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Uber退出中國?盤點「共享經濟」的法理糾結

康健雜誌 康健雜誌 2016/8/23 張志誠

究竟導致Uber退出中國的最新管理條文,有何厲害之處?

共享經濟平台是全球化的產物之一,它能否自外於各國法令,一直是個爭論不休的問題。以共享經濟的指代表性企業Uber來說,不只在台灣引發計程車司機反彈,包括英國、法國、西班牙、加拿大、匈牙利,都出現大規模針對它的抗議活動。

Uber從誕生以來,一直以前衛行銷和強勢補貼在各國攻城掠地。台灣政府面對Uber,至今仍拿不出一套辦法,其他國家對於Uber又抱持何種態度?

中國政府在今年七月公布對網絡約車業務的管理辦法,明確將其定性為「預付出租客運」,這表示包括Uber、「滴滴出行」等旗下司機都可取得合法營運資格。但Uber在權衡利弊得失後,決定將Uber中國的股權賣給最大競爭對手「滴滴出行」。

© 由 CommonHealth 提供

「滴滴出行」併購Uber中國,有人認為僅是雙方交換股權的和解戲碼,Uber中國仍會繼續營運。的確,併購案中,雙方CEO各自在對方董事會擁有一席董事,這是雙方從今年5月起,經過五輪談判後,彼此都能接受的結果。

只是,實際上Uber保有的是「滴滴出行」百分之五點多的股權。不過兩、三年前,大陸的網約車兩大龍頭--「滴滴出行」和「快的打車」打得難分難解,最後「滴滴出行」併掉「快的打車」,原本雙方公告時,也說「快的打車」將保持獨立經營,但合併後,「快的打車」很快就消失了,因此Uber被併購後,業內人士認為背後的真實意義是:Uber退出中國市場。

究竟導致Uber退出中國的最新管理條文,有何厲害之處?根據中國政府的《關於深化改革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及《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條文,將互聯網專車納入預約出租汽車管理,簡單說,業者全面合法,但新制規範網路叫車司機需符合以下幾點規定:司機必須無交通肇事犯罪記錄、無危險駕駛犯罪記錄、無吸毒記錄、無酒駕記錄和無暴力犯罪記錄、須考取《道路運輸從業人員從業資格證》,也就是職業駕照。

除此之外,新制也規範Uber這種外資業者的營業所得不能匯到中國境外、Uber和旗下司機的經營紀錄必須向政府公開。Uber在新制推出的隔天,就宣佈和「滴滴出行」交換股權,其實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策略決定。

中國政府對創新產業的管理進程,向來是「百花齊放、法規調研、政策制定、強力執行」的四部曲。前幾年上百個網路叫車APP出現時,先讓市場自己去廝殺淘汰,政府同步研究新產業的影響和各國因應之道,並開始制定法律。政策推出後即從嚴執法,這也是Uber眼見大勢已去的原因。

再看鄰近國家日本,根據日本「道路運送法」,Uber的營運模式也是違法。雖然Uber曾在福岡以「乘客免費,Uber補貼駕駛」打擦邊球,但馬上被日本國土交通省打槍。所以,在日本只有擁有職業駕照的計程車司機才能經營Uber。

直到今年6月,Uber總算被允許在京都的京丹後市一個只有5,560人的老人社區經營,因為這個社區早就沒有計程車,但公共交通極為不便,還是需要私人交通服務。

創新與法規是否註定要站在對立面?無法靠三言兩語就刀切豆腐兩面光。不過,有些網路世代意見領袖以兩套標準來處理全球化議題,恐怕亦失公允。

在全球化經濟衝擊與資源兩極化分配效應下,深具強烈被剝奪感的網路世代,針對在行的網路創新與創業,傾向全面贊成無國界的資本運用極大化,對非網路產業的全球化經營,則又強力抵制。能否以同一標準處理相關議題,是網路世代需要面對的課題,相反地,能否在創新與法規的衝突之間尋找平衡點,則有賴主事者的睿智。

更多來自康健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