分國界地,也都一一去滿足每個被提出的需求與期待,可以說,大多數女性一輩子都陷在做好女孩的魔咒裡。

很多女性智慧很高,很想有成就感,也很有條件追求成就,卻非常謙恭順服,常覺得自己陷在「做好女孩」的陷阱裡頭,直到後來去見心理諮商師,被問到「妳是不是從小到大都在努力完成別人的期望」時,終於崩潰……。心理學家貝兒(Lee Anne Bell)曾對小學三年級與六年級女生研究,發現這些女生共同的心聲是:

■擔心如果自己表現太好,會讓別人火大或妒嫉;

■如果表現不錯時卻不敢喜形於色,怕別人批評自己「愛現」;

■非常介意自己夠不夠漂亮;

■很想積極爭取被老師喜歡;

■碰到失敗時,會非常非常沮喪。

成年後,做好女孩的魔咒甚至影響工作上的升遷,很多企業男主管很驚訝為何女同事工作傑出卻不愛發表意見,似乎擔心萬一說的與眾不同,會得罪人。

貝兒認為,女性應更勇敢些,不需總想縮回自己的看法,以為別人的意見才是高見,女性應該可以更有信心地專心追求表現自我,追求成就。

也應該更有信心,萬一失敗了跌倒了,大不了爬起來拍拍灰重來一次。

美國心理學家布羅克(JeraldBlock)建議女性需要主動找到方法,抵擋社會要你順從、等別人做了你才做、優柔寡斷下不定決心、自己沒意見凡事以別人意見為主。

有些人甚而連給自己一些metime(大小姐時間)都覺得罪惡,即使只一個週末離家澄清自己心靈,都覺得太奢侈。主持「海邊週末營」活動的作家瓊.安德森(Joan Anderson)在《好女人,蹺家去》認為,無論如何必須找出時間讓自己做出改變,的確有很多牽絆,但大多是我們一手造成的。

例如她上電視節目「歐普拉脫口秀」時提到離家尋找自我,一位現場觀眾立即舉手說不可能, 因為她有好幾個孩子,一個老公與一份工作,也有人說: 「不行, 我的擔子重。」「哦,太麻煩。」瓊.安德森反問:「一年有8700個小時,你卻連24個小時都找不出來留給自己,你不覺得可憐嗎?

她發現,大多數她所認識的女性,都為了某種社會或她自己認為更偉大的利益,而任自己的生命憔悴枯竭。如果一個女人找不出時間來讓自己恢復元氣,那的確是很可憐。

以她在美國社會的經驗,很少有家人會催促女人找20分鐘的快樂時間或去尋找自由和解脫,所以她主張女人必須「伸出手自己去抓取」。正如諮商心理專家瓊.艾瑞克森(Joan Erickson)所說,「坐在那裡等生命來找妳,那才真懦弱。」

你有沒有覺得這個劇情很眼熟,曾在自己或朋友身上發生過?

允許自己不必完美

所謂大小姐時間(me time )是那個你可以暫時放下工作、孩子、老公、父母、公婆與家族親戚,做著你喜歡做的事的時間。有人是去運動,有人是沈浸在藝術或音樂活動中,或關照自己心靈,傾聽內在的聲音,學會跟自己相處。

除了要無畏說出自己的需求,三明治女人也要放棄當個超級完美嬌妻、超級完美媽媽、超級完美媳婦、超級完美女兒的幻想。

首先第一步就是承認自己已經迷失。瓊.安德森是兩個兒子的媽媽、忙碌老公背後的支持者,也是好女兒、好媳婦、大家族成員、別人的好朋友……,非常引以為榮自己多能工:常被工作和電話綁住,行事曆都填滿,以致必須在邊緣的地方貼白紙再寫下待辦事項;每天比家人早起,卻最晚回到自己床上,大多數時候,「我表現得太好,甚至沒有人會來幫忙, 如果有人想要插手,我就會把他們推開,我有自信掌控一切。」

在兒子各自結婚、上大學後,她開始懷疑自己人生不夠充實,「現在我該做什麼呢?」她沮喪不已,負面情緒甚至造成喉嚨疼痛。

她自己到東海岸鱈角住了一年,做一個回顧,在所有令她覺得疲憊的事件上畫方形,開心的畫三角形,和丈大共度的畫心形,花在自己身上的時間畫上圓形,結果整張紙攤開,竟然都是方形。「我確實是為別人而活較多,卻鮮少為自己而活。我不知不覺成了自己執著計劃中的被害人,」她感嘆。

後來她把那份行事曆貼在冰箱上當作提醒,開始同情自己,把過去悲憫別人、幫別人做事直到撐不下去為止的習慣戒掉,轉向擁抱自己。

允許自己不必完美,給自己一個出口,營造快樂,也是現代女性要回自我的重要方式。允許自己壞一點,給自己多一點遊手好閒的時間當大小姐,不要等以後有時間才做「大小姐」, 你永遠等不到那個時間,只有現在就去做,才會有時間。

完整的生命需要培養,當我們放下手中的犁,不再播種,忘記施肥,就會喪失莊稼。我們已經當好女孩當太久了,必須重新評估自己的例行事務與規則,每天找回一點屬於自己的時間。是動手改變這一切的時候了。

從15分鐘開始寵愛自己

你可以從每隔一天或每天給自己15分鐘開始,也可以先從找到心靈目標如做瑜伽、靜坐或禱告,練習放鬆。接下來,學會說No,把自己需要休息或想做的事置為優先,家事與工作可找人商量分擔,甚至多付錢給保姆,好讓你每月至少有幾個小時能離開小孩或家庭。

me time‧展現最棒的自己」是《康健》對所有女人的呼籲,希望號召所有的女人都加入寵愛自己的行列。為了讓所有女人可以起而行,《康健》由四月份開始也會帶頭舉辦系列可以「起而行」的活動,透過網路、音樂、繪畫……,在屬於自己的大小姐時間,找到永遠神采奕奕的力量,敬請期待﹗

妳愛自己嗎?請給自己一些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這對女人而言是多麼必要、卻很難做到的!最新成立「MeTime討論區」,邀妳一起來線上交流分享!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