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歐巴馬告別演說〉8年總統路 功過留待後人評說

鉅亨網 標誌 鉅亨網 2017/1/11 鉅亨網新聞中心

作為美國第一位非洲裔總統,歐巴馬在上任時廣受期待和看好。8 年過去,歐巴馬在內政和外交方面都取得了一些突破,但也遺留下了諸如控槍、關閉關塔那摩監獄等等未能達成的承諾,和一個種族裂痕加深、恐怖主義威脅難消的美國。中新網 11 日報導,在歐巴馬近 3000 天的任職歷程中,有一些日子相對他而言,無疑是難忘的。它們勾勒出了歐巴馬總統任期的得失輪廓。

〈2009 年 1 月 20 日 正式就任美國總統〉

2009 年 1 月 20 日,歐巴馬宣誓就任美國總統。圖片來源:中新網

在 2008 年的總統就職日,時年 47 歲的歐巴馬身穿藍黑西裝,打著紅色領帶。他將手放在林肯用過的聖經上,面向 3 公里以外的林肯紀念堂,誓言將竭盡所能保護、遵守和捍衛美國憲法,向第一個解放了黑奴的美國總統致敬。

歐巴馬 1961 年 8 月出生於美國夏威夷。父親是一名來自肯亞的黑人經濟學家,母親是一名來自美國的白人女教師。在歐巴馬 2 歲時,父母離異。之後歐巴馬隨母親搬到印尼居住,4 年後又回到夏威夷。

身世複雜並未阻礙歐巴馬在讀書上發揮聰明才智。他進入了夏威夷最優秀的私立中學,接著考上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隨後又進入哈佛大學法學院並以「極優等」的成績獲得博士學位。

1997 年,歐巴馬進入政壇。10 年後,他正式宣佈競選總統。

歐巴馬獲得了大量年輕人、少數族裔、底層平民以及自由派的支持,2008 年 11 月 4 日,他以巨大優勢戰勝了共和黨對手麥凱恩,成為美國建國以來的第一位非洲裔總統。他的獲勝演講題為「美國的變革」。當時美國民眾確實也期待,創造歷史的歐巴馬能給美國帶來改變。

然而 8 年過去,共和黨人川普卻正是靠著「局外人」的面貌與改變現狀的承諾,戰勝了歐巴馬的黨內同僚希拉蕊 • 克林頓。歐巴馬的任期,是否真的給美國帶來了成功的變革?

〈2010 年 3 月 23 日 簽署醫改法案〉

2010 年 3 月 23 日,歐巴馬簽署醫改法案。 (圖:AFP)

在經歷了艱苦的政治辯論,以及國會兩黨的反復拉扯後,2010 年 3 月的這一天,歐巴馬終於得以在白宮東廳簽署醫改法案,使其正式成為法律。在簽署檔時,歐巴馬換了一支又一支筆,總共用了 22 支筆才完成。

近一個世紀以來,歷屆美國總統均把推動醫改列為施政目標,包括羅斯福、克林頓在內的多位總統都曾扛起過醫改大旗,但都以失敗告終。歐巴馬稱,醫改法案的通過,是結束「一年辯論和百年痛苦」的勝利。

這項醫改法案旨在實現全民醫保,體現社會效率和公平。推行之後,它擴大了美國醫療保險的覆蓋面,使得美國超 2000 萬尚未獲保的民眾擁有了醫療保險。但是另一方面,它導致美國民眾的醫保支出大幅上升。

這項本該擴大社會福利的政策,從出台到實施都飽受社會爭議,遇到重重阻礙。但對於歐巴馬而言,這是他在內政方面最重要的政治遺產之一。然而,隨著宣稱要廢除歐巴馬醫改的川普上台,醫改法案將面臨更嚴重的衝擊。

在歐巴馬的 8 年任期中,美國經濟出現復甦,同性婚姻實現合法。然而,歐巴馬沒有能夠達成控槍夙願,也未能完成關閉關塔那摩監獄的承諾,仍然留下了諸多待解的問題。

〈2012 年 12 月 14 日 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

2010 年 12 月,歐巴馬就桑迪胡克小學槍擊事件發表演講時數度落淚。 圖片來源:中新網

歐巴馬曾在一次採訪中說,他總統任期裡最糟糕的日子,是「在桑迪胡克 (小學槍擊案) 發生後,前往紐敦的那一天」。

2012 年 12 月 14 日,20 歲的槍手亞當 • 蘭紮闖進康涅狄格州紐敦鎮的桑迪胡克小學,造成 20 名兒童與 6 名成人死亡。在襲擊學校之前,他還在住所打死了自己的母親。釀成血案之後,槍手開槍自殺身亡。

兩天後,歐巴馬在那裡的守夜祈禱儀式上發表了講話,稱美國在應對槍支暴力行為上「做得不夠」。桑迪胡克槍擊案發生之後,歐巴馬承諾將採取行動阻止類似惡性槍擊事件再次發生。第二年的 1 月 16 日,他簽署了 23 條與控槍相關的行政令。

2016 年 1 月,他又宣佈一系列行政措施以遏制槍支暴力。然而當年 6 月,29 歲的美國公民奧馬爾 • 馬丁,持自動步槍和手槍闖進奧蘭多市的夜店,導致不包括槍手在內的 49 人遇難,50 餘人受傷,成為美國歷史上最為嚴重的大規模槍擊事件。

控槍問題一直是美國社會難以解開的死結。如今又與種族問題、移民問題、恐怖主義危機等等掛勾,變成了美國社會不停流血的傷口。隨著對控槍持保守立場的特朗普上臺,美國的槍支問題將向何處去,難以預料。

〈2014 年 12 月 17 日 美古關係破冰〉

2016 年 3 月 21 日,歐巴馬興勞爾 ‧ 卡斯楚會晤。 (圖:AFP)

相較備受期待的第一任期,歐巴馬的第二任期過的更加艱難。參眾兩院由共和黨把控,給他政策的推行增添了不少阻力。醫改計畫遭阻撓,斯諾登曝光「棱鏡門」引批評,槍擊案難以遏止,中東亂局持續,極端組織勢力擴大……

不過同樣是在第二任期,歐巴馬留下了其最重要的外交遺產之一——與古巴恢復外交關係。2014 年 12 月 17 日,歐巴馬與古巴領導人勞爾 • 卡斯楚分別發表講話,宣佈尋求兩國關係「正常化」。這是 50 多年來美古關係「最為重大的」的政策調整。

2016 年 3 月 20 日,歐巴馬乘專機抵達哈瓦那,成為 1928 年以來首位訪問古巴的美國在任總統。他與卡斯楚會晤後面對鏡頭微笑握手,稱此行埋葬了「冷戰最後的一個標誌」。

然而,美國對古巴的封鎖和禁運迄今為止只是放鬆,並未完全解除。此外,受菲德爾 • 卡斯楚逝世、川普對古巴政策的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在關係緩和的大趨勢下,何時能夠實現實質性突破依然難以捉摸。

在美古關係之外,在歐巴馬任內,伊核協定最終達成,《巴黎協定》得到簽署,美國從阿富汗和伊拉克撤軍,還啟動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TPP)…… 但這些「政績」都面臨不確定性。因此,歐巴馬的 8 年任期究竟能給美國留下多少深遠影響,還很難斷言。

更多來自鉅亨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