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呂秋遠:我的墓誌銘只想寫「這是一個好人」

Cheers 標誌 Cheers 2017/2/9 文/林若寧、圖片來源/陳應欽
呂秋遠:我的墓誌銘只想寫「這是一個好人」 © Brian Lockwood 呂秋遠:我的墓誌銘只想寫「這是一個好人」

晚上8點半,他依然西裝筆挺。推開宇達經貿法律事務所的大門,立刻聽見他的聲音自裡間傳來:「我的意思是,今天這件事情……。」講完電話,他探頭問攝影記者準備好了沒有,下一秒鐘,又帶著歉意匆匆地往辦公室走,說:「我再講一通電話。」

他是真的忙。總是事務所最後一個負責熄燈的人。回家11點了,Facebook發文往往已是半夜,隔天7、8點起床趕著出庭。當律師後,8年如一日。

雖然如此,他的Facebook還是天天更新,從不間斷,有問必答到幾近執著的地步。他處理離婚出名,有媒體形容他是「披著律師袍的心理醫生」,Facebook訊息匣時刻塞滿各種人生的疑難雜症:離婚、分手、家暴、性侵……,每小時收到6~8則新訊息,算算一天就有上百場悲喜劇在他的世界輪番上演。

這是呂秋遠。每天汲汲於回應各種陌生人的提問,連搭高鐵都在埋頭用手機打字。問他理由,他淡淡地說:「明明看到卻裝作沒有,我做不到。」

他內心有極其柔軟的感性面,梳理紛亂如麻的人性糾葛,總帶著溫柔的原諒,網友因此暱稱他「呂大嬸」、「呂麗絲」。天秤座的正義感,驅使呂秋遠在2014年自掏腰包,幫撞上大學生、家境清寒的貨車司機償還20萬元的頭期款。

去年11月,有個罹患憂鬱症的大學生找上他,因不堪霸凌,憤而恐嚇對方遭到起訴,絕望到想尋死。他二話不說,用免費委任,交換對方一條命。他的多年好友、星座專家唐立淇半開玩笑地說他「幾乎無役不與」。但少有人知的是,在最善感的少年時期,呂秋遠自己也曾因被排擠、受霸凌而自卑自棄。那時,他還沒有成為善於解題的「呂律師」,沒有人告訴他,該寫訊息給誰,才能得到解答。

被排擠的年少歲月,拼命證明自己

呂秋遠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上有哥哥、姊姊,在基隆和平島漁村長大。父親對他期望甚深,硬是提早一年將6歲的呂秋遠送進小學,要兒子「成功趁早」。

在呂秋遠心中,父親像個嚴肅的將軍,每件事都要指揮若定,追求大局在握,對兒子的未來也不例外。「他渴望孩子替自己完成夢想,這其實是不對的,只是我小時候無力反抗。」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Cheers》197期,網址http://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0794】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讓自己容易快樂的五個生活態度

練習,喜歡自己:不要丟棄了自己的快樂,等著另一個人來替你招領

呂秋遠:當傷痛來襲,請對自己好一點

不要期望別人替你決定--給年輕人的10個生涯建議

快樂人生,就從「好感度」開始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Cheers雜誌網站》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來自Cheers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