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工時薪資透明化運動」創辦人:我想做能夠「站在勞方立場」的人力銀行

Cheers 標誌 Cheers 2017/3/21 作者/何楷平、出處/Cheers雜誌、圖片來源/陳應欽
「工時薪資透明化運動」創辦人:我想做能夠「站在勞方立場」的人力銀行 © Brian Lockwood 「工時薪資透明化運動」創辦人:我想做能夠「站在勞方立場」的人力銀行

找工作前,你對一家公司的瞭解有多少?人力銀行列的「上班時間」,會不會是「僅供參考」?這些問題,也許你也想過,但對這位八年級生──陳韋銘──來說,他不光只是「想」,而是做出行動。

「我的終極目標,是當上台灣的勞動部長。」

眼前這個才剛從研究所畢業、服完替代役的八年級生,用自信而堅決的口吻說。一本正經的嚴肅語氣,讓人知道他一點都不是在開玩笑。

他是陳韋銘,80年次,去年剛從台大資工研究所畢業,面試過幾家公司,已經拿到不少工作機會,但他一點都不急著趕去「上班」。比起馬上成為一個上班族,他認為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建立這個平台,主要是希望能讓求職資訊更透明,但光是這樣還不夠,資訊透明化不能完全改善工時過長的問題,真正的解方是要從人的價值觀開始著手……,」

陳韋銘滔滔不絕地說,令人絲沒有插話的空隙,桌上點的熱茶都快放涼了,他卻一口都還沒沾。

看來,他是很認真的。「念資工只是個工具,我想利用它來幫助這個社會,」這個網站的誕生,正是陳韋銘「幫助社會」的其中一環。

去(2016)年7月上線的「工時薪資透明化運動」(原名:工時透明化運動)一炮而紅,不到2個月就累積近千筆資訊,「勞工一起來填寫工時」的新穎設計,揭露各大小公司的實際工時現況,前所未見的創新功能,更吸引許多媒體爭相報導。

網站上線至今8個月,已累積超過2千筆資料,內容也從原本「工時透明」,新增「薪資透明」的項目,未來還會加入「面試/工作經驗」的評價功能。

由匿名者提供資訊,猶如一把雙面刃,使得好,有利於資訊揭露,但若被有心人士利用,反倒可能自成亂源。如何確保「匿名填寫」的可信度?萬一有離職員工蓄意造謠,會不會反而加深勞資對立的衝突?

這些問題,陳韋銘不是沒有考慮過。「填寫資料前必須先註冊,註冊時會要求綁臉書帳號,」他說。當初團隊也為此爭論許久,最後的結論是:註冊實名制,留言匿名制。

「簡單來說,所有人看到的留言都是匿名的,但假如出了什麼問題,還是有辦法找到本人,」他指出。儘管團隊秉持「不刪文」的原則,「但如果一看就知道是『假帳號』,我們也會過濾掉。」不僅如此,為了讓資訊更「客觀」,陳韋銘多設了一道防線:以「有無加班費∕有無補休」這個欄位來說,同一公司就須累積達5筆的資料才會公開。

換句話說,雖然目前已累積2千多筆資料,但並非每一筆資料都被搜尋得到。「因為1、2個人的狀況,可能只是個案或極端值;直到達到同一公司有5個人填寫為止,我們才會把資訊公開在平台上,」陳韋銘解釋。他也希望透過集體力量、多重來源,來提高資訊的正確和可信度。

陳韋銘透露,在平台剛推出時,有人力銀行網站曾找上門,希望拉攏他進入公司工作:「我說我想做資訊透明化,但對方說沒有辦法,所以我就沒去了。」陳韋銘的立場很堅定:「我想做的是,能夠站在勞方立場的人力銀行。」

那下一步呢?資訊透明化之後,對未來的期待是什麼?

「我真正想做的事,是改善台灣勞資關係,」他回答。當上勞動部長,只是他認為能夠實現理想的方式之一。「從政」並不是真正的目的,「改變社會」才是他的目標。

今年26歲的陳韋銘,沒有雄厚的背景,也沒有豐富的資歷,但卻有一顆堅決的心,還有超強的行動力,在如今風雨飄搖般的「勞資亂世」中,願意為改變現狀奮力一搏的人,最難能可貴。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來自Cheers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