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TED演說:在小平凡中發現大驚奇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8/26 安德魯.盧梭

叢林是一個充滿傳說和幻象的地方,這條河的確真實存在,然而它為什麼會沸騰?

國家地理學會探險家安德魯‧盧梭一直記得爺爺說的傳說故事,在亞馬遜叢林深處有條沸騰的河流,河水滾燙到可以泡茶、動物跌進河裡就馬上被煮熟。12年後他深入亞馬遜叢林,尋找傳說中沸騰的河流。然而他卻發現河水流經的土地正面臨開發危機。地方居民、非法牧農、伐木業者、石油公司、祕魯政府,各方人馬在這片土地上的利益角力,原始環境逐漸被破壞。

跟隨著年輕探險家的腳步,《沸騰的河流》不只是追溯祖先足跡的旅遊文學之作,更是反思人與土地間的關係。他必須保護這個神聖的場所不被破壞。

這條河流挑戰我們自以為知道的事實,提醒我們,世界上依然有驚異的奇觀等待發掘。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我站在河中央一塊石頭上,叢林夜色在我四周傾瀉而下。出於直覺,我伸手關掉頭燈,現在周遭徹底暗了下來。我停下動作,等待著。好久不曾置身在黑暗中了。我深吸一口氣,空氣濃重且異常的熱,就算在亞馬遜雨林也並不尋常。

隨著雙眼逐漸適應黑暗,叢林的輪廓也緩緩自夜色中浮現:黑色、灰色、深藍色,甚至有銀白色。我們因燈火通明而錯失的景象是如此令人驚奇:月亮圓如銀幣,數不清的星星滿布天空,照亮了廣袤的雨林,將每一片樹葉和每一塊岩石都浸浴在柔和的光芒之中。

在我四周,水蒸氣冉冉上升,宛如星光下的幽魂,有的是一縷縷的薄霧,有的則積聚成雲,大到彷彿以慢動作向上翻騰。

我躺在石頭上,動也不動,靜靜看著蒸氣向夜空飄升。每當吹起一陣涼風,霧就更加濃厚,團團翻滾,在天空中形成一道黯淡的灰藍色漩渦。身體下的石頭在微弱光線下發出朦朧白光,後背和雙腿因為與石頭接觸微微冒汗。正有一道湍流從身下的石頭奔湧而過,發出滔滔湍鳴蓋過了叢林夜晚的天籟合唱,它比雙線車道還寬,而且滾燙得足以要我的命。我的感官無比清晰,每一個動作都伴隨強烈的意識。

我在祕魯亞馬遜雨林的中心,同行的其他成員都在附近的小村落裡就寢了,但我怎樣也睡不著,這個地方近在咫尺,我怎麼可能睡得著?我的心怦怦地跳,但心情全然平靜,我的目光隨著河流的蒸氣上升,直到融入蒼穹。銀河流跨夜空,宛如地表河流的倒影。印加人把銀河稱為「天河」(Celestial River),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道路、靈魂棲居的場所,所以這裡的蒸氣牽繫著兩條大河,無怪乎本地居民會將這座叢林視為具有強大靈力的地方。薩滿巫師的話仍在我腦海中迴盪:「這條河讓我們看見自己應當看見的事。」

這將成為我這一生最偉大的冒險,我會向兒孫說這個故事。此時此刻,我做出的任何舉動都會為故事增添新的篇章。現在流逝的每一秒鐘似乎都有更重大的意義。滾燙的河水突然濺到右手臂,我坐起來,把手臂縮回胸前,不再沉溺於遐想。我想起火山學教授在野外課程時說過的話:

「有兩種人會在火山喪命,一種是不曉得危險的門外漢,另一種是忘記火山危險的專家。」

我站起來,確定有穩固的落腳處以後,縱身跳回最近的岸邊。回頭望向沸騰的河流時,我忍不住興奮低語:「有這個地方,真的有這個地方。」我記得薩滿巫師說,這條河呼喚我前來必有它的用意,而我也感覺到,有一項更重大的使命即將降臨。我今晚肯定睡不好了。

回到小屋的沿路上,蒸氣仍在星光下舞動,我的腦袋裡塞滿了各種念頭,都是關於這條河流、河流四周的黯黑叢林,以及尚待寫下的故事。這是一個探險與發現的故事,就從我小時候聽到的傳說開始,因為渴望理解乍聽之下難以置信的事,讓這個探險故事繼續。故事裡,現代科學與傳統世界觀相互碰撞,在意識到自然世界的敬畏中攜手共進,這樣的碰撞並不暴力,反而互相尊重。

在這個一切似乎都已經探勘測量、繪製成圖,事事盡為人所知的時代,這條河流挑戰我們自以為知道的事實,鞭策我去質疑已知與未知、傳統與現代、科學與泛靈之間的界線。

這條河流提醒我們,世界上依然有驚異的奇觀等待發掘。不僅在未知的黑洞裡,在日常生活的喧嚷雜音、在我們鮮少留心的事物、在我們幾乎遺忘的事情,甚至僅僅是在故事的一個枝微末節裡,我們都能發現驚奇。

跟隨著年輕探險家的腳步,不只是追溯祖先足跡的旅遊文學之作,更是反思人與土地間的關係。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沸騰的河流》>>>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