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川普上任〉因應中美貿易戰 專家建議中國該如此…這般…

鉅亨網 標誌 鉅亨網 2017/1/23 鉅亨網新聞中心

崇尚保護主義的美國新任總統川普 (Donald Trump) 走馬上任,中國將如何應對這號鷹派人物。經濟學家指出,從中美兩國共同利益的大局上看,中美爆發貿易戰的可能性不大,但貿易摩擦變得更頻繁料無可避免,中國的鋼鐵、新能源等行業最可能會遭美國「雙反」制裁,中方宜及早準備維權及反制預案。同時,居高不下的綜合稅負成本已經成為中國製造業前行的羈絆,加大降成本的力度刻不容緩。

川普時代的中美經貿關係格局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香港《文匯報》引述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余淼傑表示,短期內川普在貿易方面的「關門主義」、「孤立主義」政策不會改變,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勢必比以往更嚴重,美國很大機會對中國部分商品徵收高額關稅甚至特保關稅,中國對美出口 2017 年或將下滑。

余淼傑判斷,中美貿易摩擦可能集中在中國沒有明顯比較優勢或處於產能過剩的行業,比如光伏、鋼鐵、玻璃、電解鋁等,今年有可能面臨「雙反」制裁,故相關企業應關注潛在的貿易風險。

中美貿易摩擦可能集中在中國沒有明顯比較優勢或處於產能過剩的行業,比如光伏、鋼鐵、玻璃、電解鋁等。 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中國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則指出,面對貿易摩擦增多的趨勢,中國必須要加快去產能步伐,並提高「中國製造」的核心競爭力。另一方面,政府和相關部門應有預案尋求反制的有效途徑,並通過各種渠道,組織相關企業積極抗辯,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白明認為「中美貿易摩擦最終演變成貿易戰的可能性並不大」。他表示,中美兩國在國際產業分工中已經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川普大搞貿易保護主義的代價是很大的,相信一段時間美國就會認清貿易保護主義所帶來的機會終究是短暫的,而川普作為一名商人,也不會輕易放棄中美兩國互利共贏的「大蛋糕」。

美國前貿易副代表奧爾蓋耶也提醒,撕毀自貿協定、開打貿易戰受傷最重的就會是美國企業,是他們該發出呼聲的時候了。美國商界要告訴新政府,可以在貿易上具有攻擊性,但要符合規則,否則美國需要為貿易戰付出代價。

對於川普威脅要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余淼傑指出,川普這一說法料更多是為增加與中國談判的籌碼。因若按美國設定的 3 個判斷「匯率操縱國」的指標,即經常賬戶盈餘佔 GDP 的 3%、巨額對美貿易順差、持續單向的外匯干預,目前中國只有對美貿易順差一項滿足條件。

不少學者指出,稅賦問題已成為羈絆中國製造業前行的重要原因之一,而美國的減稅預期不僅讓企業家們嚮往,加劇資本流出壓力,也恐使中國進一步喪失國際市場競爭力,帶來比貿易摩擦更為嚴峻的挑戰。

原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許善達近期公開表示,現在中國一般製造業的優勢就是「性價比」,如果美國真的把稅率降到 15%,將大大縮小中國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優勢,中國的製造業將會遇到更大困難。

許善達強調,川普大幅度降低美國稅賦,一定會吸收很多國際資本,甚至包括中國資本赴美投資。資本集聚美國,很可能會促使美國出現像上世紀 90 年代信息技術一樣的技術突破,比如生物領域、人工智能等...... 源源不斷的技術創新將使美國繼續領跑全球。

大陸玻璃大王曹德旺說,中國製造業的綜合稅負比美國高很多,在美開廠的利潤還高於中國。 (圖:AFP)

中國要如何應對美國減稅可能帶來的資本流出壓力?全國政協委員、會計審計專家張連起指出,中國必須要深入推行「三去一降一補」。2016 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部署加大「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的工作目標,但要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政策措施必要力度要夠,落地要落準、落精、落細,不能「水過地皮濕」。

張連起表示,稅賦重確實是中國製造業的「痛點」。居高不下的制度性交易、稅費、能源、人工、物流、財務等開支,令中國製造業積累的比較優勢逐步喪失,尤其是稅收之外的行政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進一步擠壓企業的生存空間。

「2012 年至 2015 年,中國非稅收入年均增長 18%,而同期稅收年均增長 7.5%,可見企業「喊疼」的原因很大部分出在「費」上,如果你看到一個縣就有 32 種行政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目錄,就能明白企業的擔子有多重了。」張連起說。

張連起建議,適當調整稅率,可研究將增值稅的 17% 歸併為 13%;取消地方政府行政性收費和各種名目的基金;將「五險一金」為主的人工成本降低 10 個百分點,養老金缺口可通過提高央企收益上繳比例和國資劃撥社保賬戶補足;通過電力體制等改革,將能源成本在 2016 年基礎上減少 15%;着力降低物流成本等。總之,減稅降費要有「萬億規模」力度,如此企業和社會才會感受到。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其緊貨幣、寬財政的思路讓市場對美聯儲加息預期更加強烈。2017 年美國聯準會 (Fed) 升息步伐到底有多快、多強,將是中國金融市場未來最大潛在風險。

光大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表示,過去幾年,美元近幾次的大幅度升值周期都醞釀出金融危機,如上世紀八十年代引發拉丁美洲債務危機、九十年代中後期導致亞洲金融危機。「過往經驗說明,死扛匯率,最後可能扛不住崩了,反而造成金融危機。」

央行貨幣委員會前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認為,Fed 升息的同時,美國長期國債的收益率也在大額上調。而中國是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利率利息不會波動太高。這種對比會必然增加中國資本外流的壓力。

目前,中國外匯儲備餘額正逼近 3 兆美元關口。余永定強調,當前中國最關鍵的問題是保外儲、而不是保匯率。「如果死守住匯率的話,外匯儲備消耗非常巨大,當外匯儲備跌破門檻的時候,人民幣貶值壓力反而更大。」

面對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中國在決策上應當如何應對?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前所長陳鳳英說,川普是逆向思維的人,「這對於習慣於正向思維的我們,可能需要一個適應期。」中國要加強與美國的溝通,求同存異,每年一度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就是非常好的平台。另外,中國企業家馬雲與川普的會面相談甚歡,也是中美之間加強溝通的一種很好的嘗試,通過商人間的對話告訴川普,中國有巨大的潛力來幫助他實現競選承諾和戰略目標。

陳鳳英認為,對於川普「商人治國、利益當先」的特質,中國商界在外交方面應對可以發揮更大作用。畢竟現在中國的企業家可能比中國政府還能左右美國的政策走向,因為他們正不斷向美國投資,為美國創造就業。

不過,若川普一意孤行,拒絕接收中國釋放的善意,那麼中國的最後一招就將是「以牙還牙」。商務部專家白明則強調,中國一貫主張中美兩國從大局出發,通過多溝通妥善解決兩國的貿易摩擦,防止爆發貿易戰。但中國也絕不懼怕貿易戰,若最終貿易摩擦不斷升級,中國不會是「最大的輸家」。

根據匯豐測算,若中國對美採取報復性關稅措施,儘管美國出口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度不高,但是農業和高端製造業等將遭到較大打擊,而這些行業正是美國在策略與經濟上具有競爭優勢的部分,對美國經濟生態系統與勞動力市場之間的連鎖反應不可低估。

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